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小说 - 武侠修真 - 人神在线阅读 - 第八十三章:礼物

第八十三章:礼物

        一贯多钱,其中有银两有铜钱,满满装了一盒子。叶君眉如珍如宝地抱在怀里,同时将今天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道出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听完,沉吟起来:脑海首先闪过的便是,遇到贵人了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所谓贵人,概念不好界定,大概的意思便是“千里马碰到了伯乐”之类。不过此事其中仍有些蹊跷,可以确定的是,那位富家公子模样的人当为关窍所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哥哥,人家还要你写十幅字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眉眼睛亮晶晶的,看着哥哥,仿佛在看着一座金山。在她的小心灵里,实在无法想象,写字能如此赚冇钱。虽然她坚定不移地站在哥哥这边,坚信有人会来买,但在销量上委实不敢奢想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呵呵一笑:“写,当然要写,不过价格嘛,提高到每幅三百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三百文?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眉惊叫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点点头:“不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是哥哥,人家说好是一百五十文的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出价一百五十文,我就不能抬高到三百文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能。只不过……哥哥,万一他嫌贵不要了怎么办?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眉委实忐忑:三百文钱一幅字,真是要杀猪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嘿嘿笑道:“他如果不要,我就卖五百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眉顿时眼睛都大了,哥哥这是搞什么名堂?哪有这般做生意的道理,简直闻所未闻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胸有成竹地道:“君眉,听哥哥的没错。之前定价一百多文钱,你不也是怕贵,没人要吗?如今还不是卖得干干净净了。我与你说,舍得花一百五十文钱买一幅字的,就绝对出得起三百文钱。甚至越是贵的,人家还越是欢喜。所以我们的宗旨是:不卖贱的,只卖贵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高,实在是高!”

        坐在旁边终于听出了些头绪的黄超之一拍案而起,对着叶君生一竖大拇指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瞥他一眼,问:“有多高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起码好几层楼高……啧啧,我本以为君生不懂生意,如今听你一席话,实在刮目相看。这才是真正的生意经,高,真是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黄超之这话,当然有一些拍马屁的成分,但也是真心话。他自家便是做生意的,颇有经验。说白了,生意中至关重要的便是把握住顾客的心理,只要揣测到其中的分寸火候,往往能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。

        这般道理,尤其适合书画之类的艺术品行业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哈哈一笑:“超之过奖了,其实我只是想多卖点钱,好尽早还债而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黄超之忙道:“君生客气……对了,关乎丹青之道,不知君生可有把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丹青,就是画画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道:“略有研究,但是比起书帖,丹青想获得他人认可,更加困难。”他说得是实话,书帖还有些章法可循,画画完全便是仁者见仁,智者见智。

        黄超之点点头,道:冇“不急,只需书帖闯出了名堂,书而优则画,必当事半功倍。愚兄在此,预祝君生声名鹊起,财源滚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团团做一个揖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气煞吾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刘三公子气冲冲,推门进去后,把桌子拍的啪啪声响。

        郭南明皱一皱眉,放下手中书卷,不悦地道:“阿三何故又乱发脾气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还不是为了那叶书痴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,我可听说,你带人到他那书斋看热闹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哼,我可真没想到,这家伙如此狡猾,竟然安排了一出戏来敷衍应付,真当书院数十生员的眼睛是瞎的!人品如此不堪,居然还能考个三试第一,公义道理何在?”

        郭南明听着迷糊,赶紧问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    当下刘三公子把事情经过说了出来,未了道:“南明你说,这叶君生如此无耻,也配在书院读书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心中已认定,肯定是叶君生事先传话到独酌斋,让叶君眉把字帖都收起来了,然后捏造出一个把字卖光的假象,最后还安排一名小厮出来圆场。

        听完,郭南明沉吟片刻,道:“阿三不必恼怒,真得假不了,假得真不成,跳梁小丑,总有现形之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刘三公子道:“不错,我就不信了。哼哼,我已安排一个精明下人去那边盯着,且看此子能蹦跶到几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郭南明摇摇头:“阿三忒是无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非也,我就是吞不下这口气。定教这粗鄙书痴身败名裂,赶出书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冀州城巍然壮阔,屋宇连绵,不知显现多少荣华。在东区中心处,有一座大园子,名曰:峨眉园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名有粉黛之意,园中布景清幽雅致,鸟语花香,为一方胜地所在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冀州城,峨眉园极其有名,但门槛甚高,常年都警卫森然,等闲人根本无法踏入半步,许多人更不知道此园主人为谁,想必非富即贵,非普通人所能高攀结识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正当酷暑季节,炎日高照,一丝风都没有。然而峨眉园中,假山流水,树木郁郁,却凉爽十足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座临水小榭中,一男一女正坐在栏边,观看水下游弋的鲤鱼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一尾尾鲤鱼,都是红鲤,颜色鲜艳显眼,活泼灵动地在清澈的水里游着,嬉戏不已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九妹,恭喜你学成下山,不过你就不地道了,二哥我特意奔赴冀州而来,反要多等了两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青年男子长身玉立,态势雍容,留着短须,面皮莹润,脸上总是带着温和的笑意,正是在独酌斋买字的公子。

        而那少女,身形绰约,婷婷娆娆,仿佛艳绝,可惜面上蒙一方轻纱,只露出眉如远黛,眸似星子的倾城眉目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她,赫然便是在道安诗会的揭晓之夜,漂流而下,泛舟弄琴的神秘女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女子开口恬然道:“二哥,又不是我请你来的。”其声皎然,有点清冷。

        青年男子不以为意,微笑道:“九妹,相隔多年,你的性子越发清淡了。在山中修行,应该很苦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女子道:“本是小妹心甘情愿的事情,怎么会苦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男子注视着她,忽而叹道:“九妹,回京冇城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回去作甚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家都很记挂着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女子微微顿了顿,才说道:“我这趟下山,身负师命,暂时不可能回京冇城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男子又叹口气:“那好,二哥也不勉强你。只愿你别忘了,你永远都姓赵,永远都是京冇城中那个举世无双的小龙女……好了,不说这些。二哥这趟在冀州,买了不少东西,想送一件礼物给你,但又不知你喜欢哪个,还是让你自己挑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一拍手,立刻有两名汉子各自捧着一大堆东西走进小谢内,将手里的东西一一摆放在石桌之上,堆得满满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其中有各色名贵脂粉盒,有光华逼人的金玉首饰,有装裱华丽的字画卷轴,还有三柄镶嵌得珠光宝气的宝剑。

        端是五花八门,基本都是价值不菲之物。

        男子看见少女坐着不动,不禁苦笑道:“九妹,二哥明白你早已看不上这些俗物,但毕竟是二哥的一片心意,你就挑一样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少女绽然一笑,终是起来观看,脂粉首饰之类根本碰都不碰,直接就看字画。打开一幅,只看了一眼就扔到一边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看得速度很快,片刻工夫就看了七、八幅,都不合心意,弃如敝屣。冇

        男子在一边看着,眉毛都蹙了起来:这般看来,以后想再送点什么东西都难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忽而,少女的动作缓了缓,端详着一幅字。

        男子心中一喜,仔细看那卷轴,又有些认不出来。一时间不敢确定是哪位名家的作品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来冀州,为了准备一份礼物给九妹,可是花费重金购买了好些名家的名作,希望能讨得妹子欢心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他知道,自家妹子不但喜欢修道,还喜欢琴棋书画。

        男子轻轻挪了一步,调整角度,要看看是那幅书画被九妹看中了,视线投入之下,顿时不禁有些愕然:

        “当时明月在,曾照彩云归”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……哦,想起来了,这是在游完观尘书院后,在顺路逛一逛的过程中,于边上的一间书帖店买的书帖,当时大概是花了一百文钱这样,比起重金收购来的名作,简直九牛一毛,完全没有可比性。

        怎么,九妹也喜欢?

        男子的脸色顿时变得奇怪。他之所以买下这一幅,更多的原因在于一时心血来潮,况且那百来文钱对他而言,九牛一毛都算不上,百牛一毛还勉强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叶君生写的字,他也是有些欣赏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当时明月在,曾照彩云归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少女喃喃道,不禁想起自己拜别师傅,出山返回红尘之际,一叶扁舟,漂江而下——

        是夜,星空清朗,明月照人,她的情绪随着波浪起伏,故抚琴一曲,抒情明意,似乎要告诉天下人:她京冇城小龙女,归去来兮!

        眼下这两句,竟如此体贴真切地写出了她那时的心声,意境天衣无缝,妙不可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当时明月在,曾照彩云归……二哥,这份礼物我很喜欢,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男子哈哈大笑,心情大好:“九妹何必见外,只可惜明天我便要启程回京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明天我送你。”(未完待续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