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小说 - 武侠修真 - 人神在线阅读 - 第六十七章:寂寞

第六十七章:寂寞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自报家门后,客栈内的气氛顿然变得尴尬。不过一会,便有人打破僵局,上来搭讪,还要请叶君生出去游山玩水一番——眼下距离院试开考,还有两天时间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叶君生以“专心备考”的理由,一一婉拒了。吃完面,便上楼休息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二天上午,起床梳洗完毕,准备到冀州城逛逛,了解些风土人情。毕竟日后要在此城扎根,需要先勘察情况,为以后铺好路子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刚下楼,便被一群童生围住了,熙熙攘攘,热情地要请叶君生去城东郊的鸭知湾走走。

        那鸭知湾属于冀州城一处颇有名气的胜地,但凡有文人骚客来往,必然要去一游。

        其中昨天议论叶君生糗事,论得眉飞色舞的那名童生态度最为殷切。他姓“黄”,名“超”,字“超之”,却是道安府人士,今年二十有八,已经考了三届院试,可惜都未能过关:“君生,昨天之事,是我口无遮掩,所以今天做东,特意向你赔礼道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微一沉吟,摇摇头,道:“不好意思,我真有要事去做,所以无法出城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见他拒绝得坚决,诸人只好遗憾散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一个人上街——因为没有详细地图的缘故,只能多问人,并记录下来。转悠了一上午,大概就将冀州城的区域,以及主干街道给摸清楚了,并在一张白纸上,描绘上一幅简陋的图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咦,小姐你看,是叶公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临街一座酒楼上,江静儿主仆正坐着吃饭,小姑娘阿格眼尖,一下子就看到下方的叶君生。

        江静儿往下面看去,见到叶君生时不时就拉着一位过往行人来询问着什么,问完,当即用笔写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呆子,是在问路吗?

        “小姐,要不要叫他上来?”

        江静儿淡然道:“不用了,吃过饭,就要出城回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阿格“哦”了声,似乎觉得有些遗憾,又问:“小姐,你真不和我们一起走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说了嘛,我要走水路,从道安府那边过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阿格忽地眨了眨眼睛:“小姐是想去看那位谢大侠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江静儿点头道:“不错,江湖传闻,他会赶往那边行侠仗义,惩恶扬善。因为怕有危险,所以不带你一起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如果等你去到,他早就离开了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会的,这一次他的对手非同小可,据说乃是一只妖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啊,妖怪?”

        小姑娘急切问道:“这世界,真得有妖怪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嘻嘻,有妖怪又有什么奇怪的,世上还有神仙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江静儿的思绪停顿了一会,悠然想起了空大师的言语:那位重创彭大少爷之人,应该就是一位术士神仙吧。只可惜自己,恐怕一辈子都无缘与之相见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神仙?”

        阿格很夸张地一吐舌头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在民间,神仙妖怪之说的确流传已久,许多人都信以为然,并不会觉得荒谬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原来小姐是专门去看谢大侠降妖除魔的英姿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还用说,他可是我的偶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但话说回来,那妖怪厉不厉害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江静儿含糊回答:“应该很厉害吧。这我哪里知道……我也是无意中打听到这条消息,才想着顺路走一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楼上两女交谈不休,楼下叶君生已离开,到另一条街道去了。傍晚时分,他才回步云客栈,开始归纳总结:以自家目前的情况,靠卖弄小发明来发家致富的路子很难走得通,耍些物理常识来改变世界更是痴心妄想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世界,可是有神仙妖怪的,明显不是一个传统的历史位面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么,还是按照节奏来走最合适:第一步,便是考得秀才功名,有了功名,进读公学,一切都好办;第二步,便是接妹妹过来,自不能让她继续做那些零碎活计了,需要找一份体面的工作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有点难办,不管到哪里,只要替人打工都会受气,最好的就是自己做买卖。

        问题在于,自家能做什么买卖?

        咦,对了,可以开一间书帖店,卖字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一个不错的主意,昔日在乡下卖对联赚到第一桶金,可谓尝到了甜头,自可将之发扬光大,开成铺子来做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斯,便有一个稳定的根基所在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天华朝,字画需求不小,对联中堂匾额等等,都是市场,很多有了钱的人家都会买些笔墨回家,裱好,挂在家中附庸风雅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字的价格与名气地位有关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对自己的字很有信心,固然不敢说一字千金,但卖个温饱应该没问题——这便够了,本就不指望赚多少,只是让叶君眉有一份适宜的事情做罢了。她自幼也爱读诗书,只是后来家贫无法上学而已。

        吃了妹妹多年的“软饭”,是时候反过来养妹子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贯通思路,计划筹谋完毕,整个人都变得轻松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为人做事,非常干脆利索,第二天他早早又出门,去做一番市场考察。了解到冀州东城有一条名叫“墨香巷”的小街道,专门卖字的,有本钱的话,可以到那边盘下一间铺子。

        经过打听,那本钱大概要五贯钱左右,不是一笔小数目;而如果直接买下一间铺子,价格更高,大概要五十贯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样的资金需求明显超过预算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钱的问题以后可以再解决,反正心中已有盘算,只等考过院试,才能最终定夺,无需操之过急。

        念头定落,返回客栈。

        回到客栈的时候,忽然见着许多人拥挤在一块,议论纷纷,好像有甚了不得的大人物莅临一般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叶君生回来啦!”

        一声发喊,人群自动让开一条路径来,好让叶君生走进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一皱眉,并不怯场,径直走进去,就见到里面有一少年端正坐着,身穿洁白丝袍,一尘不染的样子。其面目清雅,只是身子骨略显单薄,一抹傲气,自然而然在眉宇间流露出来,看上去,宛如一朵孤芳自赏的雪莲。坐在那里,天生与身边的人有距离感。

        少年正捧着一卷书在看,听到叶君生来了,这才掩卷站起来,扫了叶君生一眼,淡然道:“原来你就是叶君生,好,很好,希望能你考中秀才,进读观尘书院,唯有那样,我才不会寂寞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负手又傲然走了出去。似乎他等在这里,就是为了跟叶君生说这一番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莫名其妙,你寂寞关我屁事,你全家都寂寞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一头雾水,不禁腹诽道。

        那黄超之便轻悄悄过来,低声说道:“君生,他就是被你气得吐血的郭南明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