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小说 - 武侠修真 - 人神在线阅读 - 第一百零三章:杀机

第一百零三章:杀机

        官道笔直而去,一直延伸到远方——不管你走不走,路都在这里;所以做选择的,永远都是人。

        选择了什么样的路,就会怎么样走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中秋已过,秋意渐深,西风吹来,路边的树上有黄叶飘零而下,仿佛人的命运一般,充满了不确定性。

        一片黄叶落向疾奔的张灵山身上,但刚靠近尺余处,顿时被一阵无形的气机震得粉碎,殊为奇观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此时官道上行人寥寥,并没有人注意到这一点。

        为了提速,张灵山分明用上了法力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修为,固然没有达到散仙之境,无法御风而行,但法相境界早已稳固,可以驱使出增加速度的术法来。端是健步如飞,行人们只觉得眼一花,道士的行踪便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还都以为看花眼了呢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口气赶了十余里路,仍然不见叶君生踪影,张灵山心里隐隐有些焦虑:按道理,如果叶君生步行的话,自己早该追上了,难道他练过武功不成?

        天华朝读书人兼且习武的情况不算罕见,六艺之中,本来就包括骑射。而在公众的认识里:文武双全,才是大才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叶君生开窍成为术士的可能性,不予考虑。皆因如果能开窍,早投奔各大山门求长生去了,岂还会浪费时间留在红尘里念“之乎者也”。

        对于真正的术士而言,荣华富贵,功名利禄,唾手可得,尽皆浮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哼,不管怎样,找到他后,当施以望气之术看一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术士可以观望他人顶上灵光,但望气费神,不可能逮人就观望。白白损耗法力,甚为浪费。然而对于潜在的对手,那就不同了。自当知己知彼。

        又赶了一里来路,终于看见叶君生独自一人走在路上,脚程端是不慢。

        张灵山停住身影,灵眸运起。举首望去,就见到叶君生顶上灵光,一盆血气,颇为旺盛,绝非寻常书生所能比拟。

        嗡!

        忽而一声细鸣。张灵山觉得眼眸被闪了一下,有些生涩感,却是被血气中的一根霞光文气给反噬到了——

        凡人五色灵光,只要某一色达到一定的程度,都会对神通产生或轻或重的反噬作用。尤其诸如张灵山这般,修为不甚高深的,反噬的效果会强烈些。

        文气!

        这书生竟凝聚出了一丝文气,当真不容易。

        张灵山见多识广。明白凡人五气之中。官气威力最大,其次到文气,再其次到煞气,然后才是富贵气,以及最基本的血气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还好,除了血气文气之外。再无其他气息存在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不由分说,身形疾掠过去。一把抓住叶君生,嗖的就没入旁边一个小林子。这才放下对方。

        突然被抓,腾云驾雾飞了一段,叶君生面现惊惶之色:“你,你是谁?”

        张灵山身穿八卦道袍,形象飘然,见到他慌张的神情,不由会心一笑:“你可是‘猪牛秀才’叶君生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错,就是我,道长为何无缘无故抓我来此?”

        张灵山打量着他,不疑有假,便道:“听说你家里养着一头牛一头猪,我想让你带我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狐疑地道:“你想怎地?”

        张灵山道:“就看看,别无他意,走吧,带你回城去。”说着,把住他的手,就要启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怕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似乎吓得不轻,手脚乱动。

        张灵山不由有些失望:对方这般表现,和一名平凡的读书人几无差别,恐怕是自己多心了,以青牛的身份来历,怎么可能会跟他有联系?

        嗤!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的手乱动之间,右手食指有意无意地恰好正点在张灵山的胸口之中——点笔剑意激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    只一瞬间,张灵山就感觉到了不妥,但咫尺之际,哪里能躲避开来?只觉得剑意入心,如受重锤,他大叫一声,却也勇悍,并不第一时间逃避,而是掌心吐劲,狠狠朝着叶君生脑门拍落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早料到如此,剑意激发之后,马上一个翻滚躲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给我躺下!”

        张灵山喝声如雷,化掌为拳,一道拳罡浑如实质般,凌空直打叶君生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想都不想,反手一记竖笔剑意劈出,与拳罡相撞,蓬,两道力量激烈冲突之下,发出巨响。

        噗!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当场吐出一口鲜血,人后翻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好霸道的拳力,若非先前袭击了对方一剑,恐怕这一拳自己根本承受不住。

        张灵山见他不倒,也有些意外:这书生刚才偷袭的招数,绝对不是武功,而更像是神通,难道他也是一名术士?可为何观望不到他的灵光道气?

        怎么可能?

        想要隐匿道气,就算散仙境都做不到,除非身上有极其玄妙的能隐收气息的法宝——

        法宝?

        他脑海灵光一闪,似乎想到了一个极其震撼人心的可能性:难道说他与向天笑,乃至于整个三十三天都在苦苦追寻的宝贝,竟就在叶君生身上?

        这,这个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张灵山的思路,竟出现刹那间的停滞。

        那边叶君生猛地爬起,脚步有些踉跄地往树林子逃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见状,张灵山不再迟疑,连本来想通报向天笑的念头都抛诸九霄云外:只要拿下叶君生,那方法宝就属于自己的了!

        一丝贪念好像被浇了仙水的种子,急速膨胀。自己虽然被偷袭了一剑,受了内伤,但比之对方还胜出一筹,绝对占据上风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在本道面前露了马脚,还想走?”

        吃喝声中,张灵山法力运转,高高跳起,要用一记凌空姿势,狠狠地扑向叶君生。

        呼!

        劲风起处,旁边一株枝桠浓密的树木上,一大团黑影猛地窜出来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恶狠狠地撞到他身上。

        伏击。又是一次蓄谋已久的伏击。

        张灵山感到对方硕大的脑袋像如铁如石,撞在自家身上,仿佛都听见了骨头断折的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失控的身子一连撞断了两根碗口粗的松树。然后才重重的摔倒在地面上,鲜血不要钱般从口中吐出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这还不是噩梦的终结,就见到那头肥硕非常的大肥猪极其兴奋地哼哼两声,用一种猴子般的敏捷动作。哼哧哼哧爬上就近一棵树上——这个世界太疯狂,别说母猪,公猪都会上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尽情享受俺老猪的热情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猪妖在树上大叫一声,然后四肢张开,从高处呼啸扑下。就像要给地面上的张灵山来一记火辣辣的拥抱一般。

        简直就是要命的拥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啊啊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张灵山不甘坐以待毙,奋起最后一点法力,间不容发之际整个身子就往旁边挪开尺余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无耻!”

        猪妖嗷嗷大叫,然后非常生猛地把地面砸出个大坑,只啃了一嘴泥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幕,其实有些滑稽,但张灵山如今哪里还笑得出?只觉得满嘴都是苦涩,许多事情突然间明朗起来:猪牛秀才。原来真是猪牛秀才呀!

        只可惜。有些事情知道得太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躺在地上,张灵山只觉得全身骨头都散了架,就连坐起来都做不到,先是挨了一记剑意,然后被猪妖炮弹般一撞,他还没有死。已算万幸。至于打不死的小强,应当属于传说中蟑螂妖才是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眼睛张开着。然后眼帘便映出叶君生的身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,逃不掉。三十三天一定会找到你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有些微弱的声音,从满是血的嘴里挤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面无表情,淡然道:“不用找,总有一天,我自己便会上三十三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不是早知道我们在找你?故意留下这个破绽,才好示敌以弱?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摇摇头:“我非神仙,哪里能预知过去未来?我只知道,一定会有人在找我,又恰好是你,如此而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从大圣出事,自己拿到了天地玄黄顽石印,他就心生戒备,小心了很多。大圣既然将宝印托付给他,那就表明在它那方面,肯定不会漏嘴;需要提防的,该是自己这边的蛛丝马迹,不要被人查到自家和大圣之间的关系即可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补救局面的方法说难也难,说不难也不难,最好的办法就是买一头普通的牛,一头普通的猪扔回后院里养着,它们的特征要弄得跟大圣和猪妖相似,才能达到鱼目混珠的效果。如此,就连猪妖都不能抛头露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与此同时,他还想依仗天地玄黄顽石印的功效,冒险一下,看能不能勾引出俘虏了大圣的人,以套取些情报来。老是被人窥视算计的感觉不好受,该主动表示一下,以证明自己绝非小受类型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闭关埋头,辛辛苦苦炼化法宝,为的便是这一天。否则身怀重宝,一天到晚藏着掖着,担惊受怕,总不是个事。那和百万富翁为怕绑架,每天吃青菜萝卜装穷有什么分别?

        果不其然,张灵山出现了;当然,如果来的是向天笑那种级别的,自然会有另一套方案应对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大秀才会说独酌斋后院里,已经有一头独角青牛,以及一头三百多斤的大肥猪了吗?

        既然决定出外游学,该交待的,就一定会交待清楚;该处理好的尾巴,也一定会安排妥当。

        等游学回来,刚好能将牛和猪宰杀了,过个肥年。到时候,谁还会念叨他是个猪牛秀才?

        三十三天的世界,毕竟太远,不可能咬着他一介书生不放的。况且,叶君生相信,大圣那边肯定会为他做些事来分散注意力。(未完待续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