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小说 - 武侠修真 - 人神在线阅读 - 第八十八章:调教

第八十八章:调教

        “夯货,吸取日月精华,要抱元守一,四短三长这样,方能最大限度地将精华转成修为法力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后院中,大圣有板有眼地指导猪妖修练。

        作为野路子的猪妖,有幸被大圣指点,实在为造化。当即聚精会神地投入进来,只是依照大圣的摆布,那姿态颇有些不自在,四脚朝天,长长的猪嘴一张一合,看起来,非常猥琐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猥琐嘛,它真得很喜欢。

        吞吐了一会,告一段落。

        猪妖坐起身子来,忽问道:“牛哥,你说我们隐于城中,那会不会被城陛他们发现?”

        大圣回答:“哪里那么容易?只要不闹事端,他们就不可能察觉到我们的存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,原来如此,怪不得牛哥不准俺老猪胡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所谓城陛,只是寄一缕神念于神像之上,收拢香火念力而已。又不是真身来到,真身藏在三十三天修炼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对了牛哥,你就与俺老猪说说三十三天的事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哼,等你修炼到了散仙之境再问我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散仙?那要何年何月才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修炼一途,如果耐不住寂寞,你还不如留在猪窝里吃饱了睡,睡饱了吃呢。赶紧的,继续吞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猪妖不敢怠慢:“好吧…,牛哥,你听,老爷在房冇中调教小老爷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啪!

        头上挨了一记牛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夯货专心些!老爷是在教导小老爷念书,你这猪嘴里吐不出象牙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嘻嘻,教导和调教,都一样嘛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宅子里,灯火点起,却又是另一番景象:叶君生在教导妹妹念书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之前叶君眉有了基础,《三字经》、《千字文》之类,基本都读过了,所以可以直接跳过去教些深一点的知识。

        教书其实并不容易,诗词文章这些,必不可少:另外叶君生也不屋仅仅是教这些华而不实的东西,还必须掺杂些私货进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故而叶君生专门制定了一份课程表,每天从书院回来,吃饱饭,漱洗之后,便开始上课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眉确实冰雪聪明,许多东西一教便会还能举一反三。

        日子过得充实而写意,不用记挂什么烦忧之事不用经历什么勾心斗角的争斗,心境如井水,平静无波澜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哥哥,明天晚上我与江姐姐约定,要出城泛舟,你也一起去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天吃晚饭的时候,叶君眉脆生生地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想了想,道:“左右无事去泛舟也无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冀州城东郊不远外便是通江冇的一段流域,水流平缓,其上有沙洲,名曰“鸭知湾”平时多有文人骚客前往观览游历,属于冀州一处名胜景点。

        昔日考院试之时那黄超之便极力邀请叶君生去鸭知湾玩,不过那时候叶君生要顾着了解冀州城的风冇土人情,故而没有去成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二天傍晚时分,叶君生交待大圣几句,然后与妹妹一同出城,在城门处与江静儿汇合。

        今天江静儿依然做男装打扮,看上去翩然佳公子,身边没有带枪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知道是不是错觉,叶君生看着江静儿的模样,似乎瘦了些,下巴都显得有些尖了,少了两分丰腴,却多了三分媚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江小冇姐,好久不见,在书院过得好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笑容可掬。

        装,继续装!

        江静儿心中没来由就有些气,鼓起眼睛道:“挺好的,有心。”说着,亲切地挽起叶君眉的手,两女有说有笑地迈步出城而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此一来,让叶君生成为了跟班。

        鸭知湾既然为名胜景点,自然有配套的泛舟服务,晚上生意更好,岸边之上,宛如一个集市,颇为热闹。

        一这个世界,能够消遣的娱乐节目实在太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江静儿租了一叶扁舟,三人上了船,那艄公手中竹竿子一点,便轻飘飘地往江心而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今晚天气非常好,天高气爽,星子熠熠,七月尾的月光渐渐开始浑冇圆起来。屈指一算,距离八月十五中秋佳节不远矣。

        泛舟不可无酒。

        扁舟船舱中一应俱全,还能生起炭火打边炉呢。

        来之前江静儿的计划已筹备妥当,备好了酒肉,以及各式精致小菜,此刻点起炭火,又请艄公杀了一尾肥鱼,做鱼锅子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用多久就可以饮食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夹着一块好肉放进嘴里,只觉得满嘴鲜美可口,不禁感叹:享受,太会享受了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星月可人,佳肴可口,秀色可餐,夫复何求?

        江静儿憋着一股气,频频敬叶君生喝酒,不料叶君生这厮看似斯文,居然海量,吃得十余杯下肚,一点事儿都没有。反而江静几自己,面色越发酡红,红得像个熟透的苹果一样,要娇冇媚得滴出水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糟糕,又上当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江大小冇姐心里暗呼不好,只是势如骑虎,下不得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眉却不喝酒,只饮些开水,笑眯眯地看着互相斗杯的哥哥与江静儿。

        咚!

        江面之上,忽有琵琶声悠悠传来,清新动听,好像一粒珠子在玉盘上滚动,一下子就引人倾听。

        谁人在弹琵琶?

        只听得那琵琶声轻拢慢栓,曲调渐成,先是嘈嘈切切错杂弹,大珠小珠落玉盘,渐渐曲调高亢,情绪jī昂,仿佛银瓶乍破水浆迸,铁骑突出刀枪鸣:至最终处,骤然四弦一声如裂帛,戈然而止,余鸣袅袅,犹在耳边回荡。

        好一曲《琵琶行》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不禁放下酒杯,出到船头上,举目张望,却只见江心秋月白,水波粼粼,南面处有一叶扁舟,舟头一女子白衣飘飘,仿佛那凌波仙子。只是彼此相隔有些远,看不清形容面貌。

        突然间那叶扁舟径直划来,而白衣女子却已进入船舱中,不见影踪。

        撑船的是一名虬须大汉,健壮若一尊铁塔,他把持扁舟而来,靠近叶君生所乘坐的船丈余开外,忽而停住。

        听得大汉问道:“船上所立,可是叶君生公子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的声音非常大,突然开口,好像平地一声惊雷,胆小的只怕当场便会被吓软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有些奇怪,道:“正是小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大汉又道:“听闻独酌斋为你所开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样的事情早为人知道,无需隐瞒。

        大汉点点头:“如此甚好,我家主人曾在贵斋中购得一幅字帖,为‘当时明月在,曾照彩云归”几番思索,不知出处,故特地冒昧前来相问,还望公子告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其说话声音虽然大,但十分得体有礼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顿时恍然,原来是这事。不过妹妹说购买字帖者是男的,怎么变成了女子?

        此时叶君眉和喝得有几分醉意的江静儿都闻声走了出来,看发生了什么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两句源于一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大汉忙问:“可是公子所作?还请道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也不矫情,开口吟道:“梦后楼台高锁,酒醒帘幕低垂:去年春恨却来时,落花人独立,微雨燕双飞。记得小眉初见,两重心字罗衣,琵琶弦上说相思;当时明月在,曾照彩云归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一首《临江仙》,诵读出口时,他灵机一动,改变了一个字,把小“苹。”换成了小“眉。”却有些意指自家妹妹的意思。

        扁舟船舱冇内,轻纱蒙面的白衣女子正在奋笔抄写,等听到下阕“记得小眉初见”之句时,内心不禁一颤,笔尖滴下一颗墨汁。

        全部写完后,不由得不出声地默念了一遍,然后又是一逊…

        她本以为“当时明月在,曾照彩云归”已是对自己心境的完美写照,世上再无第二句可媲美,不料如今听到另两句“落花人独立,微雨燕双飞”时,却整个人都有些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许多本已尘封忘却的记忆,潮水般涌来,翻上心头:最记得便是那一幅画面,小时候自己站在皇宫的大院里,抬起头,望着天空一一

        三月春天,微雨飘飞,一对对的燕子轻盈地划过天际……,

        也就是那一天,她飞出了皇宫,飞到了另一个世界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个世界,叫“三十三天”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一天,她恰好九岁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的名字,叫做赵峨眉!

        大汉抱拳表示感谢,竹竿一点,两叶扁舟开始分离,渐离渐远。这时候其他地方的一些船只闻到琵琶声赶紧划来,要寻找弹奏之人的踪迹,只不过他们什么都见不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还站在船头上,怔怔出神。对方的来历,很神秘,当然来头也不会小,却不知道是哪方权贵。

        其中,他甚至隐隐感受到了一股非常强大的术士气息,只是不好直接窥视,生怕会惊动对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看来以后得谨慎些了,来到大城市之中,其中必然藏龙卧虎,可要注意点,免得被人盯上了都不知道。而且,大圣和猪妖更不能轻易暴露,否则便闹大发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身边带着两个妖怪,未免惊世骇俗。

        唉,如果有什么法子,或者什么地方,可以把两妖藏起来就好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可听说天地间有法宝,其中自成空间世界,里面可储放东西,还能藏人呢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显然,那些基本都是传说中的存在,可遇不可求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知何年何月得偿所愿……”(未完待续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