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小说 - 武侠修真 - 人神在线阅读 - 第一百二十六章:僵尸

第一百二十六章:僵尸

        听见那痛苦的长嚎,叶君生面色一变,抢过一步,瞅见一处破绽,直接以指作剑,点在山魈小腹处。

        嗤!

        如撕锦帛的声音,剑意jī发,那根指头就变成了锋锐无比的利器,居然一下子就插进山魈的肚腹内。只一瞬间,点笔剑意就变成勾笔剑意,狠狠一拉扯,在腹腔中炸开!

        就算看不见,叶君生也能感觉到山魈的脏腑都被剑意爆成一团血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嗷!”

        遭受如此重创,山魈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大叫,双爪成锤,垂死一击,凶猛地砸向叶君生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早料此着,直接一个土遁,再出现时,已在丈余开外。身子立着,双眸冷冷注视垂死挣扎的山魈。这时候,就连他自己都不曾觉察到,自身所表现出来的那种漠然——

        对于生命的漠然。

        经过诺多的风风雨雨,对于敌人,他不知不觉已练就一副狠劲:在这个道法显世,妖魔存在的世界,本就不能怀有“农夫之慈”。因为叶君生永远都不会知道,所要面对的敌人会如何对付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如履bó冰,步步维艰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这一条路,是叶君生自己选择的,他从不曾后悔,就算危机四伏,也不愿做那普普通通的凡人,在柴米油盐的琐碎中度过一生。

        机会难得,猪妖当即痛打落水狗,肥胖的身子炮弹般窜起,一头撞在山魈脑袋处,将其拱翻在地,再一屁股重重地压在它脸上,直压得咯咯作响,也不知道是什么骨头被压断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解决掉山魈,叶君生不假思索,飞身抢入石屋之中,举目一看,就见到一副颇为酷烈的景象:白骨累累,石屋地面上到处都是白森森的骨头,什么样的都有。有人骨,有各类动物的骸骨,其中一副还新鲜着的,依稀便是马骨,想必就是叶君生那可怜的坐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话说回来,这马还是江静儿的。如今却被啃吃得只剩下一副骨架子,状甚惨烈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么多骨头尸骸,不知吃了多少人畜兽类才能积攒起来。此地位置荒凉偏僻,一般人根本找不到,就算外面有人莫名失踪,也会以为是被盗贼害的,哪料到竟有鬼魅作祟?

        而在众多的骨头中,摆着一副明显大于常态的木棺,通体被油漆得黑乎乎的,棺盖上方还描绘着一个标志性的图案,为一个人头骨骷髅头,额头正中很别致地画着一条盘旋的红色小蛇。

        小蛇口吐信子,令人一看,活灵活现,还以为真有一条蛇在那呢。

        嘎嘎嘎!

        棺盖在晃动,似乎要打开来,里面有东西要现世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毫不犹豫,剑意jī发,隔着棺材木就接连攻击了好几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呜呜呜!”

        里面果然传来悲戚的吼叫。

        蓬!

        一双乌黑发亮的爪子骤然探出,将棺盖拍飞,随即一具身穿铜甲的僵尸霍然飞起,凌空就向叶君生抓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好家伙!

        远远的一阵腥风入鼻子,有些异样,敢情这僵尸浑身上下都带着剧毒,人稍不留意,就会被毒倒而不自知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连忙闭住呼吸,一边提醒:“夯货,小心有毒!”

        猪妖正是乖巧的性子,却早提前就闭住呼吸。

        杀一头山魈,却放出一头凶猛僵尸来,端是“一山放出一山拦。”幸而看这僵尸,关节不能弯,通体都比较僵硬,在灵敏度上甚差。只是全身血肉都炼化了,成为石木般的物质,防御力极为变态。

        更重要的是,从山魈到石屋,再到屋中种种,叶君生很警醒地察觉到:幕后肯定还有高人存在,说不定这具僵尸是被人特意养在此地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养尸术,正是鬼修魔宗的一大特色神通。修炼大成后,据说能炼出飞天夜叉来,就算等闲散仙级的术士,都不是对手。

        好在此时,那幕后之人不在,否则祸福难料。不过事先猪妖也打探过,若真有高人在此,叶君生也会谋而后定,不会鲁莽行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夯货,速战速决!”

        一声令下,再无保留。

        猪妖也感到事情不妥,嗷嗷大叫,全力以赴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副僵尸,体质固然强横,但脑子着实有些不灵光,直来直往,稍微转弯些,就跟不上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只片刻工夫,身上就不知道挨了多少攻击。只是嗬嗬狂叫,又完全没有法子。它只属于行尸走肉而已,本就缺乏智慧。完全没有多少应对战略,只是凭着一股本能在对战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给我破!”

        jī战中,叶君生一声大喝,一记横笔剑意,由大拇指使出,结结实实落在僵尸后颈脖处——

        经过一番搏斗,他已隐隐瞧出这僵尸的缺点短板之处,后颈脖,正是一块。此尸明显火候还不够,又或者炼化者的法门不够高深。但不管怎得,速速收拾了事,才是正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剑意森森,甚至都能离体jī发出来数寸。

        咔嚓!

        斩在僵尸后颈脖上,发出令人牙酸的声响,居然将那头颅砍入一半去,只是没有完全断折下来,剩得一层皮膜连着。颅腔中散发出一阵绿气,不见半点血。

        说来也是,僵尸还有血的话,叫什么僵尸。

        头颅被斩,等于丧失了根本,这僵尸手脚犹自乱动一番,虽然还没有彻底倒下,但大势已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到猪妖非常有架势地来一记“猪妖无影蹄”时,轰隆一声,僵尸重重地砸到地上,再也爬不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叶君生浑身都被汗濡湿了,却是使出浑身解数的后果,耗力过甚,汗水太多,倒像整个人刚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对于《永字八剑》的运用,前所未有地竭尽全力,几乎到了一个临界线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爷,这里有块东西!”

        猪妖到处搜寻,收获战利品,最后终于从棺材内部底下叼出一张非铜非铁般的物品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圆形如镜,只是没有反光,黑黝黝的,而且颇为沉重,入手处出奇的冰凉,能让人浑身打个冷战——这不是物理上的冷意,而是一种能入骨的阴煞之气,普通人感受到了,甚至晚上会做噩梦。

        此圆片,应该不是凡品,且收入天地玄黄顽石印中先,有机会再研究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走!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沉声道,他始终有种不安的感觉,觉得此地不宜久留。

        猪妖也不废话,驮着自家老爷,“得得得”就往外面奔跑。关键时刻,它端是不含糊,力气活做得非常顺溜。

        奔出山岭后,叶君生下地来,再将猪妖收入宝印中,自己转上官道,背着包袱,看起来,平淡无奇,就是一名赶路的平凡书生。

        今天没有下雪,但风颇大,呼呼地吹着。官道上间或有些行人,都是低着头匆匆赶路。

        有风就好,能将积雪吹扬起来,遮掩住猪妖的蹄印。

        约莫过了一个多时辰,此时一道遁光异常快速地在山岭中移动着,眨一眨眼,就是十几丈的距离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可是货真价实的遁光,术士修炼到散仙境界才能凝聚的一门神通功法,比之红尘世界的轻功,秒杀没商量。什么“八步赶蝉”、什么“草上飞”、乃至于“一苇渡江”云云,放过来与遁光相比,简直就是婴孩学步而已。

        遁光施展开来,风尘不侵,将整个身子都裹挟在里面,还有一定的保护作用,外人都瞧不破端倪,活脱陆地神仙的行径——至于腾云驾雾,那就是真正的神仙才能使出来的手段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几呼吸间,遁光就来到幽谷石屋之前,遁光散开,露出里面一位人物来,却是名老者,长得面容慈祥,白须飘飘,身穿白布麻衣大褂,已经花白的头发束成一个发髻,显得气度甚为雍容。不知道的,见了他,还以为是一位慈祥长者呢。

        老者见到石屋外山魈的尸体,不禁一惊,抢进屋子后,就见到棺材打开,僵尸被砍了脑袋,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!”

        老者又惊又怒:“谁人如此大胆,见了本骷髅门的标记,还敢杀我尸卫,毁我铁尸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迅速检查一遍,更是忿然:“好胆,居然连老夫的镇尸精魂片都夺走了,大胆,简直胆大包天!”

        在石屋转了一圈,又观察铁尸的创伤,一时间琢磨不出对方是何来头,但料必实力一般,否则何以花费偌大功夫,才将山魈与铁尸斩杀?

        他快步走出去,就见到雪地上还残留着有些蹄印,仔细观察,发现竟是一头猪留下来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老者顿时有些拿捏不准,怎么会有猪类经过这边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罢了,多想无益,老夫早在那镇尸精魂片上种下一缕意念,随时能感应联系上来,就看看到底是何方神圣,敢与我骷髅门作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乃是骷髅门的一位重要人物,设立石屋在此,常年炼尸,又驯养了一只山魈看护,等闲不会出差错,哪料到一朝被毁掉心血,实在愤懑不已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?竟失去了联系?”

        老者作法起来,居然感应不到在镇尸精魂片,不禁露出惊愕之色。他默然站立着,举首四顾,怔怔地出身,面色端是几番变幻不定:“哼,不管是谁,老夫总要讨个公道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遁光卷起,追踪了下去。(未完待续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