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小说 - 武侠修真 - 人神在线阅读 - 第八十二章:演戏

第八十二章:演戏

        观尘书院,黄超之急急忙忙找到叶君生,拉到一边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纳闷道:“超之,怎么啦?”

        黄超之抹了把汗,说道:“君生,有人要对付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一愣:“我没得罪谁呀!”

        黄超之苦笑道:“郭南明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脸色一沉:“堂堂冀州第一才子就如此器量?”明里吃了亏,难道要暗地找回来?只不过瞧着他倨傲的模样,不似会出阴招之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他,是他的朋友,刘三公子?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听着陌生,好奇问:“刘三公子何许人也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郭刘两家为世交,彼此交好,而刘三公子是郭南明一同长大的死党。郭南明在你手里吃了瘪,那刘三公子早就憋了一肚子气,要找机会替死党找回场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听到这里,叶君生大概明白了:裙带关系,真是好大一坨狗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他要对付我,你又如何知道?”

        黄超之道:“刘三公子就在丁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原来如此,那他们要用什么手段?”心中自是淡定。他叶君生不是惹是生非的人,但也不怕别人惹是生非。

        黄超之道:“独酌斋的事情,他们都知道了……对了,近期可曾开张?”

        闻言,叶君生不无尴尬地道:“未曾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黄超之不禁唉声叹气,情绪有些低沉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疑问:“难道他们要拿独酌斋做文章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不是嘛,他们知道你开了书帖店,也知道门可罗雀。生意惨淡。于是刘三公子便要鼓动一大群生员,去你那独酌斋逛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听着吃吃冷笑:逛?恐怕就是专门过去看笑话的吧。以此为由,确实能拉扯出许多嘲弄的话题,要折损弄臭自己的声名,日后都抬不起头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文坛之中,无论诗词文章,最讲究的,便是声名。一旦名声有亏。很难再弥补回来了。名声便如羽翼,必须珍惜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样的道理,就像昔日叶君生为书痴时一样,名声不好,连找个活计,混口饭吃都没人要。

        黄超之不无担心问:“这可如何是好?”

        开一个书帖店,快一个月了,一个字都没卖出过。再经过有心人的宣扬,很容易就会成为笑柄。到时,更不会有人去光顾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独酌斋距离倒闭不远矣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沉声道:“不必慌张,他们已经去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们前脚刚走,我就来找你了。我看着,四个班的人都有,有四、五十人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数量,确实不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一挥手:“走。”迈开大步就出书院,回独酌斋。

        黄超之跟随其后,见他步履急促。以为他心乱了,却不知叶君生是在担心妹妹会受到惊吓。

        四、五十人,熙熙攘攘,围观看热闹,叶君眉不曾经历如此场面,难免会失措。而因为人太多了,还都是有功名的书院生员,大圣与猪妖都不好随便出手。闹将起来,那就不可收拾。

        从观尘书院转到南渡巷,距离很近。拐个弯就到了。再走向巷尾的独酌斋,也就是两百多米的路程。

        很快,叶君生与黄超之便到了榕树下,抬头一看,见到前面黑压压的围了数圈,都是穿着儒衫,头戴文士巾的生员。不少人手中还拿着折扇,很有派头地摇着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心中一急,赶紧跻身进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书院一间清雅的学舍之中。郭南明听了消息,“啪”的丢下书卷,道:“阿三真是胡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打报告的生员笑道:“南明兄何必责怪三公子?依我看,就该如此。那叶君生算是个什么出身,破落户的穷酸书生而已。碰运气考了个三试第一,尾巴就翘起来了,目中无人。一点名气都没,居然还敢开书帖店,真是不知天高地厚,亏不死他。他的字帖,本就没有人买,三公子此去,亦是实事求是,绝非故意去泼脏水的。本身已脏,何须再泼?”

        郭南明轻叹口气:“话须如此,不过只怕有人以为是我指使阿三去的,未免不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生员道:“清者自清,浊者自浊,公道自在人心,南明兄不必多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也罢,事已至此,却不好再说什么,反正我不过去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生员嘿嘿一笑:“你不去,肯定后悔。那我可去了,要看看这叶君生能写出什么样的字来卖,无人问津,众目睽睽之下,那脸色想必会非常精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三步并作两步走,赶紧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的出现,在生员当中引发一阵喧动。有认识的,马上转告开来,片刻之后,几乎人人都知道他便是叶君生,一道道目光聚在他身上,情绪复杂。

        人群当即自动让开路子,让叶君生进入独酌斋。要知道这一次事当中,他正是那主角,岂能缺席?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进入到独酌斋中,见到叶君眉在神色激动地与一位衣装华丽的富家公子解释着什么,当即心头有怒意萌生,抢上去,一把拉开那公子,护在妹妹身前,喝道:“你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那公子的身子骨有些单薄,猝不及防的被一拉,一个趔趄,差点摔跤,待看到是叶君生动的手,顿时冷笑道:“好个叶君生,文的不行,要动粗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扫他一眼,并不认识,但观其模样,应该就是那刘三公子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根据黄超之的介绍,这刘三公子,名“立飞”,字“望天”。其出身和郭南明有得一比,都是官宦人家,书香子弟。不同的是,郭南明为冀州第一才子,他却文才有限,典型的绣花枕头一个。只是眼界依然很高,眼睛长在头顶上,端是不负“望天”两字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不理他,转身问妹妹:“君眉,他们可是欺负你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闻言,刘望天顿时跳起来:“叶君生,你休得含血喷人。本公子乃是斯文人,岂会欺负一个弱女子?做出如此不雅之举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听着他文绉绉的叶君生便心烦,马上叱喝:“没问你,给我闭嘴!”

        刘望天一愣,随即心头泼辣辣有火:这是什么态度?气得脸话语都有些哆嗦了:“好,真是山野村夫,粗鄙不堪,有辱斯文,太有辱斯文呀!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哪里有空管他,只望着妹妹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眉似乎也搞不清状况,有些茫然地道:“哥哥,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,突然他们就来了,问我店铺里的字帖都到哪里去了。我就说都卖光了,他们都不信,还一个劲地追问,我都烦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呃!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以为自己没听清楚,可环视左右墙壁,果然十幅字帖全部没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怎么回事?貌似中午自己在家吃饭的时候,十幅字帖都还好好的悬挂在墙壁上,怎么一下午的功夫就卖光了?

        怎么可能?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可能!”

        刘三公子几乎要跳起来:“哼哼,依我说,你们知道我们来了,所以就把所有字帖都收起来了吧,果然演得一出好戏,但休想瞒过本公子的眼睛。”今天上午的时候,他还专门让人过来了解过情况,这才兴师动众而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十幅字帖,别说独酌斋这间门可罗雀的书帖店,就算在墨香巷的一些老字号书画店,一下午都不可能卖那么多。

        行情市场在呢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且叶君生的定价不菲,简直可以用离谱来形容。天下间哪有如此不长眼的冤大头,一口气全买走十幅字?

        “爱信不信!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眉一嘟嘴,拉着哥哥的手,压低声音,生怕被人听了去:“哥哥,今天卖得好多钱呀,我都很小心地包好藏在床底下了,一会拿给你看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非常兴奋,眼眸亮晶晶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十幅字帖,总卖得一贯多,叶君眉还不曾拥有过这么多钱,就算稳妥地藏在床底下,还怕被人偷了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连叶君生都有些晕乎了:“君眉,字帖真得都卖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眉微笑道:“不是说了嘛,卖了,都卖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旁边三公子一一看在眼里,冷笑道:“装,继续装!除非你这书帖店以后不做生意了,否则定然有原形毕露的一天。世道人心,自有眼睛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众生员顿时附和起哄,他们觉得叶氏兄妹的戏演得着实蹩脚,简直破绽百出嘛。

        这脸皮太厚了,无耻之极!

        “喂,你们让让,给我进去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随着嚷声,一名随从打扮的汉子终于挤了进来,对着叶君眉施礼道:“这位姑娘,我家老爷说了,等你家主人回来后,请他写十幅字。每幅价格,给足一百五十文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此言一出,四下皆一片静寂,诸人面面相觑,疑惑不已:这随从,又是什么来头?

        这随从,却是中午时跑了空趟的那个。

        又有生意上门,叶君眉开心地道:“好,我会跟他说的。”然后很古灵精怪地瞟了叶君生一眼。

        随从当即拿出一串钱来:“这是一百文钱,权作定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眉微一迟疑,目光询问般望向叶君生,见到哥哥摇头,立刻有了主意:“定金不敢收,我先与他说了,再做定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随从只得收回铜钱,告辞离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幕,许多人都看在眼里,流露出来的都是质疑,不信。

        三公子哈哈大笑:“演戏果然得全套,只是假得可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现在没工夫理会他们,中气十足地叫道:“本店打烊,闲杂人等速速退避!”(未完待续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