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小说 - 武侠修真 - 人神在线阅读 - 第六十九章:放榜(求三江票)

第六十九章:放榜(求三江票)

        今天一大早,步云客栈的一众童生便穿戴整齐地出门,到科举院去看榜。

        黄超之特意戴了一顶崭新的文士帽,上嵌一块拇指头大小的红玉,熠熠有光,十分喜庆的样子,蕴含“鸿运当头”之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君生,走,看榜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正在一楼慢悠悠地吃着一碗面,道:“超之,时候还早着呢。”确实,现在过去的话,恐怕要等大半个时辰才能揭晓。

        黄超之拿他没办法:今天可是放榜的大日子,对于童生而言意义重大,前程攸关,叶君生倒好,优哉游哉,一点都不心急。他是不在乎呢,或是对自己有信心?

        便苦笑道:“君生,不早点去占位置的话,到时恐怕不能第一时间看见榜单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笑道:“迟去早去,榜单都在那里;迟看晚看,榜单的名字也不会变化,你说是也不是?”

        黄超之听得一翻白眼,他也算饱经考场的“老江湖”了,阅人不少,可未曾见过叶君生这般的,一竖大拇指:“好,既然如此,我也不急了,就与你坐在这里等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真得坐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彼此虽然结识不过几天,但性格甚觉投缘,对于叶君生这个朋友,无论如何他黄超之都是交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有些认识黄超之的童生经过,叫他一块去,都被他摇头婉拒,说要等叶君生再走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几个童生自顾离去,出了门口,便有议论:“这超之也是,怎地就那么看好这叶君生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奇怪,叶君生两试第一,势头正猛,提前与他结交,正好能落得一份人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嘿嘿,孟元兄所言差矣。依小弟看,叶君生这趟非要跌个大跟头不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,此话怎讲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忘了院试可是顾学政顾大人所主持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又如何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顾大人为郭南明的恩师,他的弟子在道安诗会上被叶君生搅了局,气得吐血,这梁子可不小。前些时候,眼高一切的郭南明都杀到客栈里来了,我看着,来者不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然而顾大人一向公正严明,应该不会徇私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不好说,只需轻轻弄个绊子,就够叶君生吃不了兜着走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几人听着,深以为然。顾惜朝固然以严正著称,但他始终不是圣人,审核文章又极具主观性,真要唰你,根本无从申辩。

        终于等叶君生吃完面,黄超之起身,道:“现在可以走了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两人正要出门,外面忽有一小厮疾步奔来,口中大呼“报喜”。

        黄超之心中一动,连忙叫住他,问道:“是否院试第一名结果出来了?”童子试不同乡试,一般不会有专人上门报讯,不过也有例外,院试第一,往往都有人前来报喜,讨个赏钱什么的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小厮回答:“正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谁人考得?”

        小厮打量了他一眼,道:“院试第一名,为彭城叶君生考取,敢问哪位公子是叶公子?”

        黄超之一听,狠狠一拍手掌,很激动的模样:“中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那小厮以为他就是叶君生,顿时笑容满面:“恭贺叶公子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黄超之赶紧拉过叶君生,表示他才是正主。

        自有一番热闹不提——有人报喜,赏钱必不可少,于是叶书痴钱袋中的盘缠又少了一大截。

        黄超之望着叶君生,片刻后感叹一声:“君生,我这才明白为何你不着急去看榜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微笑:“过奖,但其实我真没多少信心。”此话当为心里话,科举文章,仁者见仁,就算写得花团锦簇般,谁都不敢打包票必中。再加上顾惜朝与郭南明之间的关系,更存在许多变数。

        如今看来,顾学政算得上是一位堂堂正正的君子。

        自古官场多卑劣,但无可否认,也有不少能守原则的君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哎呀,你得了第一,可我还没有去看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黄超之叫了一声,也不管叶君生了,赶紧去看榜。

        约莫半个时辰后,看榜的童生陆陆续续都回来了,几家欢喜几家愁。这生员功名的录取几率并不高,百人中最多就十来人考取,只因为整体数量就不多,否则与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的后世高考,有得一比。

        黄超之赫然也考过了,第四次,这一次终于得偿所愿。虽然名次比较落后,属于“增生”范畴,但功名就是功名,直把他喜得笑容像雕刻在了脸上,灿烂如永不会凋谢的牵牛花。

        这般梦寐以求,终于一朝达成的狂喜,绝非叶君生所能体会理解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君生,走,状元楼,我请!”

        这厮一副“功名在手,天下我有”的豪迈气概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坦然道:“就算让我请,我也请不起了。”他囊中羞涩,别说吃不起状元楼的饭菜,就算等闲的饭馆都不敢去。去的话,只怕就没有盘缠回家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黄超之呵呵一笑:“君生,你现在三试第一,前途无量,日后还怕没钱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三试第一,就是优等生员,确保廪生无疑,可免费入读观尘书院。学有所成后再参加乡试,如果能中举,那便是举人老爷了;再考上去,就是进士,官身在望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这一顿酒,吃喝得极为酣畅尽兴。

        回客栈的时候,就连叶君生都有几分醺醺然了。他心中已有主意,明天与黄超之一道返城,经过道安府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可以的话,顺路到陈家乡那边走一走。因为还有一件事情,总是记挂着,需要做个了断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冀州城北,郭家大宅。

        郭南明在书房中读书,忽有敲门声,然后一名老管家打扮的仆人走进来,恭敬道:“少爷,院试放榜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郭南明放下书卷,淡然问:“谁是第一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彭城叶君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到这个名字的时候,老管家有些迟疑,恐怕会刺激到少爷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郭南明不动声色,平静得像早就知道这个结果,呵呵一笑:“幸而没让我失望,若果拿不到这个第一,怎配进入书院,站到我面前来?到了书院,我真要看看,你是如何写出那‘人生如梦’来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老管家听着,心中纳闷:少爷不是与那叶君生有过节吗?怎么现在少爷似乎很希望对方能三试第一似的,不懂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或者说,有时候就算懂,也要装不懂。

        %%%

        感谢书友“有谁共鸣77”、“小猪的苹果”、“摁到用脚踹”三位的588;“神圣恶魔”的1888,好多8呀,难道南朝要发?感谢“iqbmb”的慷慨打赏,谢谢大家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