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小说 - 武侠修真 - 人神在线阅读 - 第一百二十一章:嘴脸

第一百二十一章:嘴脸

        城隍庙,夜深的时候早无生人走动,冥冥中却有一把威严的声音响起:“青面鬼何在?”

        顿时有谦卑的回答:“老爷,小鬼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守护彭城多年,对于本地风土俱有了解,此城近年地面上可曾出过什么人物?”

        那青面鬼回答:“禀告老爷,凡有牵涉之事我都已呈上卷宗,唯一可称道的,不过是那叶书生突然开窍,文思大进而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城隍淡淡“哦”了声,道:“此子白天之际到此,本神曾观望一二,确实有些了得,小小年纪,居然凝聚出了一丝文气。不过也仅此而已,并无其他惊奇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想了想,始终无法明了:哼,看来那厮是外来者,路过此地故意来窥伺我的。其身上定然藏有善于隐匿的法宝类,遮掩了身形面目,以致见不到形容。这般宝物,非同小可,此人来头不小呀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罢了罢了,看他不似有恶意,应该是路过而已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这般想着,就不再多想。

        城隍殿中,恢复平静,唯有一盏长明灯,发出幽幽的光明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三日后,叶君生等离开彭城,返回冀州去。同行的还有江静儿与她的丫鬟阿格——至此,这个年差不多就过完了,一切事务又得回到正轨上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江静儿同行,并不出意外,叶君眉早就提出建议,而她当时便同意了,如果再加上个小姑娘阿格。简直就是货真价实的三女成市。吱吱喳喳的,叶大秀才完全插不进嘴去,只得骑着江静儿的马,在马车边上当护huā使者。

        年虽然过了。但天气依然寒冷,北风呼呼的吹着,扑打在脸上,如刀刃割着。

        如今叶君生也不算普通人了,但还远不能达到寒暑不侵的地步,四面八方被风吹,依然觉得有些冷意。

        今天他穿的也不少了,尤其身上那件江知年送的厚实貂毛披风。将大半个身子裹住,甚有暖意。

        风舞动,披风下摆扬呀扬的,加上那顶标准的书生帽后面两根带子嗖嗖飘在脑后。远远看上去,端是有几分飘逸洒脱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本来长得就不差,而且修炼《永字八剑》后体格有了肉,血气方刚,更显得挺拔英气。

        高头大马。潇洒书生,一路上倒引得不少女子青睐,坐在马车里偷偷欣赏。若非江静儿等不断传出来的笑语,仿佛表示叶大秀才已名草有主。只怕都会有人主动上来搭讪询问婚配与否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天华朝,是男子吃香的时代——

        这年头。良人难觅呀!

        听着车厢里三女欢乐的笑声,叶君生心里也充满了愉悦:妹妹的心情好了。他当然没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么多年来,叶君眉含辛茹苦,拉扯起这个家,还真从没有这般快乐过。而让她开心起来,正是叶君生的一大愿望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永远都无法忘记妹妹曾经说的那句话:“哥哥,有你在,君眉就还有家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其中的辛酸感动,不言而喻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么,现在好了,而且会更好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迎着扑面的风,叶大秀才还是忍不住,又扯开喉咙嚷起“路里风霜,风霜扑面干”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首歌,也是叶君眉很喜欢的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正有风,也有冰霜之意,非常应景。

        到了道安府之际,休息一晚上。

        住在客栈上房之中,洗漱完毕,叶君生开始做功课,亥时之际,万籁俱静,他就魂神出窍,进入到天地玄黄顽石印中。

        猪妖见到他,赶紧叫“老爷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爷,你忒不地道,前晚那场好戏,怎地不放我出来开开眼界,学些手段功夫?”

        它所指的,却是那男女偷情的一幕。

        身在宝印之中,但只要叶君生运转阵法,猪妖也能视听到外面的动静,只是外面的人看不见它而已,互相之间也不能直接交流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夜探城隍庙的那晚,面对城隍的无比威能,猪妖着实为叶君生捏了把汗,可转入房间时,这夯货偷见到一场精彩的“爱情动作片”顿时打了鸡血般十分〖兴〗奋。

        回到叶家后,对于叶君生当时不放它出来近距离观摩学习的决定,颇有些怨言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冷眼瞧它一眼:看这夯货的幽怨模样,当时如果让它出来了,岂不是要将那男的打晕,自己取而代之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夯货休得聒噪,我且问你,要不要放你出来修炼一二?”

        在宝印中蜗居,不出来的话是无法吞吐日月精华的,这般自然会影响修炼进度。

        猪妖一听,连忙摆手:“老爷,大过年的修啥炼呢,俺老猪再睡一会。”说着,生怕叶君生会赶它出来,赶紧躺回它的专属猪窝里,呼呼大睡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摇摇头,却也不想勉强它。若是大圣在,那就不同了,牛蹄子踢踏,担保猪妖不敢偷懒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夜无话,第二天他与妹妹等人作别,却是要顺路去拜访黄超之,而让江静儿带着叶君眉先回冀州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不是叶君生临时起意的决定,而是早说好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一番嘱咐后,双方挥手作别。

        江静儿把马留了下来,但于城府之中却不能骑马的,叶君生便牵着,来到黄府上,让门子进去通报。

        很快,黄超之便满面笑容地迎了出来:“君生,你终于舍得来探望愚兄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打量了他一眼,微笑道:“超之说哪里话?只是我生怕冒昧,故而不敢干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快,快请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黄家府邸不小,分成几个庭院,黄超之直接就带叶君生进入他的院落里,在厅堂上坐定,赶紧叫丫鬟奉上香茶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随意打量四下,瞥了一眼,忽道:“超之,莫非你有心事?何故过年竟瘦了许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黄超之确实瘦了一圈儿,面颊都有些凹了下去,双眼更是带红丝,似乎睡不好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事,只是过年家中事务繁多,操劳而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其实还是因为用独酌斋换得叶君生一幅字的事情,在家族中黄超之确实承受了不小的压力,导致食不知味,睡不踏实。只不过此事如何能在叶君生面前说出来,唯有打哈哈带过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不愿讲,叶君生就不多问,接下来所说的,都是一些家常话。

        期间黄超之问起游学经历,也被叶君生轻描淡写地带过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超之,明天我就要启程回冀州,返回书院,不知你是否同路?”

        闻言黄超之爽快地道:“好,我们一起走吧。”留在家中,听着那比冷风冷雨还要伤人的冷嘲热讽,委实觉得心烦,不如早些离开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家族之中,可都把他视作为冤大头般的人,成为笑柄。旁支的叔伯们,抓住如此良机,只恨不得要告诉天下人知,从而能将黄父从家主之位上赶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随即黄超之又吩咐下人去张罗午饭,要好好款待叶君生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超儿,听闻你来了同窗好友,何故不介绍给爹爹认识?”

        一把沉稳的声音,却是黄父到来了。一位身材高大的中年人,一看就知道属于那种治家严厉的父亲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爹!”

        黄超之连忙起身见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黄伯父安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也不怠慢。

        黄父打量了他一眼,脸上浮现出一丝非常客套化的笑意,问道:“这位是?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拱手回答:“小生叶姓,字‘君生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本来以他与黄超之的关系,称呼黄父的时候可以谦称“小侄”可以增加亲切感,拉近距离。但叶君生见黄父神色有些不善,故而转称“小生”算了,显得不亢不卑,自有分数。

        黄父点点头,事实上他早从下人口中得知叶君生的身份,只是碍于礼仪,儿子又在场,却不好说些难听的话。他身为一家之主,富绅阶层,本身的涵养功夫也不低的,出尔反尔这样的事情做不出来,否则早让儿子反口,拿字帖去退换房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表面的礼仪做得滴水不漏,但内心里对于叶君生并无好感:在他看来,叶君生不可能不知道独酌斋的行情价值,如果懂得礼数分寸的,就该坚决拒绝,不会接受。皆因一座宅子和一幅字帖,彼此之间的差价太大,等于白送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叶君生断然接受,那就表明此子心里有龌龊,不顾脸面,就是抱着“不要白不要”的心思念头,故意占自家儿子的便宜。

        说来也是,黄超之自幼聪慧,一向有生意头脑,这一趟如何会做出此等大亏之事来?

        以黄父看,八成都是叶君生巧舌如簧,糊弄了黄超之。毕竟在父亲的眼里,自己儿子总是好的。若非旁人唆使,怎么可能做错事。

        黄父的到来,让气氛为之一滞,有些生硬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心思玲珑,依稀猜到一些端倪,也不作声,端着茶水慢慢喝着。

        过了一会,忽又有喧哗声起,嚷嚷着“黄超之来了贵客,自当引进家门正厅招待,何故躲在小院里”云云。

        随着声音,黄超之的一众叔父婶子便大摇大摆地开始登场了——宅门之中,消息传播的速度远比军情还快。听说那叶君生来了,他们如何按耐得住?自当要过来瞧一瞧这位敢写一幅字帖来换一座大宅子的书生的嘴脸,到底长得如何?

        这一下,黄超之的脸色顿时变得很难看。(未完待续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