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小说 - 武侠修真 - 人神在线阅读 - 第九十章:浴血

第九十章:浴血

        夜色清新,戌时之际,一轮明月上树头,澄澄的散发出漫天光华。

        嗡嗡嗡!

        一只牛虻飞了回来,回到身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圣霍然从冥思中睁开双眼:经过一番观察,四周很安定,没有发现端倪,料必不会有事。

        它站立而起,放轻脚步,开始朝着寺院进发。在其熠熠的眼瞳之中,早视黑暗于无物,毫无阻滞。

        寺院荒凉,虫鸣啾啾,显得格外的清晰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圣鼻子不停地嗅着,健硕的身形穿过一条幽深的廊道,最后悄然进入到一间偏房之中,隐伏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它在等待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冀州城,郭家。

        今晚顾学政来访,找郭南明说话。

        经过一番调养,郭南明的情绪好多了,气色渐渐恢复红润,眉目之际,傲气依然,只是说话的时候沉稳不少:“多谢老师看望,学生已无大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顾惜朝呵呵一笑:“那便好……”顿一顿,又语重心长地道:“南明,你年少成名,顺风顺水,不曾遇过什么挫折。但以老师之见,并非好事。人生天地,岂能一直如此?”

        郭南明恭敬地道:“还请老师指教。”他虽然傲,可在顾学政面前却显得甚为谦卑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天华朝,最讲究尊师重道,此为大礼,不可僭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圣贤有言:‘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,必先苦其心志’。而你的心志,一直以来都太安逸了,以致使渐生骄奢之意。目空无人,甚至裹足不前,却是大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郭南明一听,不禁出了一身冷汗,回想近年的状态,历历在目,确实如此。

        顾学政又道:“叶君生的出现,恰如其分。我正希望他能给你一记警钟,狠狠地敲醒你。让你明白,无论是做学问还是做官,都不可自满。《尚书》有句:‘惟德动天,无远勿届,满招损,谦受益,时乃天道’。你虽然背得熟。却没有学以致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郭南明不由站起身来,拱手作礼:“学生愧对老师教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顾学政很满意地点点头:“不过你悟性确实不俗,受了挫折,并不一意孤行,而懂得闭门思过,很好。尺蠖之屈,以求伸也。懂得等待,才有更好的收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郭南明问:“老师是说今年的中秋诗会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错。今年的中秋诗会,会搞得非常大。将与戎州的天谷书院、夏州的白水书院联合举办,地点便在孤云峰之上。冀州。戎州,夏州,并称为北方三大州城。我们北方的文才虽然比不上南方,但同样俊秀济济。只要在本届诗会之上夺魁,声名跃然上台阶,堪称北方第一才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闻言,郭南明怦然心动:这不正是他之前所想游学天下的目的所在吗?而中秋诗会,将是一次极佳的展示平台。

        顾学政道:“今年诗会,题材要求依然会十分〖自〗由,诗词文章。俱可入题,比的便是各人的才学底蕴。老师相信你,一定不会让我失望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郭南明凛然回答:“老师放心,南明等待这一届诗会久矣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双眸中流露出强烈的自信光芒——虽然之前不提防地被叶君生敲了两记闷棍,但正好敲醒了他,更加激发出内心不屈的斗志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绝不会轻易认栽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次。他要让叶君生明白,谁才是真正经得住考验的冀州第一才子。冀州既然有了他郭南明,就不再需要一个叶君生。

        中秋时会。值得等待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亥时已至,潜伏在〖房〗中的大圣鼻子猛地嗅到了一股浓郁的阴气,不由立起身子,猛地扑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团绿光正出现在外面的廊道之上,形体变幻,不时化身为一只青面獠牙的鬼身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哞!”

        大圣飞身而上,鼻孔唰的扫出一道淡黄色的光芒,将那阴魂紧紧缠绕住。

        吱!

        突然发出一声令人牙酸的鸣声,阴魂骤然湮灭,最后变成一块巴掌大小的木牌子,叮咚的掉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变故发生,大圣不禁失声叫道:“役鬼令牌?”

        腾腾腾,一个急速转身,撒开四蹄,就要逃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还想走,太迟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寺院中一声长笑,随即一道光华打出,却是一张通体散发出蓝光的网兜,直往大圣身上罩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哞!”

        大圣发出巨吼,就地一个打滚,将一堵墙壁撞得破碎,健壮的身躯恰好躲过网兜的攻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哪里走!”

        张灵山手仗一柄松纹剑,念念有词,剑刃处有寒芒迸射,一剑正斩中大圣独角处。

        心中正窃喜,不料只听到“叮”的一响,如砍木石,纹丝不动,反而虎口大震,几乎要裂开流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硬的角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吃了一惊:对方根本不是普通的牛妖,一身铜筋铁骨,自己这口炼制了两重禁制的下品法器都砍不动。如果能剥夺下这根牛角,岂不是能用作炼制高级法器的好材料?

        想到这,内心炙热。运起法力,又是一剑当头劈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滚!”

        却是大圣巨喝一声,独角一撩,与松纹剑来一次石破天惊的碰撞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好!

        张灵山竟然禁受不住,脚步踉跄,差点摔到地上,再看手中宝剑,刃口处竟损坏了指甲般大小一块,顿时心疼得不得了:这可是他最为倚重的法器。

        后面向天笑飞身而至,没有出动法器,凝神聚气,一记肉掌就劈在大圣脊背之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呔!”

        舌绽春雷,发掌吐力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可不是武功招式,而是神通掌法《千山鸟飞绝》。意思便是一掌打出,能震动山野,栖身的鸟受惊赶紧飞遁逃跑,一只都不敢停留。

        蓬!

        大圣的身子几乎被打得飞起,张口吐出一口鲜血,飞溅于地上。一招之下,它便受了不轻的内伤。

        向天笑喝道:“青牛,你插翅难飞,识相得就跟我回一趟羽化山,掌尊大人或会留你一条性命,成为护山神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哞!”

        大圣一声咆哮,双眼都变得通红,根本不搭腔,径直往寺院外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敬酒不吃吃罚酒!”

        向天笑不再犹豫,再度祭起法器网兜,从半空打落。己身则飞速扑上,左掌法力运转,亮光萌生,隐隐有雷鸣之声轰动,正是他的拿手神通《掌心五雷正法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给我倒下!”

        一掌轰出,雷鸣滚滚,就像天空中正行雷闪电一般,声势极其骇人。

        边上张灵山师徒看见,都有些目瞪口呆,竟完全插不进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张灵山面如死灰:不过数年时间,向天笑的实力却不知提升了多少,要捏死他,不过一指头而已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便是外门内门之间的差距。如果情况得不到改变,差距将越来越大,渐而成为一道永远无法逾越的鸿沟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次,就是一个很好能改变命运的机会。只要拿下这头青牛,便立下一功,甚至有可能再度返回羽化山中修炼。

        轰!

        惊天动地的一响,但大圣并未倒下,浑身居然散发出一层淡淡的黄光,仿若一个护罩般,把全身上下保护得密不透风。《掌心五雷正法》轰击在上面,竟然攻不进去,只把些黄光微微震荡了下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口网兜法器同样靠近不得,挡在丈余开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天地玄黄顽石印!”

        向天笑失声惊叫,因为心情太过于激动〖兴〗奋的缘故,连声音都有些颤抖变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趁他微一失神之际,大圣鼓动全身的力量,蓬的撞向最外面的院墙。那周乱山立功心切,心想昔日在野外与对方第一次遭遇,那时都能占据上风,而且现在青牛中了仙使一掌,肯定受伤不浅,正好可以捡便宜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飞身抢来,拦在青牛面前,张口吐出青色飞刀,要斩它于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哞!”

        大圣的咆哮震撼人心,周乱山吐出的青色飞刀竟然被声浪震慑得散开,成不了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    周乱山心神大震,还来不及反应,一根锋锐的牛角便将他挑飞,在半空中一蓬鲜血化为漫天血雨,登时一命呜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乱山!”

        张灵山一声悲呼,抢上来一剑斩在大圣的后腿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嗤!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剑,终于见血,入肉寸余。不知怎的,青牛先前激发的黄光不再出现,护住身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哞!”

        大圣负痛悲鸣,但身形丝毫不停滞,冲破外墙,突入到林子里,速度竟不见减弱,哒哒哒,朝着林子深处浴血狂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追!”

        眼看十拿九稳的局势,竟出现转机,让青牛逃出了般若寺,这让向天笑很是恼火,转念又一想:原来那方先天纯阳法宝天地玄黄顽石印居然就藏在青牛身上,这个发现,实在为不可抵挡的诱惑。

        杀了青牛,夺取宝印,那么他向天笑将会成为羽化道的掌教继承人!

        一定要杀了它!

        当下无暇理会张灵山,人如灵敏的虎豹,嗖的便穿出寺院,紧追不舍。

        山林茂盛,树木丛生,很是难行,但这个对于向天笑而言根本不是问题:前方一条被青牛健硕身子所践踏出的道路,其中还有血腥味飘出来,踪迹非常明显——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,青牛,就算跑到天涯海角,你都跑不出我的五指山!天地玄黄顽石印,已是我的囊中之物!”

        嘴角流溢出一抹冷笑,法力提升,追赶的速度更快了。(未完待续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