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小说 - 武侠修真 - 人神在线阅读 - 第一百二十八章:突破

第一百二十八章:突破

        天地玄黄顽石印的世界中,猪妖并没有如往常地优哉游哉躺在猪窝里享受,而是神情非常严肃地看着那块圆片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爷,这东西有点邪门!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坐在它对面,道:“哦,你可曾看出了什么端倪?”

        猪妖咂咂嘴唇:“刚才俺老猪想分出神念进去探个究竟,差点着了道……里面存留着一缕意念,是个老头子,自称是鬼修魔宗骷髅门的长老,非常凶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对此叶君生并未感到惊奇,但凡品阶较高的法器类,里面都会留有原主人的意念,更遑论法宝了。只是当此人身死道消后,这意念自然而然就会烟消云散。

        突然间他一个警醒:对方在圆片上留有烙印,那不等于是一条尾巴,或者跟踪器之类的?

        幸好将此物收入到天地玄黄顽石印里面,能隔绝术士探测,否则那真是怀璧其罪,找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术士世界,博大精深,果然要小心谨慎才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骷髅门?很厉害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猪妖脑袋摇得像拨浪鼓,嘟囔道:“俺老猪哪里知道……”它与大圣出身截然不同,只是个半路出家的妖怪,对于高层次的东西不曾接触过,自然无从了解。要是大圣在就好了,肯定一目了然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微一沉吟,冷哼一声: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,也没什么好说的了,先看看这块圆片是甚法器吧。

        打定主意,剑意激发,护定周身,直接闯入进去——

    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    世界凛然一变。举目之处一片冰冷漆黑。简直要将人冻僵了似的。呜呜呜,却是有无数凄厉的惨呼,或者吼叫。从四面八方潮水般涌过来,要涌进耳朵里,将人的身心全部淹没掉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呔!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及时一记大喝。《永字八剑》浮现于周围,剑光大作,连绵成一片,将诸多的呼号都隔绝开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到这时候,剑意都表现出甚为亢奋的念头,盘旋流转,跃跃欲试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小子,竟敢夺走老夫的镇尸精魂片,真是胆大包天。你知道老夫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一个老者形象从黑暗中扑出,异常凶狠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聒噪!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冷冷瞥他一眼,根本不多废话。嗤嗤嗤。点笔剑意、横笔剑意、竖笔剑意三剑齐发,只几呼吸间就将老者形象斩杀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可不同没有神通的猪妖。惧怕这些。有八道剑意在手,诛杀这等孱弱的意念不在话下。

        原主人的烙印被扑杀,这一枚镇尸精魂片顿时成为无主之物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呀呀呀!”

        漆黑冰冷的虚空中蓦然涌出无数的生魂,条条面目模糊,都丧失了基本的理智本能,只剩下无穷无尽的怨气、怒气、煞气,凶猛无比地朝叶君生扑来,要吞噬之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一看,不禁为之色变:这骷髅门长老好狠的手段,竟然抽取了如此之多的生魂,炼化进圆片中,成为一枚毒辣的独门法器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等罪行,简直罄竹难书,令人发指。要知道那可是数以百计的生魂,都要活活从生人身上抽出来才行。

        鬼修魔门,行事果然毒辣,不择手段。

        遇见此等情况,一时间叶君生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,将诸多生魂全部斩杀,倒也干脆。不过于事无补,根本没甚意义,只是单纯的为杀而杀而已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正待准备先退出去,日后再作打算。

        哧!

        守护在身边的永字八剑突然大发光明,这不是等闲的剑光,而是点竖纵横,慢慢凝聚成诸多的字符,依稀可见:“太上有立德,其次有立功,其次有立言,虽久不废,此之谓不朽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不朽何所得也,问之天地不答,问之苍生有言。子曰:吾善养吾之浩然正气也。其气至大至刚,可纵横天地之间,可缩于七尺躯干。能得意志,能得力量,名曰:仁者弘毅,故无敌矣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一言以蔽之:思无邪……君生上古,继天立极,作〖民〗主;兴百神之奠,垂万世之法;祭祀事用,发大誓愿,祈我家国:春秋百代,永保升平。呜呼!尚飨!”

        这诸多字句,倒不是叶君生从剑光字符上所读到的,而是冥冥中有一道颇为洪亮的声音激荡开来,极具威严,好像有一名庄严肃穆的老人,正在高山之巅,而或天坛之上,手捧一卷祭文,面对苍天大地,芸芸众生,高声宣读一般——

        这是?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心中大震,他可未曾发现《永字八剑》中居然还蕴含有这般奥秘,实在令人震惊。

        说也奇怪,随着诵读祭文的声音传出来后,密密麻麻围聚在身边的生魂们就像骤然得到了安抚一样,全部排列得整整齐齐,就连狰狞的面目都开始变得正常分明,都是一个个平头百姓的模样。

        祭文之声,声声入耳,如黄钟大吕,振聋发聩。

        生魂们听着,等听到结词之句“祭祀事用,发大誓愿,祈我家国:春秋百代,永保升平”时,最后甚至全部齐刷刷跪拜下去,口中大呼“祈我家国:春秋百代,永保升平”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这一拜,就是朝着叶君生所在的位置而拜。

        嗡嗡!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顿时觉得一阵眩晕,似乎有一些本来不属于自己的意念想法,骤然像不可阻挡的水流涌进自己的脑袋里。许许多多纷沓的言语议论,吵得人要发狂崩溃。

        民意!

        这就是未经炼化的民心民意!

        自己能够吸收民心民意了?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又惊又喜,不假思索,当即盘膝坐下,飞快运转起《永字八剑》来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却说猪妖等在外面,许久不见自家老爷的魂神出来,不禁有些烦躁,担心叶君生会出事。左思右想,终于下定决心,分出一缕阴神来,哧的也进入到镇尸精魂片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咦,这是!”

        它抬头一看,顿时大吃一惊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见到数以百计的生魂如朝圣的信徒一样,密密麻麻跪着,围绕成一个大大的圈子。圈子正中,叶君生端端正正地坐着,双目紧闭,表情无悲无喜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发生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猪妖探头探脑,却也看出诸多本来丧失神智的狂暴生魂都仿佛被净化了一样,变得非常温顺,人畜无害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爷究竟使出了什么手段?”

        夯货心中极为好奇——事实上它对于叶君生了解不多,以前问大圣,大圣也隐隐晦晦的,只含糊说“老爷是被选中的人,跟着他就没错”云云。

        久而久之,猪妖也懒得多问,反正老爷变得越来越厉害就对了。不过眼前有机会,它倒不介意偷窥一二。便睁大了一双猪眼,朝叶君生的顶上灵光看去,只一眼,它的大嘴巴便不可思议地张得大大的——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是?”

        就见到叶君生头上灵光,除了如盆的血气,以及一丝霞光文气外,其中那一根白色的道气,倏尔发生一种奥妙的变化,消融开来,如同一朵小云气,在头顶上翻腾打滚,变幻出各种各样的形状。十几呼吸过后,最后才慢慢定型,凝聚成一件事物,不过小指甲片大小,看得分明,三足两耳,分明是一口鼎的模样。

        猪妖本还想看真切些,双目却不由自主感到刺痛,被反噬得泪流不住,都睁不开眼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好!

        它倒也光棍,立刻将阴神撤出,回到天地玄黄顽石印世界来,一颗猪心犹自砰砰地跳:“道气化形,老爷突破到法相之境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术士开窍,一般来说开窍就有道气生成,而到了法相,这道气便能依据本身所学而凝聚成某一类形体,或者剑,或者刀,或者镜子等,不一而足。而叶君生凝成的,居然是一口鼎,倒十分罕见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对于这些,猪妖哪里有空去理会?只要确定老爷突破阳关之境,进入法相,那就足够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修炼一途,法相就是一个坎,冲过去后,天地倏然不同。猪妖目前也是停留在此间瓶颈之上,久久无法进入,端是郁闷。如今老爷抢先一步,比他更早突破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猪妖就很有深度地想:“莫非真是自家太懒的缘故?”

        呼!

        正胡思乱想间,叶君生抽身而出,神态祥和。但不知怎的,在猪妖眼内,自家老爷就像脱胎换骨般,全身都发着光,仿佛天神下凡。它毫不犹豫,当即人力作揖,大呼“恭喜”!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微微一笑,却还停留在境界突破的喜悦之中,手里拿起那枚镇尸精魂片,轻轻一拍,顿时化为齑粉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枚本来靠炼化生魂而形成的上好法器,就这般没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爷?”

        猪妖小心翼翼试探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沉吟道:“夯货,早些休息吧,这几天,会有事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猪妖心思玲珑,顿然明白,便点头应是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魂神归位,静静地躺在床上,内心的骚动,却像暴风雨下的汪洋,不停地泛起阵阵惊涛骇浪——话说无意中激发了《永字八剑》的另一个奥妙,收服众多生魂,接受民心民意,成功突破法相之境,道气化形,凝聚成一口笑鼎。从此以后,可谓踏上了真正的修炼之道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“水可载舟,亦可覆舟”既然借助生魂们的心意,突破境界,那就要为他们报仇雪恨——

        天可逆,民心不可欺也。(未完待续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