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小说 - 武侠修真 - 人神在线阅读 - 第四十一章:仇家

第四十一章:仇家

        (感谢书友“浮云里的鹤-隐”、“摁到用脚踹”、“李ぁ想”等的慷慨打赏,第一个具有划书本意义的高潮即将揭开,敬请期待!)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病了,食得人间烟火,到底不是钢铁之躯,被风寒袭体,凌晨时分便发起了高烧。

        生病的感觉不好受,头昏脑胀,四肢无力,软绵绵躺在床上,连手指头都不愿意动弹。

        天明时分,最先发现他生病的是叶君眉,马上告诉江知年,随即派人请来大夫,诊治后说是“感染风寒”,开了药,煎熬了喝。

        良药苦口,发一身汗,渐渐清明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像我这样的人,怎么还会生病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躺在床上,叶君生呐呐自语。

        刚好走进来的江静儿差点一个踉跄:这呆子,莫非烧糊涂了,怎会说出这么异想天开的话来。生老病死,人生常态,除非神通广大的神仙才能超脱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应该是我的功夫还没有练到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床上的病人却很认真地归纳总结。

        江静儿没好气地道:“呆子,看来你病得不轻,还要用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呵呵一笑:“江大小姐,你怎地来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,我不能来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当然可以,只是我以为你不会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江静儿一声冷笑:“可惜本小姐偏不如你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面露苦笑,他发觉与对方说话,三两句就会有火药味,是因为退婚的事吗?

        大概是吧,不过女子的心思太复杂,却不好妄加揣测。

        当即转换话题:“昨天晚上我错过了诗会,真是抱歉。”自己毕竟是江知年请来的,不料出了不可抗拒的意外因素,赶不回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一场意外,端是有些措手不及呀。

        回想起来,一抹冷笑在嘴角浮现——事后,他破开那座别院的门房,寻来火油等易燃之物,集中尸首,一把火烧起来。哪怕当时下着雨,都无法熄灭,赫赫有名的“彭霸天”,便在烈火中飞升异界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把火,同时在叶君生心中烧燃。从那一刻起,他,就不再是那个彭城书痴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,早就不是。

        说起昨晚之事,江静儿气鼓鼓的,正要开口,却见到爷爷来到。

        江知年自也是来看望叶君生的,说了些关心话,然后就和江静儿一块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静儿,你有没有发现,当你和君生相处的时候,很容易发脾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江静儿一愣神:“那又如何?我就是看他不顺眼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江知年老于世故地一笑,若有所指:“有句老话说得好,‘不是冤家不对头!’”

        一怔之后,随即醒悟,江静儿顿时像只被踩到了尾巴的小猫,蹦跳起来:“爷爷,你这是什么意思?谁和那呆子是冤家了,我和他是仇家!”

        江知年哈哈大笑,一副“不用解释,我懂”的态度,背负双手,径直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江静儿咬着嘴唇,狠狠一跺脚,她可绝不会承认爷爷的“冤家”之说,冤家一词,暧昧得很呢,凭那呆子?

        我呸!

        每当本小姐见着他,就想打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得得得!

        快马加鞭,疾驰而至,举目相看,却只看到一座崩坏倒塌的别院,其中有浓浓的焦味传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彭青山面色一紧,飞身下马,冲了进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夜风雨,几乎把所有的痕迹都洗刷得干干净净,房间中倒是还能翻找出一些尸骸来,但早烧得面目全非,残缺不全,难以辨认——不过,自家大哥的体型,还是很鲜明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彭青山紧握拳头,仰天长啸:“是谁?”

        是谁下的毒手?

        叶家兄妹?绝无可能,大哥身边跟着苏护院等人,都有武功在身,莫说一个怯生生的少女,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呆子,就是等闲的山贼盗寇,都无法伤害大哥的性命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其中,一定发生了某些不可预测的事故。

        昨天因为要参加诗会,彭青山只是与彭青成寥寥说了几句话就分开了,而对于彭青成后来做了甚事,基本都不知道,盘问那个送彭青成来别院的车夫,也是一问三不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做事要小心,谨慎,预防隔墙有耳,人多口杂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样的话,一向都是彭青山谆谆教导自家大哥的。彭青成亦执行得很好,所以他才能安然无事地当了好多年的彭霸天。然而今天,却因为这样的缘故,而导致线索稀缺,头绪难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管是谁,杀兄之仇,不共戴天!你,或者你们,死定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彭青山咬牙彻齿,暗暗发下毒誓。

        一阵冷风吹来,脑子顿时为之一醒:当今之计,第一便是要报官;第二,便是要调查那叶家兄妹昨天的行踪,看有没有怪异之处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他固然绝不相信叶家兄妹能害自家大哥,但既然有牵涉,自然需要入手调查。

        打定主意,赶紧骑马返回道安府,到府衙去报案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本身就是官,与府衙中人都有些交往,在程序方面自然可以得到许多便利。道安府知府听说彭青山的大哥遇害,即刻下令,派遣得力的大捕头率领十余名精干衙役,雷厉风行地去现场勘查了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另一方面,彭青山发动所有能发动的关系,调查叶家兄妹昨天的形迹行踪。他交游广阔,黑白通吃,调查的效率惊人,到了傍晚时分,就得到一份有价值的情报:

        昨天叶氏兄妹进道安府逛街,一直到了晚上亥时才回到江家座船上,说是因为风雨之故,迷失道路。不过其中行踪,到底去哪里,干了什么,皆是空白。

        彭青山掩卷沉思,许久后,忽而抬头,吃吃冷笑:迷失路吗?也许吧,但是上天已注定,你们一定要为大哥陪葬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只是这样的事情,自不好明着通过官府出面操办,毕竟无凭无据的,官府问起来,有些环节不好交代,总不能说自家大哥垂涎叶君眉美色,以至于双方有瓜葛吧。

        既然明着不行,干脆就来暗的,这样最简单明了,他彭青山不但是官,而且是一位武林高手,做起事来,绝不会有丝毫问题。事后别人更不可能会怀疑到他头上,本就是风马牛不相及之事嘛。

        铿!

        腰间宝剑出鞘,一道寒光映须眉,手指轻轻一弹剑身,顿时引发一阵悦耳的鸣叫,不绝于耳,仿佛剑身通灵,已迫不及待要饮人鲜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好剑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