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小说 - 武侠修真 - 人神在线阅读 - 第一百零四章:收获

第一百零四章:收获

        “夯货,交给你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手里拿着数样从张灵山身上搜出来的东西,然后示意猪妖逼供,以及处理后事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方面,自然要交给专业人士来做;为了不惊动他人,需要带张灵山远离官道,在偏僻处动手。

        猪妖眼睛放光,道:“老爷尽管放心!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不理会它会如何做法,但相信此后,张灵山就永远失踪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手里的东西,一些钱财先放在一边;有一枚度牒,上面详细记载了张灵山的身份来历。这样的物品不能留着,看完后就要毁掉;然后是一张符文流转的篇章,一看就知道是神通功法来着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可是好东西,如果适合的神通,自然要学上手,多一分手段,多一分实力。

        当即意念驱动,探入到篇章中,粗粗一看。原来是一篇养生功法,名叫《长春十八段》,持之以恒修炼的话,能延年益寿,虽然非战斗性,但却是人生根本。只可惜此功法大成后,最多也就是长命二三十年而已,远称不上大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另外,还有两粒朱红色的丹药,闻一闻,芬香扑鼻,却不知道是何名堂?

        除此以外,其他就没什么了,端是有些寒碜,与其一门之主的身份颇不相符。其实张灵山全身身家最为宝贵的便是一口法器松纹剑,但在般若寺与大圣争斗之时,砍破了刃口,故而拿回景阳山返修去了,没有带在身上。

        话说回来,一般术士,身上也不可能有太多东西。就算修为极为高深的,有一件本命法宝就够了,譬如蜀山剑修们,全身家当基本就是一口剑,一剑破万法,精工于此,比学乱七八糟的东西好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过得一会。猪妖摇头晃脑地跑了回来,瞧它的样子,分明吃了个囫囵饱——这夯货。从来就不是善茬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自问自己也不是圣人,敌我分得很清楚。相信如果自己暴露被抓上了三十三天,下场一定不会文雅。

        猪妖鼻子一嗅,仿佛闻到了好东西。随即目光就盯住叶君生手里的丹药,口水哗啦啦地流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手一抛,丢过去一粒。

        猪妖当即吞进了肚子里,叹道:“养生丹,真好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知道这丹药来历?”

        猪妖犹自很眼馋地看着剩下的一粒。咂咂嘴:“俺老猪可是看过丹书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偷看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下叶君生真得有些意外,看来这夯货还有不少私货呢。

        猪妖傻傻一笑,却被叶君生说中了。它开窍之后,云游四海,到处折腾,机缘巧合之下,被它偷看到一卷丹书,学到些见识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当即问它。倒也了解不少。

        修道修道。除了术法神通,炼丹亦不可或缺,占据重要的比例。但炼丹并非易事,除了技术不可含糊之外,原材料也极为重要。等闲的药材,根本入不得单方。需要年份足够的,才有入药的资格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些。都堪称天材地宝类型的了。至于市面上所流传的,号称百年。乃至于千年的药物,基本都是噱头。比如十几二十年的,就敢称百年;四、五十年的,对外那就是五百年的东西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炼丹属于大学问,猪妖不过略懂皮毛而已。其实那养生丹,并不属真正的丹药,只是吃了之后,能提神聚气,驱散疲劳,长期服用,同样有延年益寿的作用,故名“养生”。

        将剩余的丹药包好,叶君生问道:“夯货,在道士口中可曾逼问到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猪妖嘿嘿一笑:“俺老猪出马,当然没问题。这牛鼻子本来还挺嘴硬,不过咱一出绝招,他就吓得屁滚尿流,全部招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可以想象它的绝招为何招,不禁一阵恶寒,心想张灵山好歹也是一门之主,被一头公猪拱了,只怕活活都会气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此地不宜久留,我们边走边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当即沿着林子小径离开,一路上猪妖将审讯到的东西源源本本道出——

        听完之后,叶君生不禁感到有些侥幸:这张灵山的嗅觉端是灵敏,凭着一个民间议论的外号就找上门来,若非早有防备,恐怕都着了道。看来以后自己得更小心些,尽量不要留下蛛丝马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走吧,去贺兰山!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大手一挥,转上官道,健步前行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独酌斋后院,江大小姐望着那一头牛与大肥猪,怔怔有些发呆,对着正在喂食的叶君眉道:“君眉,你哥哥发疯,你怎么不劝他,反而跟着他一起疯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眉嘻嘻一笑:“我才不管,哥哥要我怎么做,那就怎么做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江静儿不由翻个白眼,心里着实有些不明白,叶君生买这猪牛回来作甚,难道真要养肥了好宰杀了过年?

        唉,算了,他做事一向稀里古怪,由他闹去吧。反正他不是等闲之辈,总有其道理。

        只不知道,他现在走到哪里了?端是狠心的人,说游学就游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干嘛要担心他呢?

        以他的本事,还需要人担心吗?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云海,仙山。

        其中一座势如龟壳的大山中,一座金碧辉煌的大殿横空出世般兀立着。大殿后面,圈起一个小院子,四周无数符箓流转,形成一个监狱般的所在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圣便卧在这里头,骤然间,一道符箓脱离,如离弦之箭刺来。青牛发出一声咆哮,通体激发出一圈淡黄的光芒,好像护罩般保护着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嗤!

        符箓碰撞到光芒上,顿时势头一滞,竟打不进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外面,向天笑失声惊呼:“天地玄黄顽石印?”

        边上一位老者叹了口气:“天笑,你看错了,那是青牛自身所学的一项神通《牛魔护身大法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向天笑整个人怔住,嗫嚅道:“这么说宝印根本不在它身上,我们被误导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哼,这青牛老奸巨猾得很……天笑,此事怪不得你,你又不曾见过真正的宝印,自然会被欺瞒过去。只怕它故意这样做,好把消息宣扬出去,给峨眉蜀山等知道,它才能浑水摸鱼,创造逃走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向天笑狠狠一跺脚:“那现在峨眉蜀山都有人来,我们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    老者瞥他一眼,悠然道:“天塌下来,自有高个子顶着,你担心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向天笑搔搔头。

        老者似乎已看透他的心思,道:“天笑,你擒拿回青牛,始终属于大功一件,宗门有功必赏,你就不必多说,听候安排即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闻言,向天笑大喜:听长老的意思,他有可能会被封神,到红尘吸收香火念力呢。

        那样的话就爽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三十三天,宗门不少,但神职就那么几个,因此为了争夺名额,互相之间的斗争不曾停歇过,每五十年就重新封神一次。届时哪个宗门的实力强横,便能占得先机,多捞些名额。

        向天笑喃喃道:“长老,我是听说燕非侠与赵峨眉都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老者一嘟嘴:“那又如何?你大师兄在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提到大师兄,向天笑双眸顿时有崇拜的光芒闪出,脑海里自然而然闪出一个身材高大,仿佛能顶天立地的形象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对呀,有大师兄在,羽化道的年轻一辈始终不会输给蜀山与峨眉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心情莫名兴奋,道:“长老,我想过去看一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老者一挥手:“去吧,多观摩下,对心境修为有补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向天笑不作停留,赶紧跑了出去,因为心情激动的缘故,足音都显得有些急促。

        老者一听,顿时了然,摇摇头:年轻人始终是年轻人,还需要养气……转首面对青牛,朗声道:“青牛,别以为你耍些小花招就能脱身,如果你一直不肯说出宝印下落,就算将你镇压百年,镇压到死,你都不可能出去……我说青牛,你的前主人早已身死道消,你又何必顽固,还替他保守秘密?”

        青牛眼睛一扫,忽而桀桀一笑:“老头休得聒噪,老牛我若果想明白了,自然会开口说,现在嘛,再想想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哼,朽木不可雕也。那你慢慢想,在这方阴阳天地圈中,你连修炼都做不到,看你能犟硬到几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一甩袖子,气哼哼离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院子里,顿时剩得大圣一个,它抬起牛头,望望干净得像一面镜子的高空,心里暗暗道:老爷,我所能做的,便是这些,其他都要靠你自身的努力了……相信你,一定能够做到,闯上这三十三天来,成就一番惊天动地的事业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那一晚在般若寺,面对向天笑的攻击,它所展露出来的,便是《牛魔护身大法》。因为它根本就没有炼化天地玄黄顽石印,只是单纯将其当食物般吞进肚子里而已,如何能发挥出来?

        之所以没有点破,只是觉得时机不成熟——有时候说真话,都要考虑再三,别人才会相信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圣阅人多矣,深喑此道,如果当其时就说了,反而更会引起怀疑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三十三天在哪里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在很远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有多远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的想象有多远,它就有多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夕阳之下,一个人,一头猪,相伴而行。(未完待续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