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小说 - 武侠修真 - 人神在线阅读 - 第七十六章:降服

第七十六章:降服

        十余丈外的江面,突然汩汩作响,好像下方有什么东西在吸水一样,形成一个旋涡状的波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咦,这是?”

        仙使微一皱眉,精神贯注,两个瞳孔激发出熠熠蓝光,似乎能看穿波浪,透入到水底之下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登时有所发现,露出恍然的神色,身子一动,直接跳入那波流之中,如履平地,滴水不能沾身。

        周乱山看着,羡慕之色毫不掩饰。仙使施展出的《分水**》属于水遁的一种,练成之后,能避水流,出入江河,毫无阻滞,属于一门非常实用的神通。但以周乱山目前的身份地位,却无缘习得。

        仙使直下江底,目光莹莹,见到下面有一大堆石头,堆积得像座小山——这里本该是一座石殿,属于前河伯所建造,但如今崩塌掉了,里面也捕捉不到生灵之气。

        那精怪居然逃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难道它觉察到本仙使要来,是以落荒而逃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觉得颇不高兴,只是通江茫茫,一时间也不好搜捕,只得踩出水面,回到船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周乱山见他面色不好看,不敢吭声。

        仙使坐着,淡然道:“这番彭城出现前朝余孽的气息,事关重大,宗门派遣我前来督查,正需要你家师门协助,你却不能怠慢,再把前期侦查的情况说一遍给我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周乱山赶紧禀告,未了不忘将遇到牛妖之事说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?有一头断角牛妖出现在那山上?”

        仙使霍然色动。站立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周乱山察言观色,心道难道那牛妖也是大有来历的家伙?没道理呀,它实力那么孱弱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快,将它的特征事无巨细道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仙使颇为激动。

        周乱山忙把遇见牛妖屠杀猛虎。痛饮鲜血,以及彼此交手的过程都一一说出。

        仙使神色阴晴不定,喃喃道:“难道真是它?其竟沦落至斯?不行,此事非同小可,宁可杀错,不能放过,必须马上赶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周乱山陪着小心问:“仙使,莫非那牛妖亦为余孽不成?”

        仙使含糊道:“那倒不是。只不过有一件关系重大的法宝下落,要着落在它身上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法宝?

        周乱山一听,一颗心不禁砰砰乱跳——术士所用之物,自不会是红尘凡品。另有所造,按威力大小分级,可划分成三个级别:法具、法器、法宝。

        法具,为开光之物,威力最差;法器。器物中镌刻有法阵禁制,禁制越多,功效越大;法宝,这才是术士们所梦寐以求的存在。传闻中法宝能通灵,能变化自如。大小如意,甚至自成一方世界。

        周乱山的身家。不过拥有一柄法具飞刀而已,法器都没有一件,现在听说那头牛妖很可能与一件法宝有关联,不禁又是惊愕,又是懊悔。早知如此,当初无论如何都不会放过它。

        仙使沉声道:“走,立刻带我去那座山上探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吭哧哼哧!

        官道之上行人来往,忽而目光齐刷刷盯着一辆板车在看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板车,也无甚出奇之处,用木板粗粗地制造而成,让人惊奇的是拉车的居然是一头大肥猪,撒开四蹄,速度居然还不慢。

        肥猪浑体漆黑,仿佛被泼了一身墨汁,黑不溜秋的貌不惊人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年头,有马车牛车驴车等等,猪车算比较冷门了,但也不是没有见过,只是很少见过这般快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此猪,倒是能跑,亏得那一身肥肉,忒有力。

        板车上坐一书生,悠然捧一卷书在观看。

        哼哧哼哧!

        速度悄悄有所降落,啪,书生空着的左手把持一根长长的竹枝,就毫不留情地抽在猪背上:

        “夯货休得偷懒!”

        猪妖只得继续低着头加速度,满怀激愤:“好歹俺老猪也是一头妖,竟然沦落到要拉车的份上,天道何其不公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些话,却不敢说出口。

        话说中午时分,江底石殿倒塌之际,叶君生激发剑意,竟能鼓动波浪,从而将一干女子送上岸去,遣返回家。至于猪妖,则毫不客气地套上绳索,负责拉车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能鼓弄江水,源于剑意吸收了河伯玉符敕命的能力,从而附带掌握一点水遁功夫,虽然不算精通,但逃出生天没有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由于走得匆忙,也无暇继续体验。

        一连发生那么多事,陈家乡非久留之地,还是尽早离开的好。

        至此,此事算是告一段落,收获不小。其中剑意的威力提升为首要,额外抓住猪妖为苦力,加以训导,未尝不能为己所用。

        事情解决,就该回家。

        猪妖拉车,速度不同凡响,到无人处更是飞奔赛骏马。一路不做停息,终于赶在日落前回到彭城县。

        进城的时候,守门官兵很是审视了一番,待叶君生拿出文书验证,这才爽快放行。

        回到家中,见到院门开着,直接驱车进去,正见到江静儿与叶君眉在屋子里说话,听到声音,两女抢着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哥哥,你终于回到了,江姐姐正与我说,你路上有些事耽搁了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眉欣喜地扑进他怀里,雀跃不已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怜惜地抚摸着她的秀发,自己这一趟奔赴冀州,她肯定非常担忧,便道:“的确因事耽误了些时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抬头去看江静儿,投以一个感激的眼神。

        江静儿来找叶君眉说话,自是为了宽慰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    江大小姐本来露出的笑意瞬间散去,却对叶君眉说道:“君眉,我先回去了。”故意摆出一副大摇大摆的姿势,从叶君生身边经过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暗自觉得好笑,也不好说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哥哥回家,旅途辛苦,一定累了饿了,叶君眉急忙去张罗晚饭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赶着猪妖进入牛棚中,时隔多日,青牛愈发的壮硕精神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不错!”

        拍拍牛头,很是欢喜。大圣与自家一条战线,它修为恢复得越好,对于自己的帮助就越大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叶君生出去,猪妖扫了大圣一眼,眼珠子骨溜溜一转,却没有看出什么端倪,只见这牛的头顶之上,只得一团血气灵光,并无其他异状,看起来,就是一头普通的牛。

        便大喇喇走过去,大屁股往卧着的大圣肚皮上一坐,嘴里埋怨道:“他奶奶的,累死俺老猪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    蓦然身上一疼,不禁惨叫一声,蹦跳起来:“何方毛贼敢偷袭爷爷!”

        左顾右盼间就见到本来卧在地上不动的青牛一骨碌站起,居高临下打量着它,尾巴甩呀甩的,敢情这就是凶器。

        猪妖不甘示弱:“好哇,你这头死牛也敢打爷爷,我要吃了你!”张开血盆大嘴,其势汹汹——

        蓬!

        还来不及反应,肥胖的身子被青牛一脚踩踏住,好像身上被压了一座山,重达千钧,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哎呦我的乖乖,又撞铁板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到了这个时候,猪妖哪里还不知道青牛不是普通的牛?自家根本不是对手。本来还想着趁机逃走呢,原来“老爷”之所以把自己赶进牛棚里,早有预备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爷”,便是它对叶君生的称呼,拍马屁一向都是它的强项,而之前为了讨得叶君生欢喜,便叫他做“老爷”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在背地里猪妖可没有那么服帖,还想借机逃走,继续去构造理想中的后宫世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咦?哥哥,牛棚那边好像有人在说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眉从厨房里探头出来,却见到哥哥就站在院中当中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笑道:“你听错了吧……饭好了没,我饿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快好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眉无暇多想,继续炒菜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会之后,牛棚恢复平静,叶君生走进去,就见到那猪妖正蹲在大圣边上,挥起两只前肢,在给大圣捶骨,表现非常殷勤。

        搞定了!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轻轻一笑,他眼下没有好法子收服猪妖,不过有大圣呢,其肯定有些不同寻常的手段,能让猪妖老老实实地服从效命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一看,果然没有失望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叶书痴……呃不,现在应该叫叶秀才,他从冀州回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县试、府试、院试、三试第一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消息就像蒲公英的种子,很快就洒满彭城县。

        作为昔日的一位“反面名人”,叶书痴的名声早就传扬开来,只是这一次,反面变成了正面。

        人的思维心理很奇怪,在没有取得功名之前,叶君生种种不可理喻的行径被人热嘲冷讽,不屑一顾;可当他三试第一,以优异的成绩成为观尘书院廪生后,其以前的作为顿时变成了雅事,为人所津津乐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早就说了,这孩子苦读诗书,总有一天能考得功名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还是我有先见之明,他八岁的时候,我就夸过他是文曲星下凡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,我姑妈的姨婆的女儿今年刚十六岁,与叶秀才正是天生一对,我且上门去说亲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前倨而后恭,诸如此类,不一而足。

        与这一边的扬眉吐气不同,彭家却陷入了低谷,两个儿子先后遇害,大受打击,一蹶不振。至于胡县令,自从县试揭晓,他就大病一场,连理事都不怎么利落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上面已有消息传来,将让他致仕,提前退休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彭城县的百姓,从此以后日子好过许多了。(未完待续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