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小说 - 武侠修真 - 人神在线阅读 - 第九十一章:得宝

第九十一章:得宝

        寂寞的夜,寂静的荒野,一切都仿佛沉寂,没有任何的生机存在一一

        “哞!”

        蓦然一声悲枪的牛鸣,声震于野。

        然后一头浑身浴血的独角青牛飞快奔来,口中大呼:“老爷,救我!”

        呼喊声就似在耳边响起,叶君生猛地坐起身子来,发现后背一片濡湿,却是在梦中惊出了一身冷汗。

        窗外天际刚泛起了鱼肚白,远方有鸡鸣起伏

        正凌晨时分,时候还早。

        坐在床上,回想那个梦境,犹自有些心慌。

        发生了什么事?

        以叶君生目前的状况,早已不会轻易做梦的了,泥丸宫中又有永字八剑守护着,能够抵御一般的邪魅入侵。

        但现在,是大圣托梦而来。其一身是血,难道遭遇到了不测?

        想到这个可能性,叶君生凛然心惊:不行,必须出城一趟…,只不过在梦中大圣不曾指明方向位置,天大地大,该去哪里找?

        不管了,朝着般若寺的方位,几率会大一些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一骨碌爬起床来,赶紧洗漱完毕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哥哥,你怎得这么早就起来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眉好奇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有些事要出城一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呃,那你小心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望着哥哥仓促的背影,叶君眉没有多问什么:有些事情,既然哥哥决定要去做,自己就应该支持他。

        事发仓促,叶君生假都不回书院请了,直接奔往城门。等了一会,在守兵悠长的吆喝中,两扇大门终于缓缓打开。等待出城的百姓鱼贯而出,因为无事端,平时都不用检查什么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混在人群中,叶君生心情有些焦虑。

        出到城外,认好方向,迈开大步就走。一边走,一边张望。

        太阳很快就升了起来,散发出光芒,晒在身上,有出汗的热度。约莫走了一个多时辰,依然举目茫茫,没有任何发现。像这般的寻觅,属于大海捞针,基本就靠运气。不过大圣既然有法子托梦过来求救,应该留有后招。

        嗡嗡!

        他正用袖子擦了把汗,猛听到一阵“嗡嗡嗡”的叫唤声,抬头看去,正是一只似曾相识的牛虻。

        《牛虻分神术》,大圣?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精神一振,果然就见到那只牛虻围绕着他转了一圈后,随即振翅往南面飞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不敢怠慢,赶紧跟上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带的地形,多丘陵山坡,甚是荒凉,地上长着不少荆棘灌木,被刺到身上时,顿时一阵生疼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叶君生记挂大圣的安危,哪里顾得这些?

        大概赶了半个时辰的路子,七弯八曲的,最后来到一座狭长的幽谷外。

        嗡的,那只牛虻就飞了进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紧随其后,亦步亦趋,走不过百步,在一处转角地方,就见到一身血迹的大圣躺在那里,牛嘴张得大大的,直喘粗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圣,你怎么啦?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吃了一惊,连忙上前叫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圣见他来到,鼻子喷出一道浊气,有气无力冇地道:“老爷,我中了埋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?有埋伏?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一时间想不出个所以然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关你事,是一个专门对付我的圈套,看来是我的行踪暴露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忙道:“你受了重伤,不宜多说话,只是你还能走路吗?我们马上返回城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大圣摇摇头:“老爷,时间紧急,来不及了,或者是天意,有样东西我要送给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一声干呕,吐出一块淡黄冇色的物品来,好像婴儿拳头大小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一怔:难道大圣吐出的是牛黄?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一件法宝,快拿起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法宝?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怦然心动,伸手将其拿起,这才看清楚它高约五寸,四四方方的,四边棱角被打磨过,很圆润的样子,并不割手:它的颜色为一种土黄冇色,有些黯淡,并不起眼,入手倒甚为沉甸。

        整体看上去,其就像一块石头,或者说是一方印章的雏形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圣解释道:“此宝名为天地玄黄顽石印,颇具奥妙。我这里还有一篇相对应的炼制之法,你且一同拿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又吐出一张似锦非锦的bó纸片来,上面繁多的字符如水波般流转,荡漾着,看在眼里,状甚奇妙。

        听它好依在交代身后事一样,叶君生急道:“大卜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却被青牛一下子打断:“老爷,你拿了宝印与炼制之法,马上离开此地。对方乃是羽化道的高手,很快就会追杀到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沉声道:“可我岂能弃你于不顾?”

        大圣急道:“他们的目的便是为了谋夺这方宝印,只要找不到,就不会杀我。老爷,日后若你修炼有成,可前往三十三天的羽化山中救我。现在,快走!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不禁捏紧了拳头,但也知道眼下不是意气用事之时,如果被那羽化道的高年找来,那么他与大圣都会死于非命。他长吸口气,冲大圣一抱拳:“大圣,他日我必当杀上羽化山,救你脱难,保重!”

        转身朝着谷外狂奔而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离开峡谷,走不过百余米,身后猛地听见一声牛鸣,正是大圣的呼喊声,仿佛是一声告别:又仿佛是故意这样喊的,好吸引仇家追赶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心底猛然一痛,他与大圣之间相处的时间不算太长,虽然大圣称呼他做“老爷。”但双方关系并非主仆,更像是朋友。而在修行之上,大圣对他的指点不少,又算是入门的师傅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今日一别,他日相聚不知要等到何时?好在听大圣所言,只要自己保护好那天地玄黄顽石印,它就不会有事。

        羽化道?

        这个名字像刻在心坎上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之前就听大圣说过这个名字,乃是当今道门三大巨头之一,庞然大物。但不管如何,自己屡受大圣恩惠,日后必然要想方设法救它出生天。

        一路狂奔,出了荒山,转上官道,情绪这才稍稍安定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速度放慢了些,只觉得浑身都疲倦不堪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叶君生知道目前不是休息的时候,咬着牙关继续走,先走回城中再说。

        嗖!

        矫健的身子飞掠过树丛,好像个飞的神仙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向天笑的神色恼怒无Ps:该死的,居然又被那青牛耍了一道,被一只牛虻干扰了注意力,追错了方向,以至于浪费了许多时间功夫…,但是,没用的。这一切都徒劳,无论如何,身负重伤的青牛都不可能逃脱自己的追杀。如果它敢逃进城里去,哪怕将冀州城翻起来,都要找到它,

        一定!

        就在此时,他猛地听到另一个方面传来牛鸣声,是青牛。

        向天笑精神抖擞,立刻循声而去。只半盏茶时间就在一处山坑中找到了筋疲力尽,负伤累累的青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哈,这一下,看你往哪里跑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得意地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咯咯!

        青牛居然也在笑,笑得极为干涩艰难。

        向天笑一愣,眉毛皱起,忽地似想到了什么,问道:“你将天地玄黄顽石印藏起来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聪明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青牛的声音低沉沙哑,却又有些小得意。

        向天笑的脸色顿时沉下来:“说,藏哪里了?只要你说了,我一定不会杀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青牛喘着粗气:“我不说,你就敢杀我了?哼,天地玄黄顽石印,先天特性根本不能被探测捉摸。这个世界,现在只有我知道它的下落。俺老牛死后,看你到哪里找去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    向天笑几乎暴走,很想一拳就将这头该死的青牛轰杀至渣,但他心里深深明白,这一杀,可真得什么都没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面色阴霾,忽而左手摸出一口铜环,右手一扬,祭出一根手指粗细的绳子,先用铜环将青牛的鼻子穿了,系上绳子,然后将它绑在一棵树上,自己则先在附近仔细寻觅搜索一番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无所获,毫无发现。如果青牛有心将宝印藏匿起来,根本不是自己所能找到的。

        看来,得将此牛押回羽化山中,交付掌尊与长老们发落才行。

        与天地玄黄顽石印失之交臂,可恨,太可恨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目光瞟向青牛之时,不禁有些咬牙彻齿:我虽然不能杀你,但皮肉之苦,且给我吃上一壶!

        回到独酌斋中,叶君生一屁股坐在椅子上,气喘吁吁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眉见他面色不好看,赶紧端过一杯水来:“哥哥,喝口水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喝了口气,果然好受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哥哥,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大圣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叹了口气,苦笑着道:“大圣去了一个很远的地方,估计不会那么快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眉心里一揪紧:“那……那它还会回来吗?”人非草木,孰能无情?和大圣相处的这一段时光,她过得非常开心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斩钉切铁道:“它一定会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因为,这是一个承诺。

        又说了些话,他返回后院,将大圣失落之事告之猪妖。

        闻讯后,猪妖竟然嚎啕大哭,当即就要去救牛哥回来,但被叶君生陈述利害后,它就不敢吭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敌人极为强大,就连大圣都不是对手,它去了又有甚用?徒然送多一头肥猪俘虏而已

        或者,因为没有利用的价值,直接就变烤猪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令得叶君生欣慰的事,猪妖并未树倒糊称散,提出散伙。从这方面看来,这夯货本质上,还是很有义气的。(未完待续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