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小说 - 武侠修真 - 人神在线阅读 - 第二十九章:返城

第二十九章:返城

        (今天起晚了,求票票支持!)

        凝神,提气,意动,出手——

        嗤!

        尖锐的细细一道声响,薄薄的竹篾迅速点出,正中一片落叶。落叶瞬间被绞碎,化为小小的粉末落地。

        竹篾垂落,斜指于地,额头冒出一层薄汗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并不去擦,而是闭住双眼,细心体会刚才挥洒出“点笔剑意”的意境,以及感悟。

        《永字八剑》,“点横竖撇,捺折钩提”,共八道剑意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,他只能使唤出最前面的两道,也就是“点笔剑意”和“横笔剑意”。虽然能用得出手,但剑意的威力,十成最多仅能发挥出半成,连一成都不够。这样的感觉很抓人,仿佛身怀宝山而不得用。

        一直以来,对于《永字八剑》的修炼参悟,叶君生不曾有丝毫怠慢,水滴石穿,心得大有收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点笔剑意”,就是刺;“横笔剑意”,即为扫——刺要准,一击必中;扫要猛,横扫千军。

        掌握了其中精髓,便能更好地发挥剑意的威力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万变不离其宗,身体都是基础;修炼《永字八剑》的同时,还能淬炼体格,淬体后,对于饮食上的要求就高了。如果整天粗茶淡饭,势必跟不上进度,就会拖后腿。

        明显,在写对联赚钱之前,叶君生都有些欲求不满,就算能吃饱饭,可没肉呀,光吃干饭的话,营养方面非常薄弱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点,必须从根本上解决才行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天华朝,属于官本位的国度,只要能当上官,就能权财双收。而且,这也符合书呆子前身的定位,学得一手好文章,不去考科举入仕,真是浪费了。况且,作为穿越者,对于官的威势风光,他更是心有戚戚然。

        不握权柄,何以善天下?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次童子试,就是个好机会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如斯想着,竹篾再度出手,却是一记横扫,横笔剑意。

        呼!

        被凌厉的气势所慑,落叶破碎,端有几分狂风扫落叶的霸道。叶君生心中一喜,却是对此剑意,又有些新的体验。

        约莫练了一个时辰,叶君生离开这片偏僻的小林子,迈步回黄宅——屈指一数,与黄秀才所写下的契约差不多够期了,不日便要返回县城家中。而经过前段时间的即墨挥毫,对联也写得差不多了;近几天,很少再有人家上来求对子。可以说,这门营生,在此地已到了尽头。

        尽头就尽头吧,反正已赚到。目前所获得的生活物资,足够过一个比较肥的年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这个“肥”是相对而言,比起富贵人家自是远远不如,但比起昔日温饱不济的情况,能有新衣服穿,每一顿能吃上肉,便是好日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同样过上好日子的,还有大圣。这厮现在天天有肉吃,有酒喝,俨然大爷。这个酒肉,是叶君生要求提供的,开始的时候叶君眉有些舍不得,但也没有反对,用哥哥的话说:“大圣,不是一头普通的牛!”

        酒肉穿肠过,大圣的身体状况一天比一天好,隐隐有几分“返老孩童”的势头,体格渐渐丰满起来,旧的老皮毛换了大半,如今浑身上下青光可鉴,端是一头大好青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哥哥,你回来了,我刚想出去找你呢,午饭做好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,闻到了饭香,我自是赶紧跑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打趣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吃饭间,他又道:“妹妹,过得两三天,我们就可以返回县城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闻言,叶君眉大喜:“好呀,我也想早些回去,家里没人住,有些担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暗叹一声:这趟回去,绝非表面所看的风平浪静,说不定会经历一些难以预测的狂风暴雨……只是,现在多了大圣臂助,底气充足,何惧之有?

        三天后,刚好是约定期满之日,黄秀才便派人来了。一个仆人,带着一个老苍头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仆人笑吟吟对叶君生道:“叶书生,我家老爷吩咐小人带人来替换你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家兄妹在黄家祖宅住了一个月,什么灵异事件都不曾发生,波澜不惊的,自是破了闹鬼一说,再找人来看守就容易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应了声,与对方交付完毕。

        回家心切的叶君眉早提前收拾好了东西,满满两大包,让大圣驮着,牵着它走在前头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笑道:“君眉,你也坐上去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眉眨眨眼睛,摸了摸牛头:“大圣,你可愿意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哞!”

        大圣通人性般前蹄一弯,伏低身子,好让叶君眉坐上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眉笑靥如花,对叶君生道:“哥哥,你也来吧,大圣肯定也乐意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哞!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声叫唤,就明显有些委屈的情绪,可也没有表现出抗拒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,叶君生和叶君眉都骑在牛背上,坐得稳稳的。大圣老牛识途,撒开四蹄,速度竟不慢,腾腾腾便奔赴彭城县。

        一路上遇到行人,望见如此情形,纷纷侧目而视:牧童骑牛不足为奇,但像叶家兄妹这般骑牛赶路的,倒有些稀罕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以牛做马,可走天下!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颇有些意气风发的潇洒:回想当年,老子骑牛出关,成就史上第一传说,他所骑的,不也是一头青牛吗?

        回到彭城外,两人才下了牛,牵着入城,径直回到家中。离别一月,宅子倒没有太大的变化,把大圣安置在牛棚中,叶君眉就忙着收拾东西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刚坐一会,隔壁家的罗大婶来找他出去说话。过了一会,神色如常的他就回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哥哥,罗大婶找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眉好奇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一笑:“没什么,就是些闲话,我正好当面向她道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是要谢谢她帮忙看望屋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眉没有多想,继续忙活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阴魂不散吗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喂了大圣一些酒肉后,叶君生回到房中,坐定,双眉一扬,眼眸有冷冷的寒意闪过:树欲静而风不止,但这树,也绝不是任尔吹拂的。不依不饶的话,他可绝不介意迎头反击,给予对方一个痛快的下场。

        又想及苏家那突如其来的惨案,嘴角的笑意便犹如水波泛起的涟漪,神秘莫名。

        %%%%%

        热烈祝贺书友“l178forever”成为人神第一位执事,5888也是本书目前为止收到的最大一笔打赏,受宠若惊!感谢书友“摁到用脚踹”、“追风筝De孩纸”、“夜色当空”、“唔未知道”、“編號UN24”、“渺凌风雨”、“浮云里的鹤-隐”、“星辰100号”等的慷慨打赏,有你们的支持,是南朝的荣幸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