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小说 - 武侠修真 - 人神在线阅读 - 第五十五章:告诫

第五十五章:告诫

        (感谢书友“流年**逝水”、“夜色当空”、“飞天小丹猪”、“雪海梅香”的慷慨打赏!)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说那叶员外昨晚突然中风瘫痪,导致无法行走,连说话都说不好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彭家大宅之中,彭青山露出惊诧的神情。

        吴管家毕恭毕敬道:“禀告二少爷,正是如此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彭青山很英气的眉毛微微皱起,心里莫名打个突,也说不上因由,只是隐隐觉得不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具体因由可知?”

        吴管家咧嘴一笑:“我问过了,叶家婆娘说了实情,说是昨晚高兴,两口子便胡天胡帝起来,太卖力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到这,神色变得很古怪,想笑又不敢笑。

        闻言,彭青山也是哭笑不得。说起来,那叶适也快五十了吧,在这方面也不懂得注意节制些……唉,看来这是天意。

        叹了口气,心想唯有靠姨夫的手段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眼下彭青成的丧事已办得差不多,很快彭青山就要回冀州去,那外放当县令的事情近期也有了眉目,八九不离十了,但还需要最后加一把劲。此事关系前程,万万疏忽不得。只要当了县令,便等于从闲职升迁为实权,在仕途之上,简直是大大踏前了一步。

        实权在握,掌控他人生死,彭青山最为痴迷的便是这样的感觉。他幼时习武,就因为想拥有非同寻常的力量,等长大后却意识到,人世间最大的力量,来源于权势,而非个人武力,于是发奋读书,考取功名。至于武功,倒没有放下,额外增添几分侠名,亦算一种资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二少爷,接下来该怎么做?”

        吴管家请示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彭青山摆一摆手:“你等不要轻举妄动,近期都给我老实点呆在家里,听明白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运营的关键时刻,任何风波都会滋生变数,必须压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彭青山打算后天就返回冀州,不过在此之前,他还要去拜访了空大师一趟。于是命人备好一份厚礼,叫了两名随从,坐上轿子就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师,你这是?”

        等在寺院后院中见到了空大师时,彭青山不禁吃了一惊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的了空大师,形容枯槁,双眼深凹了下去,两颊都塌了,哪里还有以前那份雍容气度,简直就像饿了好几个月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了空大师淡然道:“大官人,你怎地来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彭青山黯然道:“大师,家兄身故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了空大师霍然而起,情绪有些激动:“彭大少爷死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下轮到彭青山吃惊了:“大师难道不知?”要知道了空虽然为渡云寺主持,是出家人,但他作为武林中人的身份,关乎消息一向都非常灵通的。彭青成身亡,可谓彭城一件大事,了空没道理不知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了空大师的神色突然变得苍白,稳一稳神,才道:“近期老衲一直在院中闭关,故而不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情绪一下子就变得乱糟糟的:彭青成死了,会不会是那周仙人下的手?想必不会错,周仙人无缘无故出现在彭城,又来到我这渡云寺上,难道说他不喜欢我替彭青成疗伤,故有此行?好在我低头得快,否则只怕自家性命也早断送了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回想当时周乱山祭出的青气飞刀,他就不禁冷汗涔涔。

        彭青山“哦”了声,问道:“莫非大师在武道之上又有新感悟?端是可喜可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了空猛地一抬头:“确实,老衲有所感悟,故而决定从今天开始闭关苦修,从此以后,武林中就再没了空这个名号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彭青山一怔:“大师你这是何意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老衲愧为出家人,剃度三千烦恼丝却仍有一颗争强好胜之心;法号‘了空’但心不空,实在惭对佛祖,好在如今终于悟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伸手从旁边拿过一只木鱼,瞥了彭青山一眼:“大官人,老衲之感悟,有个名堂,唤做‘闭口禅’,只待敲第一下木鱼,自此就不会再对任何人说话。然而在此之前,我想告诫你一句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彭青山觉得了空大师突然变得神神化化的,不好理解,便虚心问道:“请大师赐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苦海无边,回头是岸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听到这八个字,彭青山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,正想追问。“笃”的一响,了空大师举起小槌,敲响了木鱼。

        木鱼一响,当即双目紧闭,嘴唇抿紧,修炼那闭口禅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彭青山欲语又止,怔了半饷,耳中听那连绵不休的木鱼声,越发觉得烦躁,当即告辞。

        了空大师置若罔闻,只是敲木鱼。

        彭青山叹息一声,实在想不明白了空缘何莫名其妙就悟了,居然要去修那劳什子的闭口禅。自此以后,武林中可就少了一位先天武道的高手。

        下山的时候,坐在轿子中,他忽又想起大师的告诫:“苦海无边,回头是岸。”这八个字,在佛门之中可谓口头禅类的存在。意思彭青山当然懂得,他不懂的,是为何大师如此郑重其事地对自己说,若有所指的样子——难道,他是想劝我脱离宦海仕途吗?哼,想必如是。但正所谓“道不同不相与谋”,咱家如何能答应?

        又想到很快就能外放当县令,担任一县之主,从此以后,便可大展抱负,发号施令,恩泽一方,端是意气风发,心情渐渐就清爽快意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子曰:富与贵,人之所欲也;不以其道,得之不处也。贫与贱,人之所恶也;不以其道,得之不去也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琅琅的读书声,从房间内传出来,却是叶君生在温习经义。他穿越而来,得了书呆子的记忆知识,稍加温习,便能轻而易举地做到“温故而知新”,理解得更加深刻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样的理解,并不是一味的死记硬背,而是更能掌握其中精髓。古言道“人情练达即文章”,把经义与世事人情结合起来,才能算得上是真正的读书。否则就算读再多的书,只会埋头故纸堆中,一如之前的书痴,又有何用?

        院子中,叶君眉正把一斗箕刚割回来的青草送去牛棚给大圣——大圣爱吃肉爱喝酒,可是家中根本供养不起,平时多以青草为主食。好在大圣吃着,也颇为欢喜。

        喂完草,叶君眉走出来,听着哥哥抑扬顿挫的读书声,琅琅入耳,一下子就听得有些痴了:

        孩提携伴多念忆,曾共西窗读书时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