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小说 - 武侠修真 - 人神在线阅读 - 第八十九章:独行

第八十九章:独行

        “哥哥,你这首词做得真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眉赞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旁边有几分醉意的江静儿却甚看不过眼:“这家伙,又在扮猪吃老虎了。这一趟不知在糊弄谁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呵呵一笑:“咱们回船舱里吧。江小姐,还能喝否?”

        江静儿舌头都有些大了,却不肯服输:“喝就喝,谁怕谁?”她就不信了,自己堂堂江湖枪花江静儿,喝酒会喝不过一名书生?

        于是回到船舱坐好,继续。

        今晚,注定不醉不归。

        也罢,泛舟江上,星月同行,人生旷达,何须拘谨于小礼?

        于是到了最后,叶君生与江静儿都软绵绵地倒了下去。这让叶君眉看着,大为摇头叹气,奋力做善后工作。

        水流有声,潺潺而过,依稀有梦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君生,今天我们去喝一杯如何?”

        课堂上完后,黄超之找到叶君生,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摇摇头:“我要教妹妹读书,需要早些回去。”回想前天晚上的痛饮,至今脑袋还有些发胀,真是醉过方知酒浓。

        黄超之“哦”了声:“原来如此……对了,你妹妹是不是还会牵着牛出城吃草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偶尔会,怎么啦?”

        黄超之顿时压低声音:“据说北郊那边不甚太平,你叮嘱你妹妹,牵牛出去吃草的时候莫要走太远。虽然说大白天的,但防患于未然,小心一点总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一愣:“到底是怎么一回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黄超之神神化化地道:“听说那边的般若寺又闹鬼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精神一振:“闹鬼?”

        黄超之耸肩道:“可不是嘛,那座般若寺不知废弃多少年了,以前就闹过,但后来听说被路过的高人给灭掉了,不曾想如今又闹起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边附近的村民进城说的,消息已在坊间传开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多谢超之提醒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拱手与他作别,返回独酌斋中,趁还没有到吃饭时间。先到后院去,将此事告诉大圣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圣眼睛一亮,粗声道:“如此正好。老牛我久不得进补,自不能放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猪妖赶紧道:“牛哥,我随你一起去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大圣瞥它一眼:“你去作甚?还是留在院中保护小老爷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猪妖还要争取,叶君生道:“你去了反而累赘。那鬼凶着呢,见你这般肥腴,一口吃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猪妖顿时吓得浑身一个冷战:“既然如此,那我就不去了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对大圣道:“你准备什么时候出发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明天牵我出城即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好,路上要多加小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不是大圣第一次单独外出。倒没有太多的嘱咐可说。它本身就属于一个“老江湖”了,遭遇历练无数,经验十分丰富,能独当一面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夜无事,第二天叶君生特意起个大早,要牵大圣出城去。对此叶君眉没有多问,她冰雪聪明,早隐隐觉得事情远超表面。但既然哥哥能处理得好。就没有任何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出到城外,到一处荒坡之上,见四下无人,叶君生解开绳索,与大圣挥手作别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哞!”

        大圣叫唤一声,四蹄迈开。认准方向疾奔而去,一路上可见激荡起的尘土。跑得像一匹骏马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目送它的影子,直到完全消失不见。这才依依不舍地回城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却说大圣,一口气奔出一里多地,这才放慢脚步。为了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麻烦,它不走大路,专挑偏僻的山径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咦,老大快看,那里有一头牛!”

        一座山林内,三名汉子正坐在里面乘凉,其中一人眼尖,一下子就看到走在山道上的大圣。

        闻言,其他两人都站起来张望,果然见到一头脱缰的大青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牛好壮呀,莫非是头野牛?”

        另一人道:“管它是野牛还是耕牛,哼哼,既然跑到这野猪林里来了,身边又无人看守,那便是无主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嘿嘿,老三说得不错。无主之物,人人可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还废话作甚,老二,你与老三抄左右,我在路中挡住,都拿好绳子套住了,只要它不死命挣扎,便抓活的,活得价格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老大身材魁梧,粗壮的双臂上都是黑毛,甚为彪悍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万一它蹦跶呢?这牛力气可不会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老大瞪他一眼:“它有力气,你不是有刀吗?直接宰了,卖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嘞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两人立刻就按照老大吩咐跑了出去。他们本为闲汉,手头紧的时候便会出来剪径,劫些钱财周转。而且为了担心行人报官,都是采取杀人越货的方式,把尸体就地一埋,干净了断。

        多年来,不知多少人糊里糊涂丧身,成为无头冤案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趟他们守在这野猪林守了两天,鬼影都没个,正憋闷得慌,就见到大圣走上来了,顿时见猎心喜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头青壮的牛售价不菲,可比掳劫散客好多了,简直就是送上门的钱财。而且还容易得手,牲畜而已,再给它两条腿都折腾不起什么风浪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三人成掎角之势,慢慢合拢起来,要将大圣拿下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圣早有察觉,牛眼有光芒闪过,见到那三人顶上灵光俱有一根黑色的煞气,定然为凶煞亡命之徒,手里沾染到人命的。心道自己都特意走小道了,没想到还会遭遇麻烦,看来有些事物避无可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咻!”

        左边的老三最先动手,手中舞动一圈打好套子的绳索,往大圣头上一抛,要将它脖子套住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要套住了脖子,身后再让个人拿棍子赶,这牛便基本被拿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呼的,圈套不偏不倚,正套住大圣颈脖,紧一紧。老三大喜,叫道:“套住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事情顺利,另外两人甚为高兴,看来这头牛虽然长得壮硕,不过是头性格温顺的耕牛而已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都把拿在手里的尖刀插回腰间去。

        那老二立刻很利索地去折下一根长长的树枝,走到大圣屁股后面,要挥打驱赶。

        哞!

        牛鸣声起,突变骤生。青牛一记后蹄飞去,正中他小腹处。只觉得被一记重锤敲击,整个人就像一个沙包般嗖得摔出五丈多远。脏腑俱裂,口吐鲜血,眼看不能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对付这等歹人,大圣岂有蹄下留情的道理?在它眼里,只要是敌人,统统都该死!

        事发突然,牵着绳子的老三还没有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哞!

        青牛往前一突,剩余的一根牛角就撩中他的胸腔之内,仿佛刺入了一柄尖刀,一刀毙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临死前发出的惨叫,异常凄厉,却和昔日死在他手中尖刀的人所发出来的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    剩下的老大见状,不禁骇然:他知道牛有巨力,知道牛发疯起来甚至会比猛虎还迅猛暴躁,更不好对付。但他万万想不到,眼前这牛竟似乎具备智慧一样,一举一动,仿若人一般——

        杀戮!

        “哎呀我的妈呀!”

        两名兄弟毫无反抗便死掉,他心惊胆颤,哪里还有斗志?赶紧掉头就往林子里跑,心想只要绕住树木躲,就算这头青牛再厉害,也奈何不了他。大不了,还有最后一招,直接爬上树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惹不起还躲不起吗?

        轰轰!

        身后牛蹄踏地的响动声势惊人,速度非常快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老大徒然觉得不对路,刚想回头看看青牛是否追上来了,但眼帘只见到一座小山般的身影,轰然砸至。

        砰!

        老大的身子狠狠地被巨力压住,直接把地面砸出一个尺余深的坑来。这一砸,他全身的骨头几乎都断折掉,整副模样仿佛成为一团肉酱。只是双眼还睁得大大的,在表达着死不瞑目的强烈愿望——

        杀牛不成,反被牛杀了,这世间,可还有公义道理?

        呼!

        大圣鼻孔喷出一道白气,全身筋骨一动,噼里啪啦响,好像在热身一样,连汗水都不曾流过一粒。

        确实,杀这三名汉子并不费多少力劲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么,权且将此当做是进去般若寺之前的热身运动吧,只希望那里的阴魂能够强大些,越强大,越有补益。

        它晃了晃硕大的头颅,将绳索甩掉,然后继续上路。

        般若寺位于冀州城北郊八十里处,若果走大路,路程会远不少,但如大圣这般抄小路,就短得多了。它也不急,不慌不忙地走着,到了下午就来到般若寺所在的山坳处。

        举目一望,一座规模甚大的寺院便出现在视线之内。只是荒弃已久,不少地方都显露出崩塌的痕迹,就算远远看着,都能见到其中野草茂盛,高高地长着。相信里面早成为蛇鼠虫蚁的乐观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圣鼻子一耸,眼眸闪出兴奋的光芒:它闻到了浓重的阴气味道,宛如美味佳肴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不过它并没有因此而操之过急,第一时间不是进入寺院,而是隐伏在山坳上,寻一个隐蔽的地方卧伏下来。一方面想养一养精神,另一方面却是观察四周环境,看有无异样。

        一直以来,大圣的心性都保持着谨慎的态度。正因为如此,它才能在三十三天那场大动乱中活了下来小心总无大错。

        它准备天黑之后,再进入寺院中猎食。(未完待续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