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小说 - 武侠修真 - 人神在线阅读 - 第一百零六章:降妖

第一百零六章:降妖

        夜深静谧,深山有风,吹拂起松涛,听在耳朵里,仿若波浪的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就站在猪妖边上,灵眸开启,但环视上下,一无发现。片刻后便收了功法,拍拍猪妖的头,以示嘉奖:“夯货,干得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猪妖洋洋得意,晒然道:“以为露一条腿就能勾引俺老猪吗?起码也得露两条呀,俺老猪可是有节操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顿一顿,又问:“老爷,你说她会是什么妖精?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摇摇头:“不曾面对,如何能知道。或者是树精,或者是花妖,也有可能是蛇魅之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此天地之间,道法显世,鬼魅丛生,只是等闲红尘之中比较罕见而已。

        入得山中第一晚,就遇到怪异之事,看来这座山脉真不简单,其中不知隐藏着多少杀机。

        小心提醒,一夜无事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二天起身,吃过早餐,正准备继续登山,忽而听到下方的路径传来一阵脚步声,以及说话声:

        似乎来人不少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微一皱眉,示意猪妖先隐匿起来。随后一队人就从山坳处转出,有男有女,外形打扮,颇有不同。

        当先一男一女,依稀认识。男子年纪轻轻,面目清朗,自有一股富贵气质,身上的衣衫裁剪得极为合身,布料华贵,头巾正中镶嵌一枚大拇指般粗细的美玉,熠熠发光。

        其腰间带宝剑,态势雍容,便是那岁寒山庄的谢明远公子——那一晚在鳌头岛聚会,叶君生对之曾有一面之缘。

        谢明远身边一女子体态妖娆。白纱蒙面,便是那位号称武林三大仙子之一的郭仙子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身后,有健仆丫鬟跟随,其中还有一个长得一张苦瓜脸的老和尚,身披一袭灰色僧袍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队人,成分有些驳杂,不知为何到此。

        很快,他们就看见了叶君生。却认他不出了。那晚在鳌头岛,叶君生只算是个陪坐,入不得眼,就算有一些印象,但过了那么久,哪里还想得起?

        公子仙子的生活,无宴不欢,交集广阔。走马灯笼般,只有够资格的人才能被记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谁?怎么会在此?”

        见他一表斯文的,好像个读书人,又衣装俭朴,貌似穷,谢明远直接喝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不慌不忙,拱拱手:“小生是读书人,来山中读书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贫寒书生,为求一个清幽的环境,离群索居。到山上来读书并非怪事,倒好理解。

        谢明远打量他一眼,冷声道:“你这书生,还是速速下山吧,你难道没有听说山上闹妖?已祸害了不少人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一怔:“我还真没听人说起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谢明远负手道:“遇见我们,是你的运气,否则怎么死都不知道。此峰有邪魅作祟,喜食人心,山下的那个村庄已有五、六个人遇害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这才恍然,但他是从另一边过来的。却没有遇到村庄,就问:“那你们?”

        谢明远朗声道:“鬼魅作祟,祸害乡里。我等闻讯,自不能坐视不理,乃是专门来降妖除魔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说得正气凛然,山风吹着头巾,扬呀扬的。风采逼人。只要这趟斩杀那妖孽,侠名自然更加卓越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一笑:“既然有各位大侠降妖除魔了,那我还怕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阿尼陀佛。这位施主,那妖魅神出鬼没,凶恶异常,劝你还是早些下山吧。”这位和尚,天生一张苦瓜脸,皱巴巴的样子,令人一见,都要替他感到悲哀。

        谢明远明显有些不耐了,对和尚道:“黄天大师,我们走吧,赶路要紧。他听不进劝,怪不得我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迈步前行,又笑容满面地对那郭仙子道:“莲妹累了没,据说此峰之上,有一座山神庙可以歇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那郭仙子笑道:“无妨,走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行人不理会叶君生,径直上去了,后面跟随的丫鬟健仆,大包小包的,这哪里像来降妖除魔,露营还差不多。

        妖魅,喜食人心,昨晚露出的一条光洁美腿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几个念头在脑海里盘旋,隐隐有了些头绪。

        猪妖出现在身边,问道:“老爷,你怎么看?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一摆手,干脆利索:“走着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不过有外人,为了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麻烦,猪妖还是躲在暗处为好。况且一明一暗,正好互相照应。

        鸟鸣山更幽,山径早已荒芜,但前面有谢明远等践踏而过,倒等于开路一般,后面接着走,方便不少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不急,悠着走,顺便欣赏两边景色。

        观光望景,能温养心性,对于养气同样有补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公子,那个书生也跟上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名健仆对谢明远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谢明远立定,回身朝下方看了一眼,果然瞧见背着包袱的叶君生的身影,不由晒然道:“这人莫非读书读傻了吗?让他下去,愣是不听,真是找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郭仙子笑道:“子不语怪力乱神,或者他以为我们诓骗他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谢明远点点头:“莲妹说得对。我想呀,或者他想登上山顶,找那山神庙寓居读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在天华朝,很多出身贫寒的读书人的生计是个大问题。他们不事营生,如果家境不好的话,只怕就难以为继,想找个地方住都困难。这般情况下,就有不少书生跑到寺院里寓居,以抄书抵房租,皆因人家寺院也不可能白白收留你。

        没有书抄,就只得跑到野外无人的庙宇里寄身了,生活很是凄凉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此境况,谢明远等人见得多了——读书人有身份地位,那是建立在他们考取了功名的基础之上,普通童生就是渣。

        谢明远又对那和尚道:“黄天大师,你看要不要让人把他抓下去?免得碍手碍脚,妨碍我们的计划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黄天和尚合十,非常简单地道:“无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既然他说没事,谢明远也懒得赶人,不如趁机与郭仙子亲近些为好,现在可是个能一亲芳泽的好机会。

        中午的时候,叶君生停顿下来,生火烤肉吃。

        没周围没有人,猪妖现身出来,蹲坐在边上,唠叨道:“老爷,这一伙人倒是自大得很,就凭他们也想降妖除魔?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笑吟吟道:“那就得看是什么妖魔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确实,阳关境界以下的妖魔,本身并没有多大本事,既不可能掌握神通,也没有多少法力,除了本体天生强悍的妖类外,诸如兔子这些,所能依仗的本钱就可怜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最多只能阴神出窍,靠迷惑别人心性,藉此谋生。而一般野路子的妖魅无法学到正统道法,想提高修为,最直接的办法就是吃人,吸取其中的血气,从而提高修为。

        因此,倒不是说妖魅天生就喜欢吃人,那不过是一种没有办法的修炼办法而已。

        对比下来,猪妖的遭遇就非常不错了,跟了大圣,着实学到不少正统的吸纳法门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也是它对大圣服服帖帖的根源所在,简直等于千里马之于伯乐。

        猪妖道:“老爷,那我们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将考熟的肉撕一块下来,边吃边道:“先看看再说吧。”对方是何等存在都没搞清楚,没必要轻举妄动。

        猪妖气哼哼道:“我就是看不惯他们这一副高高在上的嘴脸,身上带把剑,就真当自己是大侠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谢明远出身豪门,天生高贵,早就养成颐指气使的态度;而那郭仙子平时也是群星捧月的人儿,集百千宠爱于一身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样的人,指望他们好声好气说话,根本不可能。

        气势都是长年累月养出来的,再想改,非常难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呵呵一笑,他也不想分说什么去改变猪妖的想法。况且,他本身就很赞同。

        吃饱了,继续往上走。

        时间在移动中流逝,到了傍晚时分,气候突然发生了变化,高空之上竟闷闷的响了几声雷。

        雷声过后,风变大了些,阴沉的云朵出现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抬头望望天空,喃喃道:“这是要下雨了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个季节的雨,虽然不会下很大,但会非常缠绵,一下起来就不会罢休,连绵好几天。

        出门在外,最麻烦的便是雨天。叶君生的永字八剑固然吸附了一缕水遁之法,可以做到滴水不沾身的程度,但不可持久,损耗起来,目前最多只能支撑一炷香时间,于事无补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不由加快了脚步。

        风越发大了,吹得呜呜作响,天空更加阴沉。不过好在,也已登顶,举目一看,就见到一座规模甚为庞大的庙宇出现在眼前,虽然看起来颇为敝旧,但整体依然整整齐齐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走到近前,见正门挂一副横匾,上书三个烫金大字:“山神庙”。两边题写对联的木板已腐朽破烂,字迹难以分辨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座山峰的顶上,居然有这么一座偌大的山神庙,倒有些出乎叶君生的意料之外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庙宇的样子,起码屹立在此数十年了,荒弃已久,早没有了香火祭奠。

        地有土地,河有河伯,山有山神,难道说昔年以前,此地也属于一处神仙的神庙?

        原来世事变迁,沧海桑田,就连神仙都抵御不住呀。(未完待续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