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小说 - 武侠修真 - 人神在线阅读 - 第四十章:归来

第四十章:归来

        (感谢书友“水果狂想曲”、“天地不仁之王”的慷慨打赏,新书期间,早晚一更,渴望你的支持!)

        通江之上,舟楫横陈,居中的是一艘大船。此际船中灯火辉煌,高朋云集,都是一时名流。

        本届道安诗会的大本营,就设立在这船上。宽敞的船舱,被划分成一前一后两个厅堂,外厅有十人把关,负责过目从各船上收集来的诗词稿件,但凡觉得粗劣不堪的,就盖上章印,叠放到一边。到时如果有作者要索回原稿的话,就有个交代,可避免暗箱操作的嫌疑。

        内厅只坐着四人,这四人正是诗会的最终评审团,个个都是在冀州甚有名望的文学大家。

        其中有文豪林远山,有鸿儒刘志清,有名家吴向恒,有德高望重的老夫子宋文博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四人,正悠闲地坐着,聊天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宋老,依你之见,本次诗会,将会是谁人夺魁?”

        吴向恒啜了口茶,淡然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那白须飘飘的宋文博微微一笑:“依我之见,夺魁者不外乎三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刘志清被勾起了兴致,问:“哪三子?”

        宋文博娓娓道来:“其一,为彭城彭青山,此子乃进士出身,现任冀州九品文书,他文武双全,文采卓然,着实不可小视,这番参加诗会,恐怕所志不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闻言,其余三人皆点头称是,很是认同。有官身,前途一片光明,再来参加诗会,自是为了博取名声,积累名望,以图更高的发展。

        宋文博接着道:“其二,便是武山县的张致元,在后生俊秀之中,他所做诗词,早已声名卓越,有武山第一才子之称。今晚只需稳定发挥,前三甲乃他囊中之物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所言极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又是一阵附和声。

        宋文博继续说道:“其实三子之中,我最看好的还是这最后一子,想必诸位也心中有数了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顿一顿,却是故意卖个关子。

        林远山呵呵一笑,道:“必是郭南明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吴向恒与刘志清都拍手大笑:“当是郭南明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宋文博亦是笑道:“除了观尘书院郭南明,还有谁来?”语言中的推崇之意,不吝表露。

        观尘书院,便是冀州第一官学,历史悠久,源远流长,不知培育出多少出色人物。

        宋文博等,便都曾在观尘书院中进学过。

        吴向恒道:“郭南明才俊之高,实属罕见,难得他这一次愿意参加诗会,简直可以把整个诗会的水平提高好几个层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不是嘛,咱们冀州可是很久很久都没有出过惊才绝艳的后生俊秀了,真怕青黄不接,天可怜见,有郭南明横空出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说着说着,我已迫不及待要观阅他今晚的作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吴兄莫急,今晚只是初选,等外厅的执事筛选完毕,自会把能通过初选的作品密封,呈送进来。到了明晚,我们再逐一打开品赏,届时结果揭晓,岂不快哉!”

        报名参加道安诗会的,不下五百人,一人一首作品,便是五百首,如果不先筛选一批粗鄙之作,那么四位评审,只怕眼睛都要看瞎了。故而,才定下初选与终选两关。

        把关初选的执事,虽然声望才学不及真正的四位评委,但也是严谨挑选出来的人选。而且每一首作品,都会十人传阅一遍,大家没有意见,这才会决定淘汰,或者入选。

        因此,整个诗会的程序,都是颇为公正严明的,罕有遗珠之漏。毕竟出了大篓子,事后有人闹将起来,就不好收拾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当执事们审核完毕,把通过初选的作品密封住,呈送给最终评委。而在整个过程中,对于其中作品,执事们也要做到守口如瓶,不得妄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词,好词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快给我一观!”

        外厅中忽然有阵阵喧哗,殊不类常态,似乎发现了一篇非常好的作品,乃至于执事们都激动了,抢着观看。

        内厅四人听到动静,脸上不禁露出了会心的笑意,心里无不在想:估计是审核到郭南明,或者张致元他们的作品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真是期待呀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风雨绵绵,居然越下愈大,无数的雨点落入通江,泛起密密麻麻的涟漪。

        将近亥时,当全身淋得像个落汤鸡的叶君生终于出现在甲板上时,江静儿忍着要将他推下江的冲动,劈头问道:“叶君生,你们到底去哪里来?你知道不知道,有多少人去找过你?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心里一跳,很快就想到诗会之事,无疑,自己已错过了时辰。由此对于江静儿的怒火,就很好理解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当下道:“突然下起雨,我们迷路了,兜转了许久才绕回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时江知年也闻讯走出来,见到他全身湿透的样子,赶紧道:“君生,快进船舱换衣服,免得着凉受寒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一开口,江静儿一肚子气倒不好发作了,看着叶君生抖瑟狼狈的模样,委实有些可怜巴巴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叶君眉,身子却没有湿太多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就势返回房间,换了衣服。不用多久,同样换了衣服的叶君眉就煮了姜汤送进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喝完姜汤,她就又收拾了碗碟要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突然开口:“君眉,为什么你不问我?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眉回眸一笑:“因为你是我哥哥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因为是哥哥,所以毫无保留的信任。虽然那时候自己坐在车厢内,没有看到外面发生的种种情形,但哥哥说,有他在,不用怕。于是就不怕,直到哥哥驱赶着马车,救她出来了……

        那一刻,她很想哭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不知道哥哥用了什么法子解决了那些恶人;她不知道那些恶人是被打跑了,还是被杀死了;她不知道哥哥什么时候变得那么厉害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这些,她都不知道,不想知道,也不用知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心中只需明白,从此以后,自己身边有一位厉害的哥哥在,那就足够了——在每一个妹妹心目中,不都是想拥有一位英雄般的厉害哥哥吗?

        与清澈如泉水的明眸相触,叶君生眼睛忽而有些湿润:如此纯粹干净的情感依赖,在前一世早就绝种,不可触摸。当家庭成为勾心斗角的温床,与信任最为接近的亲情就被蒙上了一层看上去很美的画皮。

        刹那间,叶君生很享受这一刻的温馨与感动——这种感觉,依稀与捧着《灵狐图》观看,沉浸于那安详宁静的画境时,有那么几分似曾相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