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小说 - 武侠修真 - 人神在线阅读 - 第一百二十七章:发了

第一百二十七章:发了

        风呼呼吹着,脑袋有点晕乎,毕竟刚大战一场,脱力感有些严重。叶君生明白自个的身体状况,不适合赶路,要多加休息,否则体虚之际,极其容易受到病魔侵入,大病一场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,又没了坐骑,着实有些为难。至于猪妖此刻是不能放出来的,容易暴露行迹。

        呼!

        他大力吐一口气,仿佛要将内心的闷闷全部吐出来。但此刻,分明已有些头重脚轻的感觉,好像受了风寒。

        这身子骨,归根到底,还是太弱了些呀。

        哒哒哒!

        “君生!”

        身后马蹄声起,随即响起一把很熟悉的声音——黄超之的叫唤声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大喜过望,回头一看,不正是黄超之坐着马车赶来了吗?

        “君生,你怎地步行?”

        黄超之见状,讶然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含糊道:“马匹脱缰跑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黄超之见他面色有些不对,两颊有异常红晕,似乎是被冷到了,赶紧吩咐马车停住,扶携他上来,做好。又拿来一条厚被单,让叶君生裹在身上驱寒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君生,幸好我及时赶到,否则你半路病倒了,风寒交迫,如何是好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个世界,每到寒冬,往往会有些饥寒交迫的人倒在路边,无人照看,活活冻死,病死的,情况并不罕见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微笑道:“没事……对了,你怎么又赶来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黄超之搔搔头,一时也不知该如何开口:话说昨天在家中发生的事。委实让人惊诧莫名,完全没有心理准备,就像做梦一样,有一种不〖真〗实感。请来的木此行大师,居然真得看中了叶君生的字,还要高价购买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一番变故下来,黄家上下都傻了眼。尤其黄父更甚,只是他内心中调整过来后,却是高兴居多:事实证明,儿子的眼光没有看错人。这就足够了。其他废话少说,赶紧督促黄超之坐马车赶出来,务必要与叶君生同行。返回书院,增加增加情谊。

        黄父这用意当然有私心,就是想让黄超子在叶君生面前说动说动,看能不能将家里的女儿随便推销出去一个,其实两、三个一起上也无所谓啦。叶君生喜欢就好,这世界姐妹同嫁一夫的情况不算罕见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?

        早就由“小人”、“骗子”变成锦绣前程的大好青年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此俊秀人才,打着灯笼找难找,岂能错过?

        人生,就是这么富有戏剧性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这个事情,黄超之哪里敢开。?也不好意思。当下道:“嗯……我想了会,还是觉得和你一起回书院的好,有个照应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当下也不隐瞒。将后来发生的诸种一一道出,然后眼神复杂地看着叶君生,道:“君生,你发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的确是发了,木此行不是书圣。但是书圣的徒弟,他慧眼识珠。喜欢了叶君生的字,就是大好的势头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幅字,能卖六十贯,能不发吗?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听完,沉吟片刻,微微露出一丝苦笑:他自家知道自家事,倒不是自己的字真能达到那般水平,能让人一看见就大跌眼镜,惊为天人什么的,其中多半是因为天地玄黄顽石印的缘故。

        问题在于,那宝印能随便乱盖的吗?

        一来自身经不住过度消耗;二来盖得多了,闹将起来,虽然有阵法掩盖,不会暴露真迹,但也不可避免让人惦记。

        都不是好事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这些,也不好与黄超之明言,只得打哈哈过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坐在马车上,摇摇晃晃的,叶君生本来就感觉困乏疲倦,就想闭上眼睛眯一会,好好休息一番。

        呼!

        猛地一阵旋风鼓荡,将车帘子什么的都掀开将来,好像平地卷起一股大风,来得十分突然。

        嘶!

        拉车的马匹顿时受惊,扬蹄鸣叫,惊慌不安地乱动。

        外面的马夫,以及黄超之都情不自禁地“哎呀”叫唤出声。

        那阵怪风来得快,去得也快,转瞬没影子。车夫连忙挥动马鞭,将马匹安抚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黄超之有些晃神,问:“老李,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车夫老李回答:“大公子,我也不知道呀,刚才后面突然卷来一团光什么的,带起了大风,晃得我眼睛都睁不开,哪里看得清楚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光?大风?”

        黄超之不知所谓,想不出个所以然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却精神一振,话说刚才他半眯着眼,却正好看见那团遁光,只是不敢开启灵眸去窥伺,生怕被对方发现。

        惊鸿一瞥,已见异常。再联想击杀山魈,斩灭僵尸的事情,心中已隐隐有了分数:对方莫非就是那养尸的幕后高人?想必是了,否则怎么会恰好出现,又气急败坏地到处追寻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却不知道,这厮什么来历?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心里动着小心思,表面不动声色,平静过来后,慢慢就进入梦乡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觉好睡,足足睡了近两个时辰,醒来后才发现马车早已停在一个乡镇的客栈前。

        望望天色,已是傍晚,要歇脚打尖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君生,你醒了。适才见你睡得香,故没有叫醒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黄超之笑眯眯地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有些不好意思地一抱拳:“劳烦超之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哪里话?醒了就下车进店,吃点东西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正腹饥,闻言欣欣然。在一楼寻个干净桌子坐好,黄超之也不问东西,就叫小二拣拿手的好菜尽管上,白菜包子也上了三笼。闻着热腾腾的香味,叶君生食指大动,拿起筷子,见肉就吃,直吃得让边上的黄超之看得目瞪口呆。咕声吞口口水后,再让小二切了两斤上好牛肉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一顿风卷残云,吃饱肚子后,整个人的精神都清爽起来。然后上楼,回房间,弄热水痛痛快快洗漱完毕,更是轻快。

        解决了诸多生活琐事,开始打坐,运气调神。到了夜深人静的时候,听周围皆无动静,此刻才敢魂神出窍,分出意念来,进入到天地玄黄顽石印中,开始研究从石屋里得到的那枚圆块片。

        希望,这会是一件有用的东西。(未完待续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