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小说 - 武侠修真 - 人神在线阅读 - 第九十九章:不服

第九十九章:不服

        李逸风面带笑意,毕恭毕敬地从丫鬃手中接过那沓纸,但当打开见到上面清秀的笔墨所写内容时,笑意顿时凝固,仿佛刹那间被泼了一脸的浆糊,惊愕之情溢于言表,而且非常夸张一“这……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旁边诸人见他如此失态,都好奇地凑过头来,待看清公主所给出的结果,脸上神态,与李逸风如出一撤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没眼huā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怎冻可能是他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公主是不是看错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些议论却是压低了声音,免得传入公主耳朵里,毕竟不妥,难不保还会被治上一个大不敬的罪名。

        皇室之内,禁忌良多,岂是一般人所能触犯的?

        只是,这个结果委实匪夷所思。

        十二只眼睛,看了一遍又一遍,直到把一笔一划都要瞪出huā来了,这才吐一口气,面面相觑,印证彼此都没有看错。

        李逸风忽然觉得额头有些汗流下来,顾不得拭擦,赶紧往下翻,就翻出一首不曾审阅过的词,词牌为《临江仙》:“梦后楼台高锁,酒醒帘幕低垂:去年春恨却来时,落huā人独立,微雨燕双飞。记得小眉初见,两重心字罗衣,琵琶弦上说相思:当时明月在,曾照彩云归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此词大好,情景交融,意境凄清,将人世情怀,思忆情愫熔于一炉之中,堪称婉约至极,无以复加一一再看后面署名赫然为“叶君生”三字。

        诡异说不出的诡异!

        六位评委,每人现在流露出来的神态都与“诡异”一词密不可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天寿,你说说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子清,你怎不先说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咳,逸风兄才高八斗,还是你来点评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众人你推我,我推你,始终无人愿意先开口,如此氛围简直前所未见,史上没有发生过。

        最终结果迟迟不揭晓,三大书院的生员们等得有些焦急了,纷纷嚷嚷起来,颇有督促之意。

        黄元启一咬牙,道:“不如我们一起去找公主,说道说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也是最适合的作法了,于是六人一起来到公圭所在的帐篷外,自不敢进去,而是候在外面靠丫鬟传话。

        李逸风道:“公主,叶君生所作《临江仙》,确实好词,只是此词似乎与中秋佳节无关,定为头魁,恐怕不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片刻后丫鬟出来:“公主要问你等三个问题,第一,叶君生此词呈送,可符合规矩?”

        李逸风垂手回答:“符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第二本次诗会题眼为‘月”此词可符合?”

        李逸风一想,只得回答:“符合。”题眼这东西,本来就定义很广泛,解读之下,多少都能圆回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第三,你们让公主定夺谁为诗魁,现在公主旨意已下,做出了选择,你等还有什么问题?”

        李逸风等人为之哑然心道:我们让你从郭南明和柳临渊两人当中选,可没想到你会凭空选出一个叶君生来呀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这话是不可能说出口的,找死吗?

        话说到这个份上了,他们还能说什么?正如殿试之际圣上点状元,可真是看文才?往往一眼扫下去,见谁长得顺眼,金口一开,他就是状元爷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的情况何其相似,倒不是说那首《临江仙》不好,论水平造诣,秒杀郭柳两人的作品毫无问题,只是有些不应景。况且,眼下的情形突然宣布叶君生为诗魁,那后果简直不堪想象,不jī起群愤才怪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呀叶君生,你说他到底是个什么人?本以为他不参加,为之惋惜,可当他以这样的形式出现,却像一块骨头卡在喉咙那里去,呛得几乎要断气。

        再说,他不就是个破落户子弟吗?怎么可能蒙得九公主青睐,一力推荐?

        突然间,李逸风与黄元启对视一眼,却是想起那位爷在独酌斋买字的事情,他们脑海里仿佛放电影般,登时记得当初所购买的那幅字,就是“当时明月在,曾照彩云归”之句。

        来龙去脉,豁然贯通。

        深,这水深着呢!

        两个老狐狸对视一眼,额头都有些冷汗冒出来。想到更深一层,也许整件事那叶君生根本不知道,而纯属于歪打正着,莫非正应了那句“傻人有傻福”?但无可否认,他背后突然多了一位九公主,在前程上,已是豁然开朗。

        九公主生性淡泊,不假颜色,如今居然对叶君生青睐有关,可想而知对他肯定非常欣赏的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有贵人赏识,往往是一个读书人飞黄腾达之时。

        杜子美有诗云:“余亦能高咏,斯人不可闻”。说得便是一个典故:东晋时代,郁郁不得意的袁弘在中秋之夜,泛舟湖上,高声吟诵自己的作品,不料恰好被同样泛舟赏月谢尚大将军听见了,大力赞赏。袁弘就此名声大振,平步青云。

        诸多青年才俊,抢着去参加各种各样的诗会,搏出位,绝非仅仅是为了名次,更多的是想藉此得到贵人的赏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才是根本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倒好,叶君生没来参加诗会,却得到了九公主的力荐,说起来还真有些啼笑皆非的感觉,这让三大书院的生员们如何接受如此无稽的事情?只怕会有人接受不了,当场就跳下孤云峰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这个结果必须要公布,莫说一个地方诗会的头魁,就算九公主钦点叶君生进入国子监当监生,那也是毋庸置疑的事。公主开了金口,这事就已脱离正常的轨道,不再受评委们控制。

        更何况,程序上!切符合,那首《临江仙》亦为难得一见的传世佳作。

        果不其然,当李逸风代表众评委宣布这个结果之后,偌大的〖广〗场死一般静寂,然后就是汹涌的质疑声:“叶君生不是说不参加的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的词是谁带来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知道呀,谁能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词虽然好,但只是带个‘月,字,这样也行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对,诗会可没规定非要怎么怎么写,扣合题眼即可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帐篷之中坐着一位公主,除了评委们以及少数官员外,普通生员们根本都不知道,自然无从明白。

        疑惑、愤然、质问等等非议将孤云峰变成了噪音的海洋,同样传到了公主的耳朵中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忽而嫣然一笑:“赵峨眉,你任性了……,只是,任性一下也很好玩的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依稀间,仿佛卸掉了戴在脸上很久的一副面具,而找回了那一份童真年代的快乐。

        无论多少钱,无论多重的权势都找不回的那种快乐。

        手里拿着《临江仙》的抄录本,郭南明好想哭,却又想笑,哭笑不得的表情拥挤在脸上,煞是精彩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另一边的柳临渊最是憋闷,一口气憋着,像个蛤蟆,脸色几度变幻,幸好他身子骨过硬,没有吐出一口老血来,最后冲出喉咙的是一声咆哮:“我不服!”

        狠多人都不服。

        事情曲折离奇,峰回路转,好像变戏法般,实在令人接受不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走,我们回冀州,揪叶君生出来,讨个说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天谷书院和白水书院的生员们不能找评委撒气,他们也不敢,孤云峰之上可有上百精兵维护秩序呢,于是念头一转,干脆去找叶君生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呼百应,群情汹涌,就开始下山。

        李逸风见着这般情景,暗暗为叶君生捏了把汗。不过他知道就算那些生员们再愤怒,也不会动手的。正所谓“君子动口不动手。”大不了找叶君生讨个说法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只希望叶君生能顶得住这一番口诛笔伐。

        夜已经深了,热闹了大半宿的冀州城开始变得安静。只有街道两边的饮食摊档还没有收拾,继续做着营生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他们还想等待孤云峰诗会结束,到时参加诗会的人便会赶回城来,会掀起新一轮的消费热潮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一中秋佳节,普天同庆,今天城门都没有关闭,可〖自〗由出入。

        果不其然,没过多久,一辆辆马车奔驰进城,马车上的标志标明他们属于天谷书院和白水书院。

        孤云峰诗会结束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当摊主们满怀期待之时,就见到一辆辆马车不作停留,直直地使过去,最后来到南渡巷那边,停在独酌斋面前,围拢起来,个个大喊,叫叶君生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其时叶君生正睡得迷迷糊糊的,听到吵闹声,不禁眉头一皱,披衣出来,让同样受惊醒的叶君眉待在屋里,自己开门出去看怎么回事?

        当见到黑压压上百人时,不由一怔:这些人吃饱了撑着吗?三更半夜闹上门来,还让不让人睡觉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幸而这时黄超之也赶了回来,口齿伶俐地陈述了事件过程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一听,哑口无言,这情节怎么像存在主义的荒诞小说呢?

        就听得以柳临渊和赵庆宝为首的两家书院生员,振臂高呼“不服。”说叶君生一定买通了评委,佝私舞弊云云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听得不耐,冷笑道:“你们要怎地?”

        柳临渊愤然道:“反正我们对你那首《临江仙》夺魁不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呃,那么我换写一首呢?”事到临头,根本解释不通,只能换个方法解决。

        柳临渊一听,声音徒然提高:“如果你重新写一首能让我们服气的诗词来,我们马上就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不再废话,返回屋中,不过片刻就写就一首,拿出来给柳临渊:“你们看这首如何?”

        目光在笔画森然的字句上滑过,先是一阵沉默,然后还是默然,再然后,一架架马车灰溜溜走得无影无踪了…”(未完待续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