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小说 - 武侠修真 - 人神在线阅读 - 第七十二章:杀戮

第七十二章:杀戮

        (本书将在今晚零点上架,喜欢的话,请大家的订阅,以及投月票!非常感谢!)

        夜幕徐徐,铺开一轮明月,漫天繁星。

        入夜的通江,好像休憩的孩子,再没有白天时的暴虐,而变得温柔起来。波浪轻轻拍打着岸边,呼呼呼,舒展的节奏,仿佛情人在耳边呼吸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堆篝火熊熊燃烧,叶君生就坐在火边上,先抓起一把细沙,再松手漏下,藉此确定风向;然后专心致志地用一堆泥块在捣弄着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些泥块,是从附近的坡地上捡拾来的,形状不一。有的状若拳头,有的长条形。

        江静儿坐在另一边,睁着大大的眼睛瞧着,眼眸闪出好奇的光芒。

        约莫一炷香时间后,一座精巧的泥块建筑出现在地面上,圆座,尖顶,下方开一个小拱门,而泥块之间有着不少的小窟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江静儿忍不住问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回答:“窑。”拿过燃烧的枯枝,从那窑的小拱门中放进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又是干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烧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江静儿无语:这呆子是不是吃饱了撑着……不对,晚饭还没有吃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江小姐,你去那边的坡地上挖些地瓜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说道——他还真没想到这个世界会有地瓜,第一次见到的时候,甚有亲切感。看来时空改变,物种的传播情况也有了极大的变化。

        江静儿鼓起眼睛道:“你要本小姐去盗窃?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呵呵一笑:“你身上有没有带钱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有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你挖了地瓜,再把钱种下去,就不算盗窃了。我想,村民们来挖地瓜的时候,如果挖到了钱,一定更开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江静儿觉得这个办法不错,于是提着长枪去了,很快就挖来六、七根地瓜,扔到叶君生面前:“我说呆子,你这是要烤地瓜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她以前也吃过烤地瓜,不过都是用炭火直接烤的,烟火味甚重,还不如煮熟来吃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算是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又加了柴火,烧得很旺。不用多久,那些泥块便被烧得发红发白的了。他随即撤掉柴火,把里面的灰烬勾出来,再将地瓜一根根地塞进去,另外用一团泥块堵门,手持一条稍粗的木棍,先把窑顶上几块小泥块捅进去,渐渐再把整座小窑都推翻掩埋住地瓜。

        啪啪啪!

        棍子挥舞,将泥块一一打碎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到这,江静儿终于明白过来,心道:原来他是用烧得滚烫的泥块来烤地瓜,话说这呆子足不出户的,怎么懂得这个?书上有记载?

        她又怎么想得到,这是叶君生前一世的生活体验,眼下重温而已。

        等火候差不多了,叶君生就拿着小树枝开始扒泥土;江静儿见状,也照葫芦画瓢,拿着树枝来戳——

        “哎呀,小心点,别把地瓜给刮破了,弄脏了就不好吃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话音未落,江静儿就将一根地瓜划破个口子,里面金黄的肉顿时沾染上黑乎乎的尘土。

        见状,她不禁悄悄一吐舌头,好像个做错了事的小孩子。

        把所有地瓜扒出来后,开吃,剥开表皮,顿时肉香飘扬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好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江静儿吃得赞不绝口,吃得太急,几乎给噎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谢大侠,烤了地瓜,喜欢的话请过来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原来这时候谢行空也出了神庙,背负双手站在江边上,他依然戴着遮掩面目的斗笠,显得很神秘。

        江静儿也叫道:“谢大侠,你也没吃晚饭吧,这地瓜烤得可香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谢行空微微一顿,然后过来,坐在篝火边上,拿一根地瓜剥了吃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忽问:“谢大侠,你准备什么时候走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杀了河妖就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明知道,你杀不了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此话一出,气氛徒然一紧,风似乎变大了些,呼呼的吹着,木柴燃烧时发出噼里啪啦的脆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杀不了,也要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谢行空的语气很坚决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悠然道:“一个人太执着,不成痴,便成魔。谢大侠,难道你不怕?”

        边上江静儿听着听着,就觉得有些不对头:叶君生的话,句句直问本心,犀利而发人深思,本来绝不该从他口中说出才对。

        谢行空慢慢吃着地瓜,一字字道:“我心中只有剑,没有畏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大声道:“但是我怕,怕你会成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把最后一口地瓜吃完,谢行空慢慢站起身:“曾经失去过的东西,我就一定会拿回来。就算成魔,也无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再不回头,大步踏入神庙之中。星月的光辉下,照得他背负的玄铁剑,发出一缕缕幽光。

        江静儿有些茫然:“呆子,你到底与谢大侠在说什么?我怎么都听不懂?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没有第一时间回话,皱起眉毛,心想:听谢行空的意思,难道他之前和那河妖有过瓜葛?又或者河妖抢走了本来属于他的东西?

        那一天晚上在鳌头岛,最后发生的异变之事——石鳌吐玉符,吸收日月光华,谢行空出剑抢夺,但最后却被一头猪妖黄雀在后,吞了玉符。

        那猪妖,便是如今的通江河伯。

        此事,叶君生当然不知道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二天,谢行空与河妖大战一场,他大发神威,竟斩了河妖一剑,血染江水,河妖负痛逃遁而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岸边掠阵的江静儿见状,无比欣喜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同样目睹到,但神色沉稳,不动声色。

        是夜,河伯托梦,非常愤怒,说如果村民们再不把谢行空赶走,它将翻江倒海,水淹百里,鸡犬不留。

        醒来后的村民们很害怕,在此之前他们早已见识过河伯的厉害,本以为那大剑客能为他们除害,哪想到事态发展远不如想象,依照目前形势,那剑客根本杀不了河伯,只会将事情越闹越大。

        到头来,大剑客武功高强,能自保,能随时抽身离去。可他们就惨了,河伯秋后算账,肯定会把怒火发泄到他们头上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行,不能这样下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也不知道是谁牵的头,嚷嚷起来,数以百计的村民们浩浩荡荡地来到河神庙前,要谢行空离开,他们要重塑神像,向河伯请罪。

        谢行空站在庙门口,头戴斗笠,谁也看不见他表情如何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剑客老爷,请你快走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不走,河伯就要怪罪我们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一片恳求声。

        见谢行空不理不睬,巍然不动,有不耐烦的直接就骂了:“你有本事,就杀了河伯;没有本事,就快滚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嗤!

        一颗头颅冲天而起,鲜血喷涌而出,血腥而诡异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他,是他杀了阿成!”

        人们看见谢行空手中的长剑,那剑尖的血,正一滴滴流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杀人啦!剑客杀人啦!”

        村民们惊恐地尖叫着,一步步后退,看着谢行空的眼神,就像看着一个恶魔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幕,正好被闻讯赶来的江静儿与叶君生见到。

        江静儿的脑海,刹那间一片空白,“砰”,内心中有什么东西骤然被打碎——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的心中只有剑,没有民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句话,她忽然懂了。

        %%%%

        感谢书友“我本善良0000”、“你3哥”、“柏/小白”、“緾纞”、“d0272006”、“书友121120082652071”的慷慨打赏!感谢“午夜轩辕琴”的588,“流年**逝水”的1688;感谢“小猪的苹果”的5888,成为人神新舵主!谢谢“天边一片云”的满分评价票!

        %%%%%%%

        推荐位朋友的新书,一本是衣冠如雪的

        [bookid=2457289,bookname=《天下武尊》];一本是翩翩然的[bookid=2495305,bookname=《第一王座》];喜欢的可以去看看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