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小说 - 武侠修真 - 人神在线阅读 - 第一百零五章:勾引

第一百零五章:勾引

        深秋,山林之中有枫树在的地方便呈现出一树火红的境况,远远看上去,宛如一束明艳的火把在猎猎燃烧。

        其中又有诸多不畏寒冷的松树柏树,枝叶依然苍翠碧绿。

        满山遍野,都是各种各样的树木,有的参天而起,都不知多少树龄的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此地,已隶属贺兰山脉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前一世,叶君生印象最深的,对于贺兰山脉的认识来之那一首千古名词《满江红》“踏破贺兰山缺”。

        如今时空变幻,或者此山早非彼山。但这一些,本就不是关键,关键在于,叶君生来到了这个世界,来到了此山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身边有猪妖,他倒不怕迷失路途,只是随心所欲地行走着,没有目的,没有一成不变的方向——心想往哪里去,腿就往哪里走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喜欢这样无拘无束的感觉,正如歌儿有唱:“人生来〖自〗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扯得有点远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放下包袱,寻一块林中大石坐下来,休息——其实他本来想背一方书筪出门的,那个装备所能容纳的空间更大,更稳固。不过因为要走山路,由于书筪的体积过大,并且不能变形,行走之际恐怕有阻滞,这才用包袱。

        深以为憾。

        或者前世过于推崇《倩女幽魂》,对于哥哥背着书筪的飘逸形象很有感觉,故而一直想山寨个造型什么的。

        窃以为,那才是一个读书人最洒脱的形象。

        噗!

        打猎的猪妖回来了,嘴里叼着一只獐子。来到山林上,它威风八面,简直比山大王老虎还要生猛。以它如今的修为,那老虎见到它,只怕会马上逃之天天吧。

        老生常谈“扮猪吃老虎。”这话放在猪妖身上就不合适了,它还用扮吗?

        有猪妖打猎,食物方面的问题迎刃而解,根本不用操心,包袱里都带着盐巴等调料呢。至于喝的,山泉清澈,潺潺而流,掬手可饮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堆篝火声起,开始将剥杀干净的獐子架上火去烤。

        那边猪妖已露出一脸馋相来:老爷的手艺好着呢,烤肉特别好吃。

        傍晚时分来临,有群鸟归林,吱吱喳喳叫唤着,为静谧的山林增添许多热闹。

        吃着烤肉,听着鸟鸣,心境自然而然就平静下来,有一种回归大自然的闲逸之感。

        这般休闲的意味,在忙着赚钱的现代社会,是很难很难感受到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仿佛,近期老是回想起以前的事情……是怕自己忘却吗?还是要时时提醒自己的来历?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晃一晃脑袋,哑然一笑。不过他并不觉得这是一件坏事:人活着,最重要的便是不要忘了己身。

        解决了肚子问题,开始寻觅过夜的地方。也好找,选岩石形成的天然洞穴皆可,主要有石头遮顶,不怕下雨。至于蛇鼠兽类,有猪妖在,妖气jī发,它们有多远跑多远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一种本能上的畏惧,正如老虎一吼,百兽退避一个道理。

        很快,叶君生就在半山腰一堆岩石丛中,找到一块适宜的地方,因为不靠近地面的缘故,显得很干燥,把被单往上面一铺,就是一张床。至于天气,自从他阳关之境稳固后,再加上有永字八剑护体,对于寒冷的抵抗力明显增强了许多。固然还无法如传说中的神仙一样,寒暑不侵,但起码体格强横了不下一个档次,不会像寻常人那样,被冷风吹打就抖瑟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篝火依然,叶君生取出天地玄黄顽石印,进行每天必过的炼化工作。虽然目前遭遇瓶颈,难以寸进,但水磨工夫有一点就做一点,始终不是坏事。

        如今,这方先天纯阳之宝的禁制已被他破解到了第八层,一些玄妙功用逐渐被开发出来,非常实用。

        例如阵法运转,就可以隐匿顶上灵光的那一缕白色道气,藉此瞒天过海,这才能在措手不及的情况袭击了张灵山,占据主动。如果正面硬碰硬,加上猪妖,就算最后能战而胜之,恐怕也得付出惨重的代价,不吐一斤几两血,不会罢休。

        以有心算无心,事半功倍,顺利得多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可是很认可这样的战略方针的,他又不是打不死的小强,每到要死要活的时候就呐喊一声,那啥小宇宙就爆发了,忒累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这也是他一路来,还不曾遇到真正的硬渣子,要拼的时候,还是需要赤膊上阵。

        炼化功夫做完,又掏出《灵狐图》来。话说很久了,那狐仙都不再显灵,仿佛完全的沉寂下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练就阴神出窍时,曾进入这副图中,知道其中另有乾坤,相当于一件法宝存在。但奇怪的是,里面的世界只有山林,见不着那坐在岩石上安心读书的小白狐,可当阴神退出来,平面而观时,小白狐栩栩如生,不曾消失。那时候,它还朝叶君生眨了眨眼睛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二次异象。

        话说,这个属于抛媚眼吗?

        我看是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美滋滋地想着,他从不掩饰自己对于这位神秘狐仙的好感,以及好奇。皆因他穿越者的人生,因她而发生根本性的改变。否则穿到一个浑浑噩噩的书痴身上,就算再奋发,估计也只能靠科举混饭吃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碗饭,绝不好吃,若没有些特殊手段,得罪了人的话,只怕前程就被扼死在一个小小的天地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比如说,彭城县试那一会。假如大圣不出手,莫说得不到县试第一,门槛边都挨不到去,直接就被胡县令给丢垃圾堆里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经过一番精心研究,叶君生隐隐得出一个结论,那就是他觉得《灵狐图》上的狐仙不存在真身,而仅仅只是一缕魂魄依附在上面,才勾画出一只小白狐的形象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事关重大,画轴的秘密他一直保守得很好,故不曾发生什么问题,自从经历大圣事件后,叶君生更加的谨慎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番出来,同样有想尝试下【更多武动乾坤请进入】能否jī发狐仙再度显灵的念头。

        深山大泽之中,远离人群,不存在血气冲击,正是狐妖鬼怪所最喜欢出没的地方。

        书本上的志异小说,所发生的地方背景,基本都是荒野之所,或者废弃的古寺,或者书生离群索居,在山上搭茅庐居住,这才有狐仙来,红袖添香。

        为什么小说中的主角都是穷酸书生?只因唯有他们才会到山上住,有钱的人家,谁吃饱了撑着才会自找苦吃。

        贺兰山脉,绵延千里,山势奇特,大部分的地方都荒无人烟。如此险峻地形,没有古怪才稀奇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就想遇上这样的古怪,总比呆在冀州城中不出来的机会多得多了。该主动的时候就该出动,坐着等机缘,要何年何月才行?尤其眼下遭遇瓶颈,更不是靠时间积累就能突破的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端详一会后,他将《灵狐图》收起——此图本身就是一件法宝,质地非凡,不畏水火,因此不怕损坏。

        咦,猪妖呢?

        抬头一看,不见猪妖行踪,便走出来,四下顾望。片刻之后就见到它迈着四蹄,在林子里转悠,嘴里念叨道:“有木有妖怪妹子,有就出来邂逅下啦。俺老猪正空虚,寂寞,还感觉冷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夯货,出城后,明显活泼多了,看来开后宫的伟大理想已死灰复燃。

        发现叶君生走了出来,猪妖连忙跑过,道:“老爷,你功课做完啦?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没好气地道:“夯货,你在干甚?”

        猪妖嘿嘿一笑:“散步呢。你放心,守夜的事情全包在我身上了,连蚊子都不敢叮老爷一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话音未落,嗡嗡嗡,一群山蚊子非常嚣张地盘旋飞过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靠,本猪大神不发威,你当我是假的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口一道气息喷出,效果好过黑旋风,一群蚊子登时全军覆灭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道:“反正要注意点,此地不同寻常,又不了解,凡事当小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猪妖点头应是:“老爷你且去睡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不再言语,他比不过猪妖体格,走了一天山路,确实感觉乏了,就返回岩石底下,躺着睡觉。

        篝火却不熄灭,依然猎猎燃烧。

        猪妖没有走太远,就在附近溜达,间或跑到岩石上,作孤寂赏月状。

        今晚的月亮,竟不比十五的时候差,光华明亮,轻盈地照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    猪妖忽而眼神一愣,原来它顾盼之际,竟发觉上方的一片林子里竟然飘来一张丝绸手帕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手帕,就像一根轻飘飘的羽毛,随晚风而动。显得飘忽不定,但又好像有灵性般,一荡一荡地直朝着猪妖吹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猪妖双眼瞪大如铜铃,滚圆滚圆的,一动不动,直到那方手帕轻轻地蒙盖下来,恰好披在它的猪头上。

        鼻子一嗅,一股渗人心肺的芬香扑鼻而来,就像女子的体香,充满了诱惑感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香呀!”

        猪妖似乎已迷醉,感叹一句,等把手帕吹开,再往上方林子仔细看去,就见到其中一棵大树后面探出一条光洁白皙的长腿,柔弱无骨,美不胜收。

        猪妖“咕”得一声吞口口水,猛地扯开喉咙发出破铜锣般的吼声:“老爷快起来,有妖精勾引俺老猪啦!”

        这突然一声吼,惊得山林中宿鸟扑扑乱飞,当真有几分荡气回肠的威势。(未完待续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