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小说 - 武侠修真 - 人神在线阅读 - 第二十四章:大圣

第二十四章:大圣

        (打滚求支持……嗯,今天有幸受邀来参加一个作者沙龙,特意来结识大神,沾沾神气,为新书增添福气。人在外,更新有所不济,还请大家见谅,不过明天就回家啦!)

        房子并不位于村落之中,而是依山傍水地坐落在山边之上。因为长时间没有人打理的缘故,气象萧瑟,显出几分破落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便是黄家祖宅。

        黄秀才考中秀才,发迹后就举家搬迁进城,遗留这一间祖宅在此。因为是祖宅,自然舍不得卖掉。本来留守的老仆死后,宅子中每到晚上,总有些绿油油的亮光莫名闪烁,乡人见到,惊以为闹鬼,传遍开来,就再没有人敢替黄家看守门户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为此黄秀才苦恼不已,请教了空大师,得知要有人住进去,养出生气,才能辟邪。恰好叶君生求上门来,便心生一念,要求他去,否则就不答应具保之事。

        也不知道叶君生傻呆呢,还是胆大,一口应承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守房子,可不是住进去那么简单,日常的修葺打扫工作,都要进行,否则住着住着,房屋崩坏了,这责任就不好分说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黄家祖宅虽然没人住,但墙壁屋梁都十分结实,住进去,并无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很快,叶君眉便收拾出两间相邻的偏房来,厨房也清理干净了,用带来的米,开始生火做饭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走出去,天可怜见,在山边寻觅到数丛野菜,却是认得,名叫“长命菜”,可以食用,便拔回来洗干净了,当晚上的菜肴。

        光线昏然,饭菜简陋,但依照他们目前的状况,能吃上干饭,其实已是幸福。

        老牛拴在小院中,却没有棚子,露天卧着,啃草。

        仔细地把碗中最后一粒米饭舔干净,叶君眉放下饭碗,面有忧色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看在眼里,心中分明,道:“存粮不多了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眉点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嗟然一叹:光靠妹妹做些活计,只能勉强糊口,想要有所剩余的话,实在勉为其难;而他上次抄经文的酬劳,除了修葺房屋外,基本都用来改善伙食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如今替黄秀才看守宅子,属于对方帮自己具保的交换,没有任何报酬。

        赚钱,是个大难题;至于要搞些小发明,白手兴家之类,想着容易,当前却是空中楼阁,琢磨不得。

        本来还想着学一众穿越者“窃书致富”,但很明显,诗词歌赋的出名需要际遇;而小说这些不登大雅之堂,卖不得钱——古代起名,“小说”为什么不叫“大说”,而冠于“小”字,本来就蕴含着鄙弃之意。

        因此,许多想法只能在脑海打转,无法付之行动。

        自古书生多贫寒,端是实诚话。

        夜幕铺张,虚空一弯残月,洒下清冷的光。月光之下,偏居一隅的房屋显得格外萧瑟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夜无事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二天,在溪边洗完衣裳的叶君眉回来,脸色颇有些古怪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问:“君眉,你怎么啦?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眉略一踌躇,脆生生道:“哥哥,我去洗衣服的时候,有村民跟我说,这屋子里闹鬼,劝我们赶紧走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道:“确实有这么一个说法……那你怎么回答?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眉微微一笑,很好看的双目便弯成了两道月牙:“我说不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个“不怕”,干脆简单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有些惊讶:“为何不怕?”小女孩子家,不都是最害怕鬼魅之类的东西吗?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眉却很认真地道:“有哥哥在,便不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听到这话,叶君生心中一酸,轻轻将她拥入怀中:“君眉,是哥哥不好,没有照顾好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眉眼眸蒙上了一层水影:“哥哥,你不要这么说,现在的日子,已比以前好很多了,以后的日子,会更好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自爹娘去世,只留下他们兄妹相依为命,那时的哥哥又是个书痴,没日没夜关在书房里头,两耳不闻窗外事,整个家庭的担子都只能落在她稚嫩的肩膀上。如此艰苦岁月都捱过了,现在哥哥开了窍,有上进心,还怕什么?

        “哞!”

        旁边的老牛忽然发出一声鸣叫,状甚欢悦的模样。倒把叶君生吓一跳,眼光瞥过去,正与老牛的目光相触。在一瞬间,叶君生产生了错觉,好像自己面对的,不是一头牛,而是一个人一般。

        难不成,刚才它一直在偷窥来着?

        这牛,不老实啊!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眉脸色微红,脱开哥哥的怀抱,去晾衣服,一边道:“对了哥哥,要不我们给老牛起个名字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莫名地哥哥就牵一头牛回来,不过她一直没有多问什么。而且对于这头牛,也觉得很亲切喜欢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笑道:“好呀,那你说该起什么名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哥哥读得书多,这名字,自然由你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眉把皮球踢回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也不矫情,略一沉吟,忽道:“不如叫做‘大圣’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圣?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眉咀嚼着这个名字,虽然不大理解,但是觉得很威风霸气的样子,固然和老牛现在的模样不配,可既然哥哥起了,就是好名字,便点头同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哞哞!”

        老牛忽然站立起来,好像听懂了似的,一个劲叫唤,也不知道是表示高兴呢,还是抗议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不管它,一拍手:“就叫大圣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名字,不但包含着一些恶趣味,还寄托着一股美好的愿望。对于牛,在前一世,给予叶君生印象最深的,可不是牛郎织女里的那一头默默奉献者,而是那牛魔王,平天大圣。

        《礼记·乐记》:“及夫敦乐而无忧,礼备而不偏者,其唯大圣乎!”

        佛经有道:“佛是极圣,故称大圣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现在,叶君生灵机一动,“大圣”之名便落在一头孱弱的老水牛头上。

        晾完衣服,叶君眉解开绳子,牵起老牛,对叶君生道:“哥哥,我牵大圣去吃草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微笑道:“好的,小心点,不要走太远。”刚来这边,人生地不熟,有些情况必须注意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眉“嗯”了声,牵牛出门,沿着溪水走,寻找新鲜的草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看,那就是从城里来帮黄秀才看守祖屋的妹子,她还有个哥哥,是个书生,一起住在里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黄家祖宅可是闹鬼呀,难道他们不怕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谁知道!刚才我可提醒过了……这兄妹有些古怪,还养着一头牛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看起来,他们也是穷苦人家的孩子,大概是黄秀才给的酬劳不少吧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有钱又如何?别把命送了……”顿一顿,声音压得低低的:“南村的郭屠夫可是说了,他亲眼看过占据黄家的鬼,青面獠牙,一口能吞一个人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听闻,诸人面色煞白起来,望向叶君眉时,顿时多了许多难以言喻的意味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眉没有听见她们的议论,见到一众在溪边洗衣服的妇女目灼灼地盯着自己看,不禁有些羞涩地展颜一笑,干净素雅,宛如一朵突然间在水边绽放的水莲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