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小说 - 武侠修真 - 人神在线阅读 - 第一百零七章:诱饵

第一百零七章:诱饵

        天色还没有完全黑的时候,天空就飘下了细雨,淅淅沥沥的落在瓦面上;凉风吹袭,微微有些凉意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座山神庙颇大,谢明远等占据了主殿,以及边上两间好房间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迈步进来,眼睛一扫,随即绕着边上的廊道,到侧殿去寻地方落脚。此殿之中,尘埃满地,其上供奉一尊泥塑神像,是个黑面长须的形象,一手把持一把大关刀,另一臂却断折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端详片刻,叶君生用折来的树枝将地方拍打清扫了一遍,弄得比较干净了,这才盘膝坐下来——

        主殿那边喧哗不已,谈论的声音不绝于耳,其中就有讨论他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公子,那书生住在偏殿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管他作甚?”

        谢明远说罢,拔出腰间宝剑,然后再掏出一方锦布,很仔细地拭擦着——

        君子佩剑,所以一些比较出名的武林公子,都是练剑的。唯如此,方能衬托己身高贵的身份。

        谢明远练剑十五年,剑法不错,至少,他是这么认为的。圈中好友,其实力与彭青山、万剑生等不相伯仲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,不知怎么的,近期几个月来,他再也联系不到他们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说起来,有传闻称狂剑万剑生两度被江湖第一神剑敲断了,随身佩剑,乃至于万念俱灰。决定归隐万剑山庄的剑池之中,不把家传剑法《万剑唯尊》练至大成之境,绝不踏出庄门一步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消息应该是真的,期间谢明远曾派人到万剑山庄邀请万剑生,连门都进不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对此谢明远不以为然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性格截然不同。更喜欢风huā雪月,鲜衣怒马多些。剑法只是一种代表实力的手段而已,不是最终目标。要自己闭关于枯燥的修炼之中,那简直比杀了他还难受。

        况且,就算达到江湖第一神剑谢行空那样的境界又如何?宛如苦行憎般。一点生活的乐趣都没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有huā堪折直须折,行乐需及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向是谢大公子的座右铭。比如这次,若不是郭仙子请他来,他才不会千里迢迢来登山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谢明远还想请个帮手来,可惜好友之中万剑生闭死关,而彭青山又失踪了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彭青山的失踪,实实在在是一件蹊跷而且诡异的事。一夜之间。谁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,就像这世上从不曾有这么一号人似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谢明远明白,恐怕彭青山已凶多吉少了,但没有人知道他到底出了什么事,可谓武林一大悬案。甚至朝廷那边都派遣了大量人手搜查。依然毫无线索,最后不得不作罢,武山县县令之位,让别人坐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对于彭青山的遭遇,谢明远颇有兔死狐悲之意,后来也曾暗中派人调查过。可惜都是一无所获——

        当初彭青山为了做得干干净净,早做好了稳妥的安排。他保证,绝无第二个人知道他在那个雨夜去击杀江静儿一行。于是。最后的结果证明他的保密工作做得非常到位,事后也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。

        找不到人,谢明远就请动了一位来自戎州妙如寺的高僧,黄天大师。这可是一位先天武道的高手,与渡云寺的了空大师齐名,都是北方武林中赫赫有名的得到高僧。

        若非黄天大师与谢明远的父亲。岁寒山庄的主人为知交,谢明远根本请不到他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有大师在。谢明远安心许多。这一趟,定要诛杀那妖魅,为民除害。当然,此事宣扬出去后,对他的侠名也有非常大的提升。

        谢明远不求利,不求武道至境,但求名与色。

        而现在,名可追求,而美人已在身边。

        武林三大仙子,郭仙子最为神秘莫测,有说她出身于慈航山庄,有人说她来自梅huā坞。可这些对于谢明远而言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此女长得的确祸国殃民,那就足够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一直以来,追求郭仙子的武林侠少很多,包括万剑生。可眼下,谢明远成为了最贴身的护huā使者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朵娇huā,他迟早都会摘到手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斯想着,谢大公子的心情更加愉快,笑容如春风,赶紧吩咐随从丫鬟们做晚饭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的晚饭非常丰盛,有菜有肉有美酒,就像来到此峰中,不是降妖除魔,而是野外聚餐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向都是谢明远的行事风格,他的生活质素要求很高。哪怕去杀人,也要先沐浴更衣,杀完之后,再沐浴更衣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点,其实是他跟万剑生学的,唯如此,方显得有派头,有性格。

        主殿之边一派热火朝天的忙碌,偏殿哪里叶君生孤零零一个,显得非常冷清,而且慢慢就灰暗一片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黑暗对于如今的叶君生已构不成太大的影响,开窍之后,宛然有了夜视的能力,剑意运转的话,洞若观火,更是明白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就静静坐于黑暗中冥想修炼——开辟出的泥丸宫世界里,八道剑意光芒熠熠,在不停地舞动着:点笔剑意的锋锐;横笔剑意的威猛;竖笔剑意的决裂;撇笔剑意的飘逸;捺笔剑意的厚重;折笔剑意的突兀;勾笔剑意的诡异;提笔剑意的洒脱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八道剑意,道道的特点都不同;每一道的杀伤方式也不同。就如同写字,一笔一划,各有美感,而组合起来的话,就能成为龙飞凤舞的大字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喜欢写字,他也曾想过能否将八道剑意融合在一起,化为一个整体。但可惜,尝试多次都不曾成功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现阶段的永字八剑,他虽然能驱使,但能发挥出来的威力差强人意,只能发挥几成的样子,远称不上完全掌握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一门博大精深的神通。

        神通有永字八剑,法宝有天地玄黄顽石印,两者构成了叶君生最为坚固的实力基础。所要做的,就是将两者的威力尽量提升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哧!

        一团光芒照起,原来是一名谢家随从提着一盏灯笼进来,其嘴里嘟囔道:“兀那书生,我家公子慷慨,见你此地无光,特意让我送一盏灯笼过来给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打量一眼,见叶君生坐在地上,好像入定般,姿态有些古怪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微微一笑:“如此,就多谢你家公子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随从寻个地方把灯笼插好,见到叶君生就在地面上铺个床单,甚是寒酸,不由摇摇头,叹息一声就出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自古书生多贫寒,不外如是也。

        瞧着那盏灯笼,叶君生若有所思,不知在想着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主殿边上的一间厢〖房〗中,谢明远与郭仙子对面而坐,面前摆放着三碟精致小菜,以及一壶佳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莲妹,你怎地让我送一盏灯笼过去给那书生?这厮不听劝告,冥顽不灵,何必管他死活?”

        郭仙子掩嘴一笑:“这等读书人,贫寒凄凉,送予他一盏灯笼,或许可帮他挑灯夜读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谢明远冷哼一声:“百无一用,读什么书?只怕挨不过今晚,他就……”说到这里,顿时像想到了什么,眼勾勾望着郭仙子。

        郭仙子疑问:“你这般看我作甚?”

        谢明远眼眸掠过〖兴〗奋的光芒:“你是不是故意给他一盏灯笼,好显现光明,吸引那妖魅来?”

        郭仙子咯咯笑道:“是你说的,不是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谢明远顿时明白了:他们一行大张声势而来,自是不怕被那妖魅知道。反而有点做诱的意思,从而勾引对方出来吸取人心鲜血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这诱饵,可有些难办。带那么多随从丫鬟来,一方面是为了服侍,一方面也有牺牲之意。

        在谢家中,这些家仆都属于奴隶,死几个不足惜。不过眼下,既然有叶君生这么一个不知死活的书生在,又独居一室,不正是一个最适当的人选吗?

        想通这一点,他冲着郭仙子一竖大拇指:“莲妹好心思,愚兄佩服,当自罚三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于是一连倒三杯酒干了,又道:“此事可与大师商议过?”

        郭仙子道:“却要明远你去找大师分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谢明远点点头,事不宜迟,当即让人请黄天大师过来,全盘道出。

        黄天大师听完,合十,念一声“阿尼陀佛”道:“我不入地狱,谁入地狱。此书生能舍生取义,端得圣贤遗风,可敬可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在他口中,话说出来时就好像是叶君生自己心甘情愿,慨然就义一般。一张嘴皮子,仿佛深得释家“六识神通”中的舌识妙谛,能说得天huā乱坠。

        传闻之中,释家佛门有“六识神通”眼识、鼻识、耳识、舌识、身识、意识,修炼到高深处,各有奇妙。比如舌识神通,大成之后,施展出来的话,一顿说教,就能让一名杀人不眨眼的屠夫放下屠刀,立地成佛,实在非常厉害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现在的黄天大师还只是停留在武道层面,差得远了。否则直接哪里用这般曲折,直接施展神通,叶君生恐怕就会奋勇上前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一番斟酌盘算,迅速成型,三人互相点一点头,尽皆领会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外面风声飘零,那秋雨似乎下大了,敲打着这座山神庙,发出一阵阵密集的声响。

        又是一个漫长的雨夜呀!(未完待续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