亦凡小说 - 武侠修真 - 人神在线阅读 - 第一百三十三章:狗血

第一百三十三章:狗血

        接近子时,夜渐深,孔明灯差不多都放完了,人群开始散去,三三两两地结伴返回城中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候,那名骷髅门的长老倏尔睁开眼睛,眼眸中有精光闪过,站立起来,同样选择离开。不过不是回城,而是朝通江方向走。

        追,还是不追?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颇有些踌躇,观对方身法,极其灵动飘忽,速度极快,而且还是练就了遁光,端是转瞬以里计算,难以捉摸。放开手脚,自己未必追得上;而且闹出动静来,追上了不等于送死?

        对比双方的实力,虽然只是个大概,但叶君生依然感觉到鸭梨山大,自身固然学了土遁、水遁,但在身法上仍然颇有欠缺,加上《永字八剑》,真正面对修为高深的修士时,除非偷袭,否则真是毫无胜算。

        别忘了,身边还有妹妹等人,将她们牵扯进来,那就严重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一番衡量,叶君生终于决定先不打草惊蛇,反正日后应该还有机会。就这番沉吟功夫,那骷髅门长老已影踪渺渺,消失不见,其身形委实鬼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哥哥,你发什么呆,我们也走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眉脆生生唤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此刻空地上的人群都散得七七八八,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点点头: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哎呦,好水灵的妹子,这是要到哪里去?”

        一把流里流气的声音突兀响起,就见到六名闲汉勾肩搭背的,一字排开,拦住了去路。

        瞧他们的神情模样。估计是早等候多时,如今趁着人少,正好下手。本来嘛,全城欢娱的狂欢节,亦正是这些泼皮无赖最为活跃的时候,尤其扒手,特别多。街道上人挤人的,妙手空空,钱袋不见了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其中,寻些美貌女子调戏。那更是最狗血的了。若果在偏僻处,色胆包天之下,直接就用强了。事后根本无从追究。身子被污,女子忍气吞声者有之,刚烈的直接就寻死觅活了,为顾名声,却罕有到衙门告状的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。这一字排开,痞气十足的六人,就是打着这般心思。身在城外,而叶君生四人,三个娇滴滴的美女,一个弱不禁风的文弱书生。不正是四只大绵羊嘛,送上门的不吃,更待何时?

        便急不可耐地现身:男的打倒。女的扑倒!

        见到他们迫近,江静儿柳眉一竖,话说今晚的活动,大小姐正觉得很没存在感,有些憋气呢。眼下就有人送上门来解气,刷存在感了。当真是有些急不可耐,便将叶君眉和阿格护在身后,一个人迎上去:“好狗不挡路,快滚!”

        只是叶君生,却站在稍远的另一边。江大小姐自然不会觉得他需要保护,故而没有出声叫他。

        ——江静儿今晚特意换了一身娇红的女装,裙摆委地,腰带束身,将发育完好的胸部衬得巍然高耸,一头青丝,梳一个时兴的灵蛇髻,簪一朵碧玉珠花,浑身上下,打扮得十分淑女。

        不料由此至终,叶君生就扫了几眼,就没有然后了,端是让她觉得一番苦心付之东流,心里甚至在想:莫非叶君生喜欢自己穿劲装的模样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其中门道,六名闲汉哪里知道?此刻眼睛盯着江静儿,都有些发直了,其中一个按耐不住抢上来,捏一口文绉绉的腔调:“小娘子错也,某不是狗,是狼……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后面的话来不及说出口,就变成一声惨叫,随即眼泪与鼻血齐飞,牙齿共鲜血一色,噗通一下摔出数尺外。

        江静儿出手快而狠,仿佛只有这般时刻才能找回她作为“江湖一枪花”的侠女本色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其余五名闲汉如梦初醒,吆喝道:“小娘皮泼辣,我们一起上!”

        呼喝着,如狼似虎地扑上来。他们固然没学过武功,但寻常街头打斗经历不少,倒学了不少阴招功夫,配合起来,也很见效果。其中一个,居然还从腰间拿出石灰粉来,候机而动,随时能泼洒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只可惜,他们面对的江静儿不是文弱女子,也不是只会花拳绣腿的闺秀,而是实实在在闯荡江湖、搏杀无数的打虎女英雄,实战经验丰富得很。她发起狠来,拳脚无情,每一招出,都有闲汉倒地,不是断手就是断脚,倒在地上呼天喊地,爬不起来,丧失了战斗力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不是演戏拍电影,一群死跑龙套的被打了几十拳脚,吐了几十两血,但依然能前赴后继地爬起来继续战斗。

        转眼间,几名闲汉就扑街起不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戏剧性地,绵羊变成了会吃人的老虎,调戏良家妇女反而成为受害者,剩余一个完好的闲汉见形势不对路,石灰粉也不敢撒了,嗖的从腰间拔出一把锋芒毕露的匕首来,叫得杀猪般响,啊啊啊的就冲——

        别误会,他可不是冲向打得兴起的江静儿,而是冲向站在一边的叶君生。俗话说柿子捡软的捏,乃是江湖至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非常熟练地勒住书生的喉咙,手中挥舞匕首,大喊道:“你不要过来,过来我就杀了他!”

        心里隐隐有些得意:哥这一招声东击西太聪明了,将这文弱书生劫持住,任那女子再凶猛,也不敢乱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却没有想到,既然貌美如花的女子可以是武林高手,那么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也有可能是神仙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听到他的喊声,江静儿果然不动了,反而双手抱胸,目光有些古怪地看过来,甚至嘴角都流溢出一丝戏谑的笑意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笑意让闲汉莫名地有些心慌,匕首握得更紧了,正寻思该如何脱身,忽然下、体传来一阵莫可名状的剧痛。他眼睛顿时睁得大大的,不敢置信地看着手头这位人畜无害的书生。只是此刻全身的力气早消失得无影无踪,那痛楚是如此难受,竟使得他眼角都痛出泪花来——

        为何除了剧痛之外,我还感受到一种淡淡的忧伤?无它,真是蛋碎了呀啊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人倒下去的时候,那一声**的嚎叫简直闻者伤心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惜,听众已不多了。他们现身的时候,放灯的人们嗅到了危险的气息,都急忙地离开,免得遭受池鱼之祸;至于叶君生四人,只能自认倒霉。

        人们走得快,许多事情自然没看见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当叶君生四人回城的时候,空地上除了一地垃圾,还有六个悲催的伤者,呻吟哀怨不已。

        入城之际,三双明眸不住地打量着叶君生,神色颇为古怪,属于那种想笑又笑不出来的表情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很云淡风轻地道:“你们想笑,那就笑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噗嗤!”

        最先忍不住的,还是叶君眉。或者只有她在叶君生面前,才最没有忌讳吧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笑,顿时引得江静儿和阿格都憋忍不住,笑得花枝招展起来——话说她们知道叶君生有手段治服对方,可根本没有想到会是这一招。不管怎么看,都与叶君生目前的身份大相径庭。

        要知道,他可是才子呢。作为才子,怎能够使这般阴招?

        真得很不配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为何她们对于叶君生的手段,不但没有丝毫的鄙夷,反而觉得很爽很痛快呢?

        那一抓,仿佛代表了她们的心。

        到了子时,城中设立举办的许多活动都接近尾声,开始散场。然而街道之上,行人如鲫,气氛依然热闹,却轮到吃夜宵的了。无论是街两边的食肆,还是比较高规格的酒楼,都人满为患,不时传出阵阵哗然的笑语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哥哥,刚才我听到有人在议论你先前给人所写的那首词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眉兴奋地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也听见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阿格插进嘴来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江静儿没有出声,但看她神情,明显也是听到了,都是一片赞誉,评价相当高,只是不该怎么开口好。因为叶君生看起来,一点都不需要别人赞扬的那样。谁来也是,以他的另一层身份,还需要这些锦上添花般的赞赏吗?

        嗤嗤!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此际顶上灵光却发生着微妙的变化,一丝丝肉眼不可见的意念断断续续地飘荡过来,然后被他那缕霞光文气所吸收掉了,就像得到了能量补充一样,微微粗壮了一圈儿。

        何谓文气,腹有诗书气自华,笔下开生面,能写锦绣文章,自然有文气萌生。而诗词之类,当然也算。

        作品传扬出去后,得到认可,便会产生意念反馈,使得文气壮大。只不过同样的方式,反复使用后效果就差强人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若有所思,问道:“你们还要吃东西不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吃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先前都吃饱了,哪里还吃得下?”

        三女俱是摇头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微笑道:“既然如此,那就回去了。”率先迈步,返回独酌斋。

        在他磊落的背影身后,留下一片喧哗热闹,留下一轮明净月光,还有一双如星辰般的眸子——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众里寻他千百度,蓦然回首,那人却在,灯火阑珊处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眸子的主人樱唇轻启,喃喃着一首词作的结句。

        繁华褪去,归于平淡,谁舍?恰是一个“当路谁相假,知音世所稀”的元宵佳节呀!(未完待续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