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小说 - 武侠修真 - 人神在线阅读 - 第八十七章:私货

第八十七章:私货

        后院之中,一牛一猪相处得不错。当然啦,一个老大,一个小弟,很难闹得起来。猪升天稍不老实,立刻便会被牛蹄践踏,根本不敢吭声。

        多日以来,猪妖也认命了。委屈是委屈些,只要日后能学得术法神通,忍辱负重一下又如何?

        大肥猪能屈能伸,才算真本事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手里捧着一坛在路上买回来的酒,直接就倒在食槽里,顿时酒香扑鼻,绝非贪图便宜而去买劣酒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点上,不能委屈了两妖。

        闻到酒香,猪妖大喜,赶紧跑过来,正要下嘴,却见到牛哥还没有来到,马上忍住,瓮声道:“牛哥,你先请!”

        大圣鼻子一通白气喷出,对于猪妖的谦让非常满意。

        很快,两妖开喝。一个牛饮,一个猪饮,不过片刻工夫,就将一槽酒喝个精光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酒肉目前对于它们而言,在修为上并无多少补益,关键在于满足口舌之欲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爷,近期可有事务让俺老猪出去溜达溜达,我都闷得屁股长草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喝完酒,猪妖诉苦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回答:“你这副样子能到哪里去?可不要还没有出门口,就被人抓去开刀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们敢!俺老猪拱不死他!”

        猪妖霸气外露。

        它虽然没有学会什么神通术法,但成妖的缘故,本身力气殊不同普通,能蹦能跑的。等闲十几人还真不能近身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圣亦道:“确实无聊得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因为要照看书斋,近期叶君眉都很少牵着它出城吃草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拍了拍牛头,道:“如果你们觉得闷,不如出城去玩耍,然后玩够了才回来?”

        猪妖眼睛一亮,正要答应,却听到大圣道:“不行,这般作法了无意义。还容易滋生事端。如果碰上术士,那就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猪妖嘟囔道:“天下术士万中无一,哪里那么容易遇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这夯货,别以为我不知你打着什么主意?你不就念叨着要出去找后宫吗?这一找,闹将起来,迟早会有祸事临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猪妖被骂得毫无脾气,它还真想这么干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圣顿一顿,语重心长道:“夯货。除非我们能变化人身,否则就会有诸多不便。我们妖族,本来就开窍不易,稍不注意就会被人降妖除魔了,到了那时,悔之不及,之前一切尽皆付之流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听到这一番肺腑之言,猪妖泪汪汪地跑来蹭大圣的腿:“牛哥,俺老猪都听你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被它蹭得皮肤疙瘩都起来了,大圣心中一阵恶寒。就要飞起一脚。熟料猪妖见机得快,条件反射般弹跳开来,傻笑不已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道:“既然如此,近日我四处打听下,看有哪里闹鬼的?到时自可让你们出去,动动筋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闹鬼?”

        不料猪妖一听,竟有些害怕:“老爷,你想怎地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下轮到大圣眼睛亮了,似乎看到了美味可口的营养品,道:“多谢老爷成全。实不相瞒。我所修炼之法,名曰《九幽吸星大法》,正需要吞噬阴煞鬼魂,方能恢复修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猪妖听着两眼都是星星,及时送上一个马屁:“《九幽吸星大法》?牛哥真棒,你好厉害呀!”

        这句话却是前晚刚偷学回来的——

        独酌斋位于南渡巷尾端,左右都没甚邻居人家。比较独立便利。然而猪妖本身就不是安分的主,晚上有时会溜出来,在附近转悠转悠。只要它不闹事。大圣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随它活动。

        前晚之时,猪妖出来时恰好看见某户人家里面居然有一对男女在偷情,这让它的荷尔蒙激素分泌急速飙高,立刻兴致勃勃地去听墙根,就听到一番云雨之声,以及许多打情骂俏的话语:比如说这一句:“你好棒,你好厉害呀!”

        眼下正好活学活用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圣不明所以,道:“我这算甚?咱们妖族之中,有一门莫大神通,叫《吞天功》,那才叫威武霸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《吞天功》?听名字就知道厉害,我要学!”

        啪!

        身上中了一记踢踏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圣叹了口气:“这门功法,只有我的兄弟会,只可惜,我可能永远都见不到它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猪妖问:“它是谁?怎么啦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它的本体,是一只狗妖……唉,过去的事已永远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大圣似乎又被勾起了伤心事,情绪有些低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有过去,牛哥你不是活得好好的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猪妖慷慨激昂:“告诉俺老猪,狗哥是不是被人害了,我们可要为它报仇雪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夯货,端是顺溜,还没见上面呢,先喊哥了,关系一下子拉近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圣桀桀一笑,却不说话:它何尝不想杀回三十三天去,报仇雪恨?

        “哥哥,吃饭啦!”

        前面传来叶君眉的叫唤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叶君生与它们告别,回到前宅去。三菜一汤已色香昧俱全地摆好在饭桌上了,叶君眉还很体贴地给他盛好了饭,筷子摆得端端正正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——因为高价卖掉了二十幅字帖的缘故,家里的生活水平直线上涨,伙食档次自然提高不少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叶君生知道,当自己不在家吃饭的时候,妹妹饮食却十分俭朴。下一点面,连个鸡蛋都不舍得打下去,便是一餐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些,都是猪妖偷偷打“小报告”告诉叶君生的。所以,就算书院中有免费的膳食吃,但他还是尽量回来吃饭。只有这样,妹妹才不会过于节省。因为叶君生早就在心中暗暗发誓,要让妹妹过上好日子。

        眼下有条件了,岂能再苦着她?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眉现在不过十六岁,正是如花岁月,长身子的时候,在营养方面绝不可含糊。

        望着桌上的菜肴,他莫名想起自己刚穿越来的时候,那突如其来地出现在桌子上热腾腾的饭菜,原以为是狐仙显灵,下厨做的,后面才得知是狐仙直接从海天楼妙手空空搬运过来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时光荏苒,眨眼便是一年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哥哥,吃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眉甜甜地说道,虽然只得兄妹两人,可自小养成的家教礼仪,餐餐都会坚持。哪怕最穷的时候,只是一人一个黑馒头。她都会先唤一声,然后再开吃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吃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端起饭碗,津津有味地吃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得不说,叶君眉持家有道,里里外外,打理得井井有条,根本不用他操心。可以很安心地读书做事。

        得妹如此,夫复何求?

        吃罢,叶君眉又手脚麻利地去洗碗碟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忙完了,掌灯时分已到,便点起一盏油灯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哥哥,我明天想去找江姐姐说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眉突然跑来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哦了声:“那就去吧……嗯,要不我带你去?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眉眨眨眼睛:“哥哥想见江姐姐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老脸一红:“哪里有?我不是放心不下你嘛。”话说回来,自从进入冀州城,他就没有和江静儿照过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眉想了想:“我还是一个人过去吧,转两条街道就到惜月书院了,很近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猛地想起一事:“君眉,你是不是想读书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因为爹娘去世得早,家境败落,叶君眉只是小时候跟着哥哥读书识字,学了两三年而已,后来早早就撑起这头家,针线、挑水、跑随,零零碎碎的活计基本都做过,唯独没有再念书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,她是一个很聪慧的女孩子,也很爱读书。

        闻言,叶君眉微笑道:“嗯,哥哥,我的确想读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不无自责地道:“都是哥哥不好,没有想到这一茬去。要不我送你到惜月书院里去吧,和江小姐也有个伴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眉却很坚决地摇头:“可我不想进去书院里面,太吵闹了。哥哥,其实只要你教我便好了,就像小时候一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一愣,随即明白过来:妹妹是不舍得放弃独酌斋;同时亦为省钱。要知道进去惜月书院,花钱绝对不是小数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君眉,钱的问题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眉打断他,很认真地道:“不是钱的问题,哥哥,我只喜欢你来教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吧!不过事先声明,哥哥这个老师可是很严厉的,做得不对,要打屁……打掌心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本来想说屁股,出口之际才察觉不妥当,赶紧改口。

        见他一副老学究严肃的样子,叶君眉噗嗤一笑,端是百媚横生,在昏黄的灯火之下,竟分外妖娆,殊不同平时的恬静清雅。

        妹妹,长大了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心里感叹一声,脑子迅速运转:或许是穷怕了,在书斋经营的过程中,他居然发现妹妹是个小财迷呢。也许,在自己教她的过程中,可以塞些私货进去,比如说这个世界还没有的阿拉伯数字,以及加减之类比较简单的数学公式等等。叶君眉学到之后,固然没有大用,但对于日常算账还是颇有帮助的,能相对减少繁杂的计算程序,省时省力。

        对,就该这么干。

        改变世界之类的空话日后再说,先从改变妹妹开始吧,这同样是一个可爱的理想。(未完待续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