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小说 - 武侠修真 - 人神在线阅读 - 第九十四章:更好

第九十四章:更好

        茫茫有天山,山在虚无缥缈间。

        远离红尘世道,自成一方世界,座座苍翠山峰如岛屿般浮立在无边无际的苍茫云海之中,一朵朵,远远看上去,就像青色的瓷画。

        huā朵之上,一间间琼楼玉宇拔地而起,通体光华闪烁,隐隐有无数符文流转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一个堪称瑰丽而玄幻的天外世界。

        在这个世界中,向天笑本属于并不起眼的弟子存在。他的修为,刚突破法相,连散仙都没有,自然不可能被封神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这一趟成为仙使,奔赴彭城,意外地居然俘虏了青牛,带引回宗门,不折不扣立下一个大功,当即被赐下一件六重禁制的中品法器——八极斩妖刀。与此同时,他还被授予一件任务,返回冀州,全力探寻天地玄黄顽石印的下落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圣的来历并不简单,如果它有心藏匿法宝,就一定会清理掉诸多的痕迹破绽——那一晚的追逐,其经过的地方达到数百里方圆,任何一个地方都有可能成为藏宝之地。

        大海捞针,不外如是。

        除非有本事将附近的山脉全部梳理一遍,翻开了找。只不过那样闹出的动静非同小可,假如惊动了蜀山、峨眉等宗门,或者释家佛门,鬼修魔门的话,将一发不可收拾,很容易就失去控制。

        三十三天,远非羽化道一家独大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最好的突破口就在青牛身上,只需让它开口即可。但昔年在三十三天,青牛也算一尊大能,虽然因为受伤的缘故实力大减,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,其依然拥有一些压箱子的神通术法,能破除诸如“催眠”、“搜魂”等手段,逼得它急了,大不了玉石俱焚。

        以青牛的犟脾气,绝对做得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不是羽化道所愿意看到的结果。还不如将青牛囚禁起来。慢慢利诱之;另一方面,则让向天笑低调返回冀州城,与张灵山一道暗中搜索。

        只可惜。时任冀州城隍者,为蜀山方面的人,不能加以利用,以免走漏了风声。

        天地玄黄顽石印。先天纯阳之宝,一旦其面世的消息传出,冀州城定然风云汇聚,天地变色。不知多少人会像闻到血腥味的鲨鱼,蜂拥而至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。羽化道也做好了讯息迟早会泄露的准备,他们的策略是抢得先机,如此而已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向师兄,我们该从何着手?”

        张灵山这趟虽然死了个徒弟,但同样有收获,被授予一门神通功法《长春十八段》,修炼之,可延年益寿。固然属于辅助性的神通。然而能延长十几年的寿命。非常实用。

        这门功法如果传到皇帝那里去,恐怕都能换得半壁江山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向天笑回答:“先仔细搜索般若寺一带的范围,看有没有发现。”因为天地玄黄顽石印的先天特性,不能被探测到,就只得靠肉眼观察。诸多神通功法完全没用,工程量可谓十分浩大。

        张灵山问道:“师兄。你说这青牛平时都藏在哪里?”

        向天笑道:“谁知道?依我看,它应该都藏于深山大泽之中。猎食虎豹,进补血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。说的也是,以其身份,自不可能去给寻常百姓种田耕地吃青草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以他们的立场看来,青牛既为牛妖,脾性刚硬,自不会隐于人家之中;反之,寄身荒山野岭,更适合生存。两人又怎么想得到其中的曲折?当初大圣所受的伤势远超想象,几乎丧失一身力量,不得不栖身阿永家中,只是后来吞噬到一团阴魂之火,这才渐渐有所恢复。

        向天笑沉声道:“我们不用管这个,还是先找法宝吧。”当初明明宝印就在青牛身上,确定这一点,依照这条重要的线索追索即可。至于其他,目前根本不宜分心去多想。

        真正的术士阶层与红尘,本就隶属两个世界,判若云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……不过师兄,还要找其他人帮忙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向天笑摇摇头:“就我们两人即可,人多了,会打草惊蛇。据说峨眉派有真传弟子在冀州行走,不可不防。这也是宗门没有让其他人来的缘故,牵一发动全身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灵山慨然应诺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恶,这叶君生是在可恶至极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灵顽不化,枉读圣贤书!”

        状元楼上,赵庆宝柳临渊等人义愤填膺,怒斥叶君生的不耻行径。他们上门讨战,不料对方不但不予理会,还放出一头大肥猪来咆哮,简直闻所未闻。

        当时惊吓之下,有天谷书院的生员崴了脚,走起路来一拐一拐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可听说,这厮是有名的猪牛秀才,家中养着一猪一牛,实在俗不可耐,斯文扫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会吧,还有这样的人?他这也配当读书人,家里养着猪牛,当真是田野村夫所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啧啧,好在他放出来的是猪,如果是牛的话那更可怕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赵庆宝敲了敲桌子:“好啦,郭南明抱病,不敢出门;而这叶君生又畏首缩尾的,看来观尘书院无人矣。今年中秋诗会,正适宜我们反客为主,临渊兄,临渊兄?”

        柳临渊脑海里仍对独酌斋中的两名少女念念不忘,有些怔怔出神,这才恍然道:“庆宝兄所言极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赵庆宝不由意气风发:“哼,本来以为郭南明与叶君生有些斤两,如今一见,实在大失所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片附和声起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望天,叶君生没有应战,而直接放出一头猪来赶客?”

        郭家中,郭南明问刘三公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刘三公子说得眉飞色舞,口沫子乱飞:“可不是吗?狠,太狠了,居然放一头大肥猪出来。你不知道,赵庆宝几个当场就吓得鬼哭狠嚎了,跑得比兔子还快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郭南明晒然一笑:“猪牛秀才,好一个猪牛秀才,还真是有点意思!”

        刘三公子问:“南明,你说叶君生葫芦里到底在卖什么药?莫非他也想学你,养精蓄锐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大有可能,此子本就有些聪明才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刘三公子摸摸下巴:“只是放猪逐客之事,未免不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郭南明一笑处之:“管他呢,反正五天后便是中秋,届时见真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见到他成竹在胸的样子,刘三公子大喜,心想南明肯定有佳作写出来了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独酌斋后院,江静儿有些呆傻地不住打量猪妖,眼眸满是惊异之色。

        猪妖被她看得莫名有些发毛,屁股后一圈尾巴摇了摇,心道:老爷就是老爷,这后宫好生标致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眉将一坛酒倒入食槽内,猪妖赶紧跑来,呼噜呼噜地喝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江静儿奇问:“君眉,它还能喝酒?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眉点头道:“能喝得很,以前还有一头牛……不过它去了个很远的地方,可能回不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就想起大圣,颇为缅怀思念。

        江静儿听得简直有些目瞪口呆:以前听闻有人说叶君生是猪牛秀才,原来寓意在此,太奇怪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呆子的脑袋里到底是怎么想的?

        提及牛哥,猪妖顿时黯然神伤,美酒喝在嘴里,淡淡的没有多少味道,它还是怀念和大圣一起饮食的日子,虽然当小弟,但有别样的温馨。

        老爷,救出牛哥的重大任务就交给你了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哥很忙!

        书房之中,叶君生争分夺秒地在炼化天地玄黄顽石印——他前所未有地感到时间的不够用,只恨不得把一天当中折半开来,变成两天来用。

        天地玄黄顽石印有九九八十一重禁制,破开第一重,只是咿呀学步,稍稍能改变一下宝印的外观,朔造成一方印章罢了。起码要破开前十重,才能掌握到其本身所蕴含的一个极其重要的神通功能——

        炼化隐气!

        说简单点,就是破开前十重禁制之后,即可把宝印炼化入体,并借助其中阵法流转,彻底掩盖住个人的顶上灵光,只显露出血气在外。如此一来,别人都无法看破自家深浅底细。

        此项功能,实在为扮猪吃老虎的一大杀器。

        要知道天高海阔,叶君生所要面对的敌人将会越来越强大,越来越凶猛,没些自保手段,根本生存不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,他仅仅只是破除了宝印的第一重禁制而已,任重而道远,自不能懒怠放松了。要真正做到“两耳不闻窗外事,一心只炼顽石印”非如此,不能突破。因为具备对应的炼制法门的缘故,假以时日,他有信心能做到。

        一百年太久,只争朝夕。很多时候,你不前进,别人就会抢先一步,然后将你越抛越远,直到形成无法逾越的差距鸿沟。

        比起练武,修道更加寂寞。

        嗡!

        嗡!

        在一个不知道是第几天的黑夜来临时,叶君生势如破竹,依仗着法门的指引,居然一口气连续破开了两重禁制,至今总共破开了三重禁制,在第一阶段的战略目标中,快要完成了三分之一。

        疲惫,无休止的疲惫,无论是肉身还是魂神,都处于一种脱力的状态,就连手指头都懒得动弹,于是干脆闭上眼睛,沉沉睡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明天会更好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定!!!(未完待续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