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小说 - 武侠修真 - 人神在线阅读 - 第一百一十章:人皮

第一百一十章:人皮

        清晨,雨水早已停歇,地面上显得有些泥泞,一些落叶陷落其中,叶片上沾满了泥巴,踩上去,会发出细微的吱吱声响。

        雨后深山,空气清新,呼吸一口,心旷神怡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站在一块石头上,山高人为峰,举目远眺,见到下方一片林海,红绿相映,端是美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若是你,便自己走下山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身后传来谢明远冷峻的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回头,看了他一眼,只淡淡“哦”了,并未表态。

        谢明远正要发作,黄天大师疾步走来,请他过去说话:“大公子,你怎的要赶他下山?”

        谢明远道:“看着碍眼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黄天大师呵呵一笑:“哪又何必?留着他在,总归有百利而无一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师何出此言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昨晚我仔细观察过阿牛的尸骸,发现有新情况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本来就是天生的苦瓜脸,更皱得深刻,简直就是一副悲天悯人的标准情态。

        谢明远心一凛:“难道那妖物很厉害?”如果真是如此,可得掂量掂量,是否该打退堂鼓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本就是受郭仙子的邀请而来,郭仙子为了妖丹,他为了郭仙子和妖丹,至于黄天大师,却是看在谢明远父亲的面子才来助拳。

        无论如何,万一情势不妙,他宁愿下山,明哲保身,而非陷身进来,不好进退。

        黄天大师道:“此妖会幻术,而且能掩饰住己身气息,估计已有阳关之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阳关之境?”

        谢明远不甚明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黄天大师道:“就是其阴神出窍,敢于在大白天出来行走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么猛?”

        谢明远心里直犯嘀咕,他也曾听说过一些个中情况,知道阴神存在。大白天都能出来的话,岂不是被它靠近身边都不知道?

        黄天大师知道他心中所想,解释道:“大公子不必忧虑,阴神出窍。有诸多避忌,见到你我血气旺盛,必不敢靠近。否则便等于自寻死路。其祸害生人,只能靠幻术迷惑,以本体吞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对于这些玄奥的东西,谢明远听着不是很明白。道:“大师,你就直接说留那书生在山神庙中有甚用处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苦读诗书者,若学有所成,必定顶上有文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文气?”

        谢明远听得更迷糊了,这些生僻名词他可不曾真正接触了解过。

        黄天大师神态认真地道:“不错。正是文气。据说鸿儒大家,顶上文气灵光如七彩锦绣,护定全身,不惧邪魅入侵,不可迷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谢明远听得半信半疑,这一番话怎么听起来像讲故事似的。在他心目中,除了极少数文武双全的读书人外,一般书生的同义词便是“文弱”。肩不能挑。手不能提,自己对付他们,一个打百个,斩瓜切菜般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黄天大师居然说他们顶上有什么文气灵光,能辟邪云云,实在理解不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师。你可看得见那文气灵光?”

        黄天大师合十,摇摇头道:“不能。凡人有五气灵光,但己身不开灵窍的话。都无法目睹得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遗憾之情溢于言表——武道一途快要走到尽头,寿命的损耗无比揪心,虽然内练一口气,能让身体机能比普通人好上许多,六、七十岁还能上山打老虎。但随着年纪增大,明显开始走下坡路。

        要想求变,求新的路子,唯有修仙。但仙缘渺渺,可遇不可求。也许这一趟来诛杀妖魅,幸运的话会有意外的收获。

        否则他何必奔赴而来?光是谢明远父亲的那个人情,还不足以让他如此冒险。

        在某个角度上看,鸟兽开启灵窍成妖,便属于获得了仙缘,非常难得,斩杀妖物,就有机会夺取此仙缘过来,化为己用。

        当初谢行空闻讯去陈家乡,要诛杀猪妖,便抱有这番打算。

        谢明远疑问:“大师,既然你看不见,又怎么知道这书生有文气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猜的,昨晚妖物不找他,反而转到正殿这边,恐怕是有所忌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古言道“聪明正直者为神”乃是非常有道理的话,读书人念头纯正,秉直,不存杂念的话,文气自生,就不会畏惧鬼神入侵,不会受迷惑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话这么说,真正能做到的少之又少。不知要温养多久,才能成型。比如像叶君生现在的文气规模,反噬之力薄弱得很。若果妖物不顾反噬,仍然能扑上来猎食之。

        谢明远听着点点头:“你说的好像也有道理,依你之意,就是让他在庙里住着,或者能对那妖物有些牵扯作用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好吧,反正又不是非赶走他不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谢明远接受了黄天大师的建议,瞥了仍然站在石头上的叶君生一眼,不再言语,径直回庙找郭仙子分说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黄天大师迈步走到叶君生身边,站定,望着远方的景色,忽问:“公子是哪里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冀州人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何故来此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游学读书耳,恰好见此地有地方居住,故想盘桓几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原来如此,老衲叨扰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黄天大师一合十,并未返回山神庙中。而是僧袍飘飘,开始在周围游走观望,似乎要寻找出一些蛛丝马迹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时间过得很快,黄昏时分,外出的黄天大师才回来,进入房中找谢明远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师可有发现?”

        黄天大师摇摇头,道:“或者因为昨晚下雨的缘故,痕迹基本都被冲刷干净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今晚,你说妖物会不会故技重施,再来?”

        黄天大师面色凝重:“依老衲看,肯定会来。此地有诸多现成血肉,我就不信这妖孽忍耐得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谢明远精神一振:“如此,那我们可得做好准备了。”带来的丫鬟健仆,一共就六人,死了一个,就只剩得五人,可是要节省点牺牲才行。

        黄天大师道:“那是自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。从怀中拿出一包东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黄天大师道:“此乃老衲秘制檀香粉,味道独特,洒在身上甚能持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如何用法?”

        黄天大师道:“直接洒在随从们身上即可。如果妖物食髓知味,再来吸取静阳,接触之间定然会沾染在身上,然后我们顺藤摸瓜。就能知其巢穴所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谢明远一听,一竖大拇指:“大师高明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夜幕降落,又是一夜。

        天黑之后,谢明远不但派人给叶君生送来灯笼,还送过两个白面馒头来。给他充饥。

        送东西过来的随从看着叶君生的眼神有些古怪,然后很快就又退了出去,与同伴坐在一起。

        昨晚阿牛无端被吸成个人干,他们心中尽皆骇然,人心惶惶,若不是怕公子,早就逃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谢家管治甚严,对于不听话的下人。轻则鞭打。重则直接处死——这一次被挑选而来的下人来之前可都是拿了安家费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因此,就算害怕,也不敢违背公子的意思,一一按吩咐行事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没有吃对方送来的馒头,随手搁置在一边,却掏出包袱的干粮吃着。他倒不是怕对方下毒什么的。而是不习惯吃别人的东西。

        灯笼点起,炼化完天地玄黄顽石印。以及运转永字八剑后,就是读书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明远。你不是答应我赶那书生下山的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房间内,轻纱蒙面的郭仙子恼怒地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谢明远便把黄天大师的意见道出。

        郭仙子晒然道:“什么文气,都是胡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谢明远笑道:“不管怎么也好,反正对于我们都没有损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郭仙子便有些不依:“明远,可我就是看他不顺眼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谢明远知她这种刁蛮小姐的脾气,只得哄着,说了许多好话,才让佳人恢复好心情。

        却说正殿之中,五名下人坐得紧紧的,面前燃烧着旺盛的篝火,藉此取暖,以及防御。

        气氛有些压抑,只听得木柴燃烧的噼噼啪啪的细微声响,谁都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    忽地之间,有眼尖的就看见关紧的正殿大门下簌簌而动,似乎有什么东西钻进来——这一扇门,本来已破损不堪了,他们入住后就地取材,弄了些木板补丁好,看起来起码完整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这时候,最下面的缝隙里居然有一张薄薄的皮类慢慢从外面钻进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五人看见,不由毛骨悚然,紧张地看着。

        很快,整一张皮都进来了,然后人立而起,居然就是一个长发披散的人形,形体毕露,直直站起——

        “鬼呀!”

        恐惧如洪水般在内心泛滥,再也压抑不住,五名下人尖叫起来,然后轰然四处逃逸,只想着逃得越远越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见怪不怪,其怪自败!阿尼陀佛!”

        黄天大师出现得非常及时,身形展开,一个大鹏展翅,凌空扑来,毫无畏惧地一掌劈在皮人身上。

        滋!

        掌风猛烈,劲力十足,一劈之下,皮人应声而倒,浑身激发出一阵青烟,袅袅而生。

        黄天大师屏住呼吸,袖袍甩动,将青烟荡开,就见到地面上遗留的不过是一张巴掌大小的皮,淡黄色,依稀就是人皮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候谢明远与郭仙子都闻讯出来了,赶紧召集随从,立刻发现又少了一人,想必已被妖物摄去。

        黄天大师将人皮收拾起,沉声道:“追!”

        拿过火把,闻着空中遗留的檀香气息,率先追赶而出。谢明远略一迟疑,但还是紧跟上去,然后就是郭仙子。

        (未完待续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