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小说 - 武侠修真 - 人神在线阅读 - 第六十一章:笑话

第六十一章:笑话

        在一群美丽姬妾的前呼后拥下,白衣飘飘的万剑生踏着红地毯走入客栈,玉树临风,宛如那不沾凡尘的帝子。抬头一扫,见到客栈内还有诸多闲杂人等,顿时不悦,目光在江静儿的脸上略略顿了一顿,随即挪开,盯着那名头戴毡帽的客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——至于坐在另一桌子上的叶君生,万剑生压根没有望那边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    万剑生此刻目光中只有那名看不清面目的汉子,在此人身上,他感受到了一丝高深莫测的气息,甚为忌惮。

        碗里的面恰恰被吃完了,汉子缓缓放下筷子,忽而发出一声叹息:“狂剑之名,何等显赫?今日一看,实在令人失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胆子,竟敢如斯跟我家公子说话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找死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快快跪下来赔罪!”

        万剑生还没有表态,一众花痴般的女子便七嘴八舌娇叱,搞得客栈像个菜市场,嚷嚷不休。

        万剑生修剪得很好看的眉毛一扬,一只右手已握在腰间剑柄之上。宝剑贵气逼人,上面镶嵌着数颗华彩夺目的宝石,耀眼无比。

        汉子似乎没有再开口的意思,起身迈步,径直往外面走,视万剑生一行人如无物。

        万剑生全神贯注,猛地喝道:“还想走,留下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铿锵一响,就要宝剑出鞘——当此剑出鞘,留得不是人,而是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铮!”

        鸣声清越,震得诸人耳朵嗡嗡作响。

        万剑生面色大变,他把剑拨出来,可此时拿在手上的却只得一个镶嵌了三颗猫儿眼宝石的剑柄,剑柄下一寸处断折,剑刃立刻又滑回到剑鞘里面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刚才一瞬间,他看得清清楚楚,汉子只一晃,腰间白木条在手,以木条作剑,轻轻一点,自己的宝剑便被震断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什么剑法?

        万剑生悚然而惊,忽地像想起了什么,大吼道:“你是江湖第一神剑谢行空?”

        汉子步伐微微一滞,淡然道:“江湖中只有谢行空,没有第一神剑。”说完,飘然而去,那些女子哪里敢阻拦?

        万剑生面色铁青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自幼学剑,练剑,天性桀骜狂放,一向都不把别人看在眼里。眼下剑法大成,早就想上门去挑战有“江湖第一神剑”之称的谢行空,可惜苦无机会。前些时候在鳌头岛,原本谢行空说要来,但始终不见踪迹,万剑生深以为憾。因为只要对方出现,他就会找机会挑战,一战而败之,从此以后,江湖第一神剑便是他万公子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时过境迁,不料却在一个小小的客栈内遇见谢行空;更没想到的是,对方仅仅只用了一招,就将他毫无悬念地击败。

        差距,原来如此之大。

        所谓目空一切,只是年少无知!

        刹那间,万剑生万念俱灰,黯然掉头狂奔而去。那些姬妾面面相觑,赶紧把手中的各式乐器等杂物扔掉,呼喊着追赶公子。

        顷刻间,摆出偌大排场的万剑山庄的人就走得干干净净,只留下一张红地毯,诸多杂物,以及满地的花瓣,藉此表示武林中赫赫有名的万剑山庄万公子到此一游过。

        整个过程,宛如闹剧,或者说,只是个笑话而已。

        江静儿大为解气地拍案而起,呐呐道:“原来他就是第一神剑谢行空,厉害,太厉害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眼眸掠过激动的光彩,如见偶像。

        对于这位在武林中极富传奇色彩的谢行空,她可是慕名已久,早就想认识一番。上次参加道安诗会,答应与彭青山去鳌头岛,便是奔着谢行空的名头去的。可惜后面因为叶君生的缘故,提前离场。不过刚才从万剑生的表现来看,那一晚,谢行空也没有现身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看见没有,那就是谢行空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啧啧,江湖第一神剑果然名不虚传,只用一根木条就将不可一世的万公子击败,难道他练成了传说中的‘手中无剑’的高深境界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惜他带着毡帽,看不见样子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,我先前悄悄低头去偷看,见着了半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啊,真得?快说说长得甚样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江腾镖局的人都沸腾了,议论不休。他们走镖,身在江湖,对于那些鼎鼎大名的高手人物可是如数家珍。如今有缘能与江湖第一神剑在同一间客栈吃饭,说出去的话,倍有面子。

        人群中,唯一默然的人是叶君生,显得格格不入的样子。他不是江湖人,自然插不进嘴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夜无事,第二天队伍继续上路。

        在路上,江静儿还对自己当面错过谢行空之事感到遗憾不已。眼角的余光瞥见叶君生很孤单地骑马落在后面,就拍马掉回头,来到他身边,问:“呆子,昨晚没有吓到你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当时她还真怕万剑生认出叶君生来,翻起旧账,事情就不好收拾了,幸好有谢行空出手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笑着回答:“怎么会?我胆子可没那么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江静儿小嘴一撇:“那就好,不过有谢大侠出手,根本不用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,其实他不出手,我也没觉得有甚可怕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很认真地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江静儿乐了:这呆子愣头愣脑的,有时候真让人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那名挨打的镖师走来,问:“大小姐,昨天你可看清楚谢大侠的出手?”他没来由被万剑山庄的人打了,憋了一肚子气,多得谢行空出手,间接帮他出了这口恶气,对于谢行空,大有好感。

        江静儿摇摇头,叹道:“谢大侠的出手犹如羚羊挂角,无迹可寻,我哪里能看见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看见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愣头愣脑的叶君生插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闻言,江静儿与镖师对视了一眼,然后不约而同地笑出声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一剑虽然快,虽然准,不过还是有三个空门破绽露出来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却煞有介事地继续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江静儿听着,好像听见一个天下间最可笑的笑话,只笑得眼泪都要流下来了;镖师咧嘴大笑,不防牵动伤势,痛得嘴都歪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好不容易江静儿才停住笑,不无嗔怪地横了叶君生一眼,也不说什么,扬鞭策马,跑前头去了。在江大小姐看来,这书呆子完全就在呓语,说梦话呢。

        那镖师干咳了声,语重心长地对叶君生道:“叶书生,我看着大小姐长大,知道她脾性,绝非那种轻易对人倾心的女子。故而,她虽然慕名谢大侠,可根本没有其他的念想,你就不要多心了,以致胡言乱语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无语:为何说真话的时候,别人总不信呢?

        %%%%

        感谢书友“浮云里的鹤-隐”、“死亡血统”、“流年**逝水”的打赏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