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小说 - 武侠修真 - 人神在线阅读 - 第六十二章:暴雨

第六十二章:暴雨

        (感谢书友“阿SEM”的一万厚赐,感谢“我爱吃Yu”的慷慨打赏!)

        一只信鸽,扇动轻盈的翅膀,穿梭于空中,飞入了冀州城,最后投入一座宅子里头,落在彭青山手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彭青山手指一捻,就取下信鸽小腿上绑住的一根小竹筒,打开,拿出里面一卷素纸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随即手一松,信鸽扑腾腾的再度腾飞而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完素纸,彭青山喃喃道:“好一对狗男女,真敢走到一起了!哼哼,如此,那就休怪我翻脸无情,一并解决了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只觉得心中那根早就存在的刺,深深的扎入来,一种名为“嫉妒”的情绪开始泛滥,痛入心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县试府试接连两个第一吗?想必如今定然是意气风发,踌躅满志。看样子,这头猪已经养肥,是该杀的时候了。在一个人最得意的时候将其杀死,定然非常的畅快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江静儿,你个贱人,枉我对你痴心一片,至今未娶,没想到你居然敢背叛于我,如此水性杨花的贱人,就该千刀万剐!”

        这般想着,眼中凶光大盛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彭青山一向自视甚高,风流倜傥,虽然偶尔也会在欢场上应酬,但对于正妻的位置,一直都为江静儿留着。然而令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,在鳌头岛的那个晚上,当着万剑生等人的面,江静儿居然毫无避嫌地维护叶君生,这让彭青山的面子丧失殆尽,简直比杀了他还难受。

        自己喜欢的女子,却执意维护另一个男人,尤其还是在好友面前,如此奇耻大辱,忍无可忍。

        铿!

        腰间佩剑出鞘,锋芒毕露,好像一条露出尖牙的毒蛇,要饱饮人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无毒不丈夫,是非因果,林林总总,全部一剑了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手起剑落,就将桌子的一角砍掉,如切豆腐,轻而易举。

        桌子上,正摆放着一份烫金文书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目光放在这份文书上,彭青山才露出了得意笑意:昨日,他外放武山县县令的任命文书正式下达,即日便可以奔赴上任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在这上任途中,他要去了结一桩心事,彻底拔去心里那根刺。只要做得干净利索,试问,谁会怀疑他?

        谁敢怀疑?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初夏的天气,小孩子的脸,说变就变。上午还阳光明媚,等到中午,乌云滚滚,闷雷翻腾,很快就大雨倾盆而至。

        出门在外,最讨厌便是遇到恶劣的气候,尤其在前不着村,后不着店的时候,都连躲避都很困难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快找地方,看有没有避雨之所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拉住马车,免得马匹受惊乱跑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小姐,我记得在前面不远的一处山坳,有一座山神庙可以避雨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,那我们赶紧过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阵慌乱后,遭遇暴雨袭击的众人很快就定住心神,他们随身都带有蓑衣斗笠等雨具,便急忙拿出来穿戴于身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只带着一柄粗布伞,撑在手上,在雨幕中艰难行走。不料迎面刮来一阵大风,人没事,可本就陈旧的粗布伞哗啦一响,四分五裂,伪劣产品呀。心里哀叹,眼下也顾不得了,跟着大伙奔跑。

        约莫走了半里地,来到一处山坳,果然有一座庙坐落在里头。

        众人急忙跑过去,却见到是一座荒废了的山神庙。虽然不至于崩坏,但丝毫香火的痕迹都没有,不知多久没人祭拜过了。地上积得厚厚的灰尘,窗户破落,上首的一尊神像连头颅都不见,只余下躯干身体,看着颇为惨淡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此刻诸人哪里理会这些,纷纷抖干净身上的雨水,脱掉斗笠蓑衣,免得把里面的衣服弄湿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马匹,则栓到屋檐下,而车上的两大箱镖货都直接搬进庙里头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他奶奶的,这大雨来得好凶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不是,说来就来,老天爷忒不给面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趟子手们爆着怨言。

        一行人中,就数叶君生最惨,全身淋得像落汤鸡一般。他猛地省起一事,急忙往怀里一掏,掏出那幅《灵狐图》,却见这卷画居然滴水不沾,一点事儿都没有,这才松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 狐仙隐匿之物,果非凡品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行李包袱平时放在马车上,没有遭遇暴雨肆虐。便赶紧取来,四下瞅瞅,要找个换衣服的隐蔽地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叶公子,你到佛像后面去换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小丫鬟阿格脆生生地提醒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点点头,拿着衣服转到佛像后面去,见到这里有一块空间,恰好有佛像挡住,外面人看不见。当下赶紧脱掉身上的湿衣服,脱得赤条条的,然后穿上干净的换洗衣服。

        唧唧!

        猛地一声叫唤,倒吓了叶君生一跳,就见到一团影子从神像底座的破洞中钻出,竟是一只小青狐。它本在这神像底座里面做了巢穴,受到惊吓便慌张跑出来,不顾外面风大雨大,直接从窗户跳出去,逃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叶君生反应过来,那小东西早不见踪影:哎呀,敢情刚才脱光光都被这青狐看见了,春光乍泄呀……

        青狐的速度很快,外面诸人却没有注意到,七手八脚生起了火,取暖,或者烤干衣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小姐,这场雨如此势大,只怕一时半会不会停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老镖师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江静儿“嗯”了声:“如果许久不停,我们只得在这庙中过夜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,没事,又不是一回两回了。那么我们早些准备,烧些水来喝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行镖之人,走南闯北,风餐露宿,什么恶劣的气候情况没遇过?在这方面,经验丰富得很。而且身上都带有干粮,不怕会被饿着。

        当下就有人拿出一口铁锅子,到庙外接了一锅雨水,端回来烧——作为混饭吃的家伙,行镖队伍携带着铁锅,也是非常合理正常的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 大雨如泼,一下起来就不休止,直到黄昏时分,雨势才渐渐小了些,但无论如何,这样子都是赶不了路的,唯有留宿庙内,等明天再出发。

        山神庙久不得修缮,屋顶多处漏水,淅淅沥沥地滴落在地上,干燥的地方并不宽裕。睡觉的话,大家需要挤一挤。

        作为首领兼女子,江静儿自然得到照顾,神像后面那块最好的地方,就让给她和阿格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阿格手脚勤快,用一块旧布当扫把,把地方打扫干净,这才取出被单铺好。

        天色已晚,夜幕来临,庙中篝火燃烧,闪现出一团光明。负责轮流守夜的人手也已安排好,空闲的人倒头就睡,要养足精神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了无睡意,躺在硬邦邦的地面上怔怔出神。

        唧唧!

        风雨飘零间,他依稀听到有动物的叫声从外面传进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是那只小青狐。

        风雨声,狐叫声,混杂到一块,颇有一丝凄凉鬼魅的意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