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小说 - 武侠修真 - 人神在线阅读 - 第一百二十四章:山魈

第一百二十四章:山魈

        将尽酉时之际,彤云四合,隐隐又要下雪。

        匹马随风,正在官道上奔驰,正是离开道安府的叶君生。今非昔比,经过以前与江静儿等一道走镖的历练,如今他的骑马技术已深得其中三味,甚至能玩耍出一些炫目的动作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扬鞭策马,不亦快哉!

        而后来在黄家所发生的种种,他自然无从知晓,也无暇理会,眼下正四处找地方过夜呢。

        从道安府到冀州城,本就有数日路程,而他本来还想追上只走早大半天的江静儿三女,以至于赶得急了些,等到傍晚时分时才发现错过了乡镇,难以找到地方歇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江静儿一行,估计还会在前头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们虽然坐着马车,可脚程也不会太慢。不过明天再赶一程,恐怕就能够追上了。只是担心如果今晚下大雪的话,路途情况会恶劣许多。

        天寒地冻的,路上行人许久见不着一个人影。而路面之上,有分明的车轮痕迹辗过,但并不仅仅只得两条,却不知道哪一道会是妹妹等所乘坐的马车痕迹。

        举目苍茫,又观气候非常,真不适合继续往前面赶了,不如在野外寻个适合的地方将就一宿。

        对于野外过夜的经验,叶君生早轻车熟路,在贺兰山那段时期,更恶劣的情况都遇到过,眼下简直不值一提。

        主意打定,于是放慢速度,顾望两边,看有没有庙宇之类的存在,可以进去遮挡风雪。毕竟如今叶君生还不是那寒暑不侵,神通广大的神仙级人物,被风雪当头当面扑打,端是有些受不住。

        无奈寻觅了大半个时辰,一无所见口官道两边都是茂密的山林,满山遍野,很是苍莽一在这般世界里头,地广人稀,野外本就是多山多树木。哪里像现代社会,到处都是人家?

        天色一点点暗下来,北风呼呼,不用多久就裹挟来了雪花,一片片,毫不客气地扑打过来果然是下雪了,还不小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雪花落在脸上,消融开来,有一股透心的寒气。

        好冷!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不由面色一紧,也不管了,瞅见路边有一大片松树林,枝叶苍翠,十分茂盛,便牵着马离开官道,进入里面。果不其然,不多久就找到一株枝叶特别浓密的大松树,那些雪花落在上面,与针叶叠压起来,并不掉落。久而久之,就会形成一柄大伞状,反而不会有雪落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怕只怕,当雪花积压到一定份上,会整树的砸倒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稍一沉吟,最后还是定下主意,将马匹拴在另一棵树干上,自己则盘膝坐于大松树下面。

        那骏马跑了许多路程,也有些乏了,宽大的鼻孔不断喷出道道白气,先在树底下寻些草根嚼着吃。

        冬天将去,春天临近,有些早发芽的小草都冒出头来了,正适合马吃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却不管它,径直坐定调息,入神。

        据说土遁神通大成,练到高深境界,可以直接遁入土层中休息,仿佛龟息,以避开恶劣的气候情况,以及仇敌追杀。然而叶君生这般的,根本做不到。

        天色越来越黑,风声呼呼,裹挟着大片的雪花,好一阵狂乱境况。如此气候,如果再待在官道上,身子骨稍微脆弱的,甚至都会被一个风头吹上天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听着风声,叶君生徐徐入定,有绵长的气息吐出来,遇到寒意,化为肉眼可见白气一一这是《长春十八段》里的吐纳功夫。

        自从在张灵山身上搜得这门养生功夫,叶君生自不客气,寻机会学了,平时用来吞吐气息,倒有些功用。

        《长春十八段》虽然不是大道法门,习之仅能延年益寿二三十载,并无大用,但对于现阶段的叶君生而言,不学白不学,反正又不冲突,能长十几二十年命,何不为?

        别小看这些命数,若是被权贵,甚至当今皇帝等知晓,那不得打破头都要来学。

        皇帝天天被臣子们大呼“万岁。”可事实上能活过百岁的都凤毛群角,甚是难得。

        《长春十八段》的法门颇为低浅,几乎一学就会,不需大费周折。那张灵山带在身上,却也是刚学上手。

        此门功法,本就是羽化道奖励给他,作为辅助帮忙抓到青牛的奖品,可惜时日无多,就栽在叶君生手里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一道道气息吐纳不断,渐渐就在身前形成一层缭绕的雾气,将整个人都包裹起来了,看不分明。

        风雪之夜,在树下坐定,倒也是一个妙不可言的意境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猪妖,这般时候自是在天地玄黄顽石印的小世界里头享受着,呼呼大睡呢。

        约莫一个时辰后,吐纳功课完毕,转而修炼《永字八斜》,在泥丸宫世界里头,八道剑意不断地进行模拟攻防转换,提炼种种驱使的技巧。

        天天模拟演习,诸种技巧都日臻成熟,甚至可以说是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,就算在实战中,也基本能发挥出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技巧性的娴熟,可以大幅度提高剑意的杀伤威力,不容小视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在模拟过程中,叶君生甚至发觉威能十成的前五道剑意,彼此之间好像有一股吸力一般,互相吸引着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可算是个新发现,以前剑意式微之际,并无这般情况发生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难道说八道剑意全部大成后,能融合起来,就像合体一样,可凝聚成一把剑?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都被自己这个大胆的设想给震惊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然面世事无绝对,就算有,那也没什么可大惊小怪的。大圣都说了:“贤道神秘奥妙,自古罕闻有大成者,故而许多东西都需要自个摸索探寻。”如今的《永字八剑》,不过出于贤道的一种低级阶段而已。

        说起来,这贤道的确与众不同。

        别的大道,不管是道门还是释家,而或魔宗,都是先练道法,再炼神通,道法是根本,神通是手段,一内一外的互相结合,相辅相成。贤道倒好,两者合一,就是简简单单的一门《永字八剑》,浸淫通透后,法门神通都齐全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嗤嗤嗤!

        剑意功课差不多了,继续炼化天地玄黄顽石印。

        内视之中,但见顶上灵光,血气、文气、道气,三气烘托,其中一方宝印浮沉,不住地接受三气的洗刷。

        祭炼法门,叶君生基本都滚瓜烂熟了,目前只是按部就班地淬炼而已。眼下破开了第十一层禁制,而往后每多破解一层禁制,阵法的威力就增加一分,其内的乾坤洞天世界的面积就增大一分。

        到二十层禁制时,洞天就算小成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天地玄黄顽石印,足足有九九八十一重禁制,后面有待开发的威能还多着呢口到了中后期,阵法驱动,能激发出天地玄黄气来保护身子,万邪不侵:又或者催动宝印,能大能小,小如芥子,大如山岳,拍打下来,几乎无坚不摧……,这一些,才算是宝印真正的厉害之处。否则光凭隐气敛息,别有洞天等,哪里值得三十三天疯狂追逐?

        不过炼制宝印,越到后面越是艰难,其前主人也只是炼开三十六重禁制而已。别看叶君生目前炼得快,基本都是借助前任的庇荫,占了先机而已,后面就不好办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呼呼!

        宝印旋转,发出道道光芒,正在与叶君生的念头互相感应着一~法宝有灵性,日积月累,随着感应深厚,心有灵犀一点通,就能真正做到遂心如意,那就意味着彻底炼化了此宝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本有心将宝印当成本命法宝来炼,不过目前看来,有些行不通。彼此之间,始终缺乏那种灵肉交融的和谐感,也不知道是不是炼化不够的缘故。

        嘶嘶嘶!

        正忘我之际,猛地听见马匹惊惧的鸣叫声,似乎拴在边上树干的骏马发生了什么意外似==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霍然睁开眼睛,定神看去虽然在剑意的辅助下,已具备夜视能力,可风雪不休,给视线增加了极大的难度,哪怕距离不过两丈余外,但仍然有些看不清。

        隐约间,只见到坐骑依稀被某样东西袭击,在地上痛苦翻滚着,嘶叫不已。翻滚之间,甚至有大片殷红的鲜血喷洒出来,将雪白的雪地染得触目惊心的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飞快起身,抢步过去要看个究竟。

        只几呼吸间,马匹已遭受到致命的伤害,一命呜呼,再也叫嚷不出了,软绵绵变成一具尸体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还没来得及,就见到一头毛茸茸的兽类,双臂出奇的长,孔武有力,一臂抓马头,一臂拎马臀,毫不费力似的就将数百斤重的骏马尸骸高高举于头顶之上。然后两条健壮有力的下肢迈开,一步就是丈余距离,犹如轻功草上飞似的,腾腾腾地往山林深处逃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在此过程中,它曾回首冷冷瞥了叶君生一眼:一张雷公脸,都是毛,长嘴突出,双瞳如血,骇人见闻。

        好家伙,敢情是一头山魑!

        坐骑被袭,沦为肉食,叶君生又惊又怒,当下毫不犹疑,立刻召唤出猪妖,翻身上猪背:“驾!”

        一哼哼,以为杀了马,本秀才就无奈何了吗?其实我更善于骑猪!(未完待续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