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小说 - 武侠修真 - 人神在线阅读 - 第一百一十三章:真相

第一百一十三章:真相

        郭仙子的笑容,显得妩媚而诡异,她一边笑,然后赤着身子站起来,毫无避讳之意。

        谢明远内心的恐惧更甚,猛地觉得一阵虚弱感袭上心头,竟有些头晕眼huā,这才发现全身的力量好像被抽去大半,一下子就空荡荡的,就连拿剑的手都开始颤抖。

        到了这时候,他哪里还想不明白,只是不敢相信——作为武林三仙子之一,郭仙子的来历最为神秘,常年以白纱蒙面,行踪飘忽,只是每当有江湖侠少聚会,得到邀请她都会出席,宛如交际huā一般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样的女子,自然得到许多武林侠少的追捧,只是数年来,不曾听说谁能摘得这朵鲜huā,总是保持着若即若离的态度,更能让人趋之如骛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谁又能想到,郭仙子的〖真〗实身份?

        “你,你不要过来!”

        谢明远惊恐地大叫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郭仙子笑靥如huā,摆出一个千娇百媚的姿态:“明远,你不是一直想得到我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莲步轻移,一步步逼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谢明远全身都要被汗水濡湿了,赶紧往石室里跑,心想里面还有个书生,或者能让他顶一顶,黄天大师不是说,书生有文气,可克制邪魅的吗?

        当他进入石室之际,猛地一怔,却是看见不知什么时候叶君生已站立起来,正站在那枚玉符边上,仔细地端详着,看都不往这边看一眼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    郭仙子见状,同样一怔,忽而面上显出咬牙彻齿般的狰狞神情来,脚步有些迟疑,不敢靠近。

        谢明远大喜。加快脚步冲到叶君生身边。伸手要抓住他,却想拿叶君生做挡箭牌,好掩护自己逃出生天。

        蓬!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倏尔出手。一巴掌扇到他脸上。

        谢明远浑如一个陀螺,被打得原地转了几转,眼冒金星。最后一屁股坐在地上,看着叶君生的眼神都直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果然不是寻常书生!”

        郭仙子眸子一缩,尖叫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看着她,眼光漠然——漠然有很多种,但诸如他这种,就像早已看破美丑色相,郭仙子入得眼中,简直和一副骷髅差不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,是一名术士!”

        郭仙子一字字道:“可为何你顶上无道气灵光?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开口:“我看你。也没有妖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郭仙子不说话,骤然尾椎处破裂,一截青色的尾巴霍然卷出。一把将那想要趁机逃走的谢明远卷住。

        这谢大公子。眼看事情的局势变得破朔迷离,不可分辨。只想能保住小命,见到郭仙子与叶君生对话,他就想趁机逃出去,不料郭仙子眼观六路,早已察觉,登时露出一条长长的尾巴来,宛如鞭子,将其勒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一条尾巴显出,谜底终于水落石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救我……救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谢明远被勒得喘不过气来,连说话都变得异常艰难,一张本来如冠玉般的俊脸,憋得乌青。

        咔嚓!

        蛇尾稍一用劲,直接就勒断了他的脖子,一命呜呼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怜自命风流一世,不料一朝断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原以为,你会出手救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淡然道:“我跟他不是很熟,也救不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以前见过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也许见过,但重要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郭仙子道:“确实不重要,身为术士,你自然能看破这里的幻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一字字道:“真得假不了,假得真不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其实偌大的石室中,被设置了一个高明幻术,那室顶之上镶嵌的夜明珠,就是阵眼。

        黄天大师他们一进来,就身陷幻阵之中,所见到的青蛇,都是假的,只是与幻影战斗了一场,最终触动机关,被蛇血气息所蛊惑,乃至迷失神智,做出诸种疯狂行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既然你一早就看破了,为何不破阵,反而看着他们送死?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道:“我说了,我跟他们不熟。况且,我更没必要对想谋害我的人施以善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郭仙子咯咯一笑:“好狠心的书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望着她,问道:“我只是不明白,为何你要这么做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妖孽吃人,何须道理?况且,他们临死前,都会在我身上纵情玩乐一番,牡丹huā下死,一点不冤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确实,正如猪妖所说的,人是人他妈生的,妖也有他妈的,两者对立起来非常自然。而野路子的妖怪,除了吃人吸取血肉阳气外,就没有其他能提高修为的方法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妖吃人,就变成了一种生存方式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的手,忽而轻轻在那枚玉符上摸着,道:“其实你不说,我也隐约猜到了一些,你故意引他们来此再下手,恐怕是为了血祭吧,为了某人……哦,不,应该是说某位本来已不该出现的山神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郭仙子的面色呼然一变,身后的尾巴蠢蠢欲动,随时都会发动攻击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仿佛没看见般,右手大拇指和食指捻着玉符,剑意激发——

        嗡!

        果不其然,先前黄天大师使出九牛二虎之力都无法撼动的玉符骤然发生变化,其上流转的符文急速游动,好像受到攻击的鱼儿,四下旋动逃窜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放开他!”

        郭仙子尖叫的声音非常高,随即剧变发生,十指指甲片片伸长,近乎三四寸,乌黑油亮,闪烁出骇人的光芒。随后调转指甲,往指甲身上当中一剖,对半划开,就将身上的一张人皮褪掉,现出原形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竟是一条已长出四肢的蛇类,看样子,就像一只巨型四脚蛇,样子极为凶恶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果然是披了画皮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心中恍然——以前根据大圣所说,世间有一物极为神奇,名曰“画皮”却是用人皮炼制而成,上面炼化诸多禁制,视数量划分品阶,甚至会存在法宝级别的画皮。

        妖物身披画皮,就能变化人形,掩盖起身上的妖气,等闲术士都不能洞悉,端是非常了得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此物炼制不易,还要经常用人血温养,才能保持〖真〗实,故而在数量上颇为罕见。而每一件画皮,都意味着数以百计的人们要受荼毒。

        脱开画皮,化出原形,蛇妖速度极快,就要攻击叶君生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哇,果然是丑陋的家伙,幸亏俺老猪那天晚上没有上当!”

        猪妖出现,神态似乎很是愤怒,好像受了欺骗的小郎君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路来,郭仙子都和谢明远等分开而居,以她的本事,要想趁着夜深人静的时候偷偷跑出来干点什么,实在轻而易举。她身披画皮,以郭仙子的名义行走江湖,历年来不知哄骗多少自命风流的侠少前来送死,谁也不曾怀疑她竟是一条吃人不吐骨头的美人蛇。

        蛇妖却不管猪妖,张牙舞爪,快疾如风,径直扑向叶君生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不敢怠慢,侧身让过,见谢明远的宝剑掉落在地,当即捡拾起来当武器。

        呜!

        蛇妖长尾如鞭,恶狠狠一扫。

        剑光舞起,正是一记横笔剑意使出,要与蛇尾硬碰。但那蛇尾异常灵活,又十分柔绕,攻势徒然一变,嗖嗖地将宝剑缠绕住,然后发猛力,要夺走此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来得好!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剑意变化,从横笔便折笔,嗡的一响,那把百炼宝剑猛地一弯,剑尖嗡的,又使出了点笔剑意,不偏不倚地刺在蛇尾之上。

        从横笔到折笔,再到点笔,一波三折,行云流水般其中并无多少阻滞,却是叶君生苦练剑意的显著成果。

        剑意入骨,痛彻心扉。蛇妖尾巴一松,不敢继续纠缠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哇,真当俺老猪是空气么!”

        猪妖很生气,后果很严重,撒开四蹄,炮弹般飞撞而来,与蛇妖战成一团。

        两者都是妖身本体,论修为境界,猪妖高出一点点;不过说起本体的凶悍度,蛇妖又高出一些。

        见它们斗得难分难解,叶君生不假思索,挺剑上前,要速战速决。

        嗤!

        蛇妖正面扛猪妖,本来就棋逢敌手,可再加上一个叶君生,明显落于下风。一个不慎,脊背中了一剑,皮开肉绽,鲜血淋漓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以剑意驱剑,杀伤力岂是等闲?俨然已隶属神通范畴,不知超过谢明远等多少倍。

        嗤嗤嗤!

        又是三剑,剑剑见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蛇妖痛得惨叫不已,一边顽强抵御,一边往镶嵌玉符的石台这边退却。最后整个身子跳跃到石台上,盘踞在玉符之上。身上流淌的鲜血,一滴滴流在台面处,将那道玉符都染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见到这般情况,隐隐觉得不对劲,喝道:“夯货,我们一起攻,将它打下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剑意贯注,手中青锋光华大作,竟衍生出寸余长的剑芒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那边猪妖憋足了劲,后肢猛地在地板上借力一弹,结结实实撞到蛇妖侧腹处;与此同时,叶君生剑芒斩下,将蛇妖一条〖肢〗体劈断开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纵使受到这般创伤,蛇妖依然死死地盘踞在石台上,不肯腾挪分毫。身上的血,如溪水般流下,再往玉符汇集——

        嗡!

        转瞬之间,玉符发出一道强烈的光芒,晃得人睁不开眼睛。光芒迅速成型,变幻出一个高大伟岸的金甲人影,其手中把持一柄巨斧,咆哮如雷:“你们竟敢打杀本神童子,给我死!”

        巨斧霍然朝叶君生当头劈下!(未完待续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