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小说 - 武侠修真 - 人神在线阅读 - 第六十六章:八卦(求三江票)

第六十六章:八卦(求三江票)

        (点击呀会员点击!)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的性格绝非那种一丝不苟的严肃,恰恰相反,他是那种阳光向的人。在前一世,最喜欢的便是周星星同学的影视作品,颇受无厘头影响。只是穿越时空,来到一个完全不同样的世界,因为身份境遇等原因,性格自然而然就受到了压制——这也是一种自我保护。

        表现出格的话,会被人当做异端来处理掉的。

        随着对人文环境的熟悉,以及了解,内心的世界才会慢慢舒展开来,间或流露出几分真实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喜欢做回一个真正的自己,但大前提还在于,有足够的实力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冀州为天华朝九州之一,属于一个非常大的疆域概念。以叶君生的理解,大概有前世两个中等省份的相加面积大小。

        冀州城,一州之都,当然建设得非常辉煌宏伟。比起彭城县,简直大巫见小巫。

        进入冀州城时,叶君生颇有几分“乡巴佬进城”的惊叹感。心中更加坚定迁徙过来的决心,话说窝在彭城县,有啥前途?

        他穿越而来,可不仅仅是求温饱——“人如果没有理想,那和咸鱼有什么分别?”

        进城后不久,叶君生便与江静儿一行分开了。江静儿他们要去交割镖货,而叶君生要去冀州科举院那边报到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别,想再见恐怕得回到彭城后。

        临别时,小姑娘阿格特意跑来,叮嘱了一番,却是江静儿怕叶君生徒然来到大城市里头,昏昏然,找不到北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听得连连点头,确定路径后,就背着包袱,顺着熙熙攘攘的人群走。

        后面江静儿望着他稍显瘦削的背影,竟莫名发呆,片刻之后才醒神过来,自嘲一笑:“我这是怎么啦?”

        赶紧带人去交割镖货。

        却说叶君生,先来到科举院中办理一些必要的考前手续。其时那里,也有些其他地方来的考生,正在报到。

        院试面向的,是整个冀州管辖下通过了县试府试两关的童生,所以数量不会少,百人的规模是有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没有熟人,叶君生自不管别人如何,办好手续就出来,投宿附近的一家“步云客栈”。

        所谓“步云”,自是取“平步青云”之意,有好兆头。故而,往年来考试的童生,基本都会住在这一间客栈内。

        今年同样不例外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投宿的时候,就见到一楼有好些身穿儒衫,头戴文士巾的童生,三三两两,或喝茶,或饮酒,海阔天空,气氛甚是热烈。他们或是结伴而来的老乡,或者早就相识的朋友,或是新结交认识的,不一而足。

        此谓人情。

        谁也说不准一考之后,哪个能平步青云,获得秀才功名,踏出至关重要的第一步。但在此之前,投缘交际一番,总不是坏事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肚饥,准备先吃饭再上去休息,就找了一张没人的桌子坐下,点了一大碗牛肉面。

        面没上之前,举目一扫,将诸多考生的形容面目收之眼底:从年纪上看,老中青都有,总归来说青年少,中年比重大,有些老的,都头发花白,长须飘然了,足以跻身爷爷辈。

        但他们依然精神抖擞,大有考不到功名,死不瞑目之势。

        苦读圣贤书所谓何事?

        不外乎“功名”二字而已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,今年参加院试人数最多者,又是冀州本地,足足有四十五人之多,几乎占了半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当然,底蕴在呢,无可撼动。下面府县就寒碜了,好几个地方都颗粒无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说起来,听说今年彭城县倒是出了个人才,叫‘叶君生’的,县试府试接连两个第一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也算不得本事,除非他院试能再夺第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啧啧,三试第一就少见了,咱们冀州自古以来,可就只出了一子而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郭南明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舍他其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是今年的道安诗会,郭南明可是被那名不经传的叶君生给压住了。据说,郭南明还气得吐了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真得?你如何得知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嘿嘿,郭南明身子骨本来就不好,又是极其傲气的人,本以为那诗魁之名唾手可得,哪想到会杀出个叶君生来?换了我,我也吐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诗会你我都参加了的,前三甲都是写词,都是《念奴娇》,说真心话,叶君生那首远超其他,夺得诗魁毫无争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会没争议,你没听说吗?底下都议开了,不少人都认定此词来路蹊跷,恐非正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对呀,端是奇怪,这叶君生何许人也,怎得以前不曾听说过,有些莫名其妙就火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啧啧,此事说起来倒有几分传奇色彩,此子本出身书香门第,不过家境破落,双亲早逝,到了他这里,就只遗留下一屋子书。这叶君生爱书如命,不事营生,久而久之,就成为一个书痴。他晚上的时候点不起灯火,就跑到外面借月光来看书,一直看到没月光为止;至于白天就更疯狂,传闻有一次捧书上厕所,因为没有草纸,又舍不得撕毁书页,最后你们猜怎么着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解决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五指山上,尽金黄矣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诸人一听,顿时哄堂大笑。

        又有人问:“他只埋头读书,饮食何来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有个好妹妹,节衣缩食地供应温饱。但这日子,始终无法长久,几年间便欠下许多债务。那些债主们等不及,就上门来搬书还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书痴岂会愿意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当然不愿意,双方便发生了摩擦,他被推倒在地,摔晕了过去。大家又猜后来如何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如何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正所谓‘塞翁失马,焉知非福?’这书痴一摔之下,竟然开了窍,迷津消散,这才有了后面参加诗会夺魁,以及县试府试两个第一之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闻言,一片唏嘘声起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伙人,你一言我一句的,好像说书般,说得眉飞色舞,听得津津有味,热烈非凡,可见八卦之魂恒古长存。

        一边的叶君生倒是听得哭笑不得,又不好发作,总不能发飙,大喊一句“代表天道公义”灭了他们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忽有一童生走过来,作揖道:“这位兄台可是前来参加院试的同仁?好面生的样子,敢问贵姓大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身穿读书人的服饰,又出现在这步云客栈内,八九不离十就是来应试的童生了。其年纪轻轻就能考到这一步,正是好大一只“潜力股”,自当交好一番,早有不少眼睛瞄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起身还礼,淡然道:“鄙人彭城叶君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此言一出,客栈内顿时鸦雀无声。

        %%%%

        感谢书友“兜没钱”、“气吞万物”、“zentsky1985”的慷慨打赏;感谢“夜色当空”的1888,成为新执事。感谢大家的厚爱支持,点击的,收藏的,投票的,催更评价的,因为有你们,《人神》更精彩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