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小说 - 武侠修真 - 人神在线阅读 - 第八十五章:水遁

第八十五章:水遁

        很多年后,有一句广为流传的经典台词,叫做:“我猜中了个开头,但猜不中结局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句话,非常适合刘三公子与郭南明的这次联合打脸行动——

        郭南明病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身子骨本来就不好,据说是从娘胎带出来的病根。情绪要稳,最为忌讳的便是大起大落,大悲大喜。一言以蔽之,受不得刺激。受刺激后,身子便会承受不住,甚至吐血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,他就受了刺激,发起病来,不得不休学,离开书院,回家里静养。

        倒是刘三公子极为不忿,使出最后一招,派人去打听那名随从的来历。最后得到的结果让他吃了一惊:对方竟然是黄元启的家仆。

        黄元启,乃冀州大儒,本身就是一代书法名家,一幅字帖,售价近乎六百文钱,还常常有价无市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样的一个人,怎么会花费如此高价,去买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年轻人的作品?

        真是匪夷所思。

        个中情形,任刘三公子打破头都想不出来。本来郭家与黄元启有些来往,但这个时刻,刘三公子哪里还敢去告诉郭南明?这不是去刺激他嘛。

        看来要想揭开谜底,唯有等日后再慢慢查明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邪门之极……要找回这个场子,只得等到中秋时会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刘三公子清楚郭南明绝非轻易认输的人,病休退学,不过是以退为进的策略,养精蓄锐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既然郭南明病退了,他自然也无法再找叶君生的麻烦。至于下黑手之类,开玩笑,他刘三公子可是斯文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顺利再将十幅字帖出手,叶君生手里的钱财数目急速增长,除了还掉黄超之的两贯钱外。还有四贯剩余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知道多少年了,叶家不曾有过这般丰厚的积蓄,喜得叶君眉喜上眉梢。笑得合不拢嘴。

        就连后院的猪牛二妖,近日的生活待遇都大有提高,吃喝上了酒肉。猪妖红光满面,叹道:“俺老猪终于有顿肉吃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有钱的感觉。真好!

        只不过当前远远不够,下一个目标,是赚够五十五贯,将独酌斋从黄超之手里买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租住毕竟是租的,唯有把宅子买下来。这个家才真正的属于他们。

        十幅新的字帖再度挂上去,依旧标价五百文。大有姜太公钓鱼,愿者上钩之意。

        相信经此一事,起码独酌斋的名头是打了出去,那已是极大的收获。

        在艺术品这个行业,某样东西值不值那个价钱其实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有人买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此足以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冀州城,黄家。

        近乎花甲之年的黄元启正在厅堂上招待老友。

        老友姓李。字“逸风”。那一天跟随富家公子一同在独酌斋出现过的另一名老者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正品着茶,说话:

        “远启兄,听说你以每幅五百文钱的价格,买下那天外客的十幅字帖,呵呵,这个亏。吃得不小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逸风打趣道。

        黄元启胡子微微一翘:“哼,此事说起来忒不厚道。老夫阅人多矣,何时见过这般做生意的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啧啧。那你还舍得买?”

        黄元启瞥他一眼:“你都买了九幅,我安能落后?”

        李逸风哈哈大笑,撸着胡子道:“话说回来,我还是挺佩服此子捉摸心理的功夫,竟能揣摩到就算五百文钱,但你还是会买,真不简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黄元启眯了眯眼睛:“坊间传闻,说字帖是那叫叶君生的观尘书院廪生所写。但以我看,此事存疑。一来如果真是他写的,为何不署上真名印章,好博取名声?二来这一手字,纵横老辣,不似他这般年纪的人能写出来的。再加上如此狡诈的运营手段,看那幕后之人没有五十,也有四十五了,是个老狐狸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逸风附和道:“有道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黄元启一摆手:“罢了,王爷已回京,此事算告一段落,反正你我都不可能再去买他的字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错,他要姜太公钓鱼,就让他慢慢钓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,对了,今年的中秋诗会,你我皆为评审,可得先琢磨好章程,是依照往年惯例呢,还是打破陈规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说着,开始讨论筹备诗会之事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今天天气非常热,太阳高悬,光芒旺盛,仿佛一副不把大地蒸干誓不罢休的势头。

        树干之上,知了在拼命地喊着,叫得人心浮躁。有些顽童便拿着长长的竹竿,竹竿头上粘着胶汁,只需往知了的翅膀上一粘,就能把它抓下来,任其怎么挣扎,都飞不掉。

        独酌斋后院,猪妖热得浑身大汗,张大了口喘气:“牛哥,老爷出城去,干嘛不带上我们?好歹可以到水里浸一浸,舒服舒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大圣懒洋洋回答:“老爷自有事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猪妖欲言又止,叹了口气,不再言语,径直跑到一处阴凉地方打盹。

        今天书院放假,但叶君生却不在城中,而是出了城外,来到那外面冀河的一处湾道上。

        此地四下偏僻,罕见人踪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打量一番,见到没有外人,当即一个鱼跃,衣服也不脱地跳进河水里面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此刻若有人看见,还以为他在洗澡呢。不过洗澡不脱衣服,倒是有些奇怪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当然不是怕热而专门跑出城来洗澡的,他穿着衣服下水,只为了修炼水遁之法——

        五行之中,金木水土火,皆有相对应的遁法,属于奇门遁甲范畴。其中水遁、土遁,都是比较常见,也是功效甚大的术法神通,如果能掌握精纯了,非常实用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本来不会,可那天在通江水宫之中,《永字八剑》的剑意将玉符敕命吞噬掉后,居然融合了其中的一缕水遁术法。通过剑意,便能施展开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当日水宫崩塌,正是依仗于此,才能安然逃逸而出,而不被活活淹死。

        只不过这缕水遁术法并不完善,远远做不到兴风作浪,更别提翻江倒海了。如果能修炼到那般境界,岂止水遁那么简单,简直就是水中的蛟龙,非掌握水系大神通不可。

        对此,叶君生不敢奢想,其实能熟练驾驭水遁就足够了。拥有此法,能自由穿梭江河之中,能在水下呼吸,能做到水流不沾身。

        简而言之,就像一条鱼儿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见个叶书生,飞身跃入河水中,剑意驱动,那水流顿时听到了命令似的,乍然分裂开来。任由他穿梭往来,如履平地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好不高兴,左冲右突,剑意驱使十分如意,大有进步。比当初心急之下,第一次用出来时,技巧方面提高了许多。

        那时候,他虽然带得猪妖和诸女出来,但自家浑身都被水流弄湿了,显得有些狼狈。

        耍了好一阵子,剑意开始不支,这依依不舍地才上岸来打坐调息。

        约莫一个时辰后,精神重新充沛,却不再下水了,而是躺在岸边草地上,望着天上的蓝天白云,怔怔出神——

        家中两妖,猪妖没有可说的,但大圣的来历肯定不凡。别看它如今皮毛光亮,健硕有力,但它真正的修为不过只恢复了一两成而已。那些修为,可不是大吃大喝便能恢复的,必须有其他途径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大圣没有说,但叶君生已隐隐猜测出来:大圣壮大修为的办法,应该是吞噬阴魂。

        此可能性,早在黄家祖宅那时候便得到验证——在那个夜里,大圣吞噬掉了一团鬼魂,并第一次开口说话。

        只可惜阴魂存在,不能随便遇见,就算叶君生有心想帮忙,一时间亦有心无力。

        再说到自己,《永字八剑》要提高进阶,需要获得大量的香火念力,这就更难了,要到哪里去才能获得第二枚玉符敕命来?总不能直接跑去杀土地,杀城隍,谋而夺之吧。

        屠神,说起来很爽,很威风,但代价必然为不可承受之重,他目前可不想被三十三天的神仙们追杀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从正常渠道获得民心民意的支持,以他如今书院生员的身份,根本无法办得到。

        在人世间,身份地位不够,就无法大展抱负。随随便便一个人跑到街头大喊:“大家跟我走!”

        恐怕没有一个人会跟来,这不是神经病嘛。

        想来想去,都没有适宜的法子可供目前使用,似乎要等三年后的乡试中举,才能实施诸种计划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也罢,细水长流,厚积薄发,无需操之过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把这一层念头揭过,心情再度恢复明朗,爬起来,架起剑意,再度跳入水中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番的水遁功夫施展,更加娴熟,驾轻就熟般,就连速度都略有提高。笔直而行,就像在现代世界里,踩着冲浪板在冲浪呢。因为速度不俗之故,河水两边分开,隐隐有兴风作浪的景象。

        风声呼呼,水汽飘散,叶君生快意无比,不禁再把剑意的运转拉高些,速度更快了,远远看上去,简直如同驾驭着一艘飞艇在河面上飞驰。只惊得水中的一些鱼虾之类纷纷逃逸,生怕被祸及,一不小心就被震成碎末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一点浩然气,千里快哉风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外如是也!(未完待续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