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小说 - 武侠修真 - 人神在线阅读 - 第十七章:解约

第十七章:解约

        (恭喜书友“水果狂想曲”成为人神新学徒,感谢书友“小猪的苹果”孜孜不倦的慷慨打赏!新的一更,求推荐!)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君生,你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哥哥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撕掉婚书的行为,实在出乎意料,六道目光全部倾注在他脸上。

        作为焦点的叶君生却一脸平静,从容起身,朝江知年一拱手:“小子鲁莽,还请江爷爷恕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其实对于此老,他印象相当不错。不是什么人都能做到遵信守诺的,但凭这一点,便足以让人钦佩。

        江知年目光灼灼,直要看透叶君生的内心一般。只可惜,叶君生眼睛都不眨一下,根本瞧不出丝毫端倪。

        江静儿更是大感意外,虽然她是想来解除婚约的,但当事情以这样的方式解决,却又有些接受不了,尤其是听到叶君生那轻飘飘的一句“其实小子也不怎么中意江妹妹”——

        这算什么意思?

        难道以自己的品貌出身,这书呆子都不放在眼里?可恶,实在可恶!

        一股由于被看轻而萌生的莫名恼怒压抑不住地泛上心头。

        许久,江知年才缓缓吐一口长气出来,摇摇头,道:“可惜,真是可惜了……”也不知道可惜什么,就此打住,起身迈步,出门而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江静儿自然跟随其后,不过临出门槛时蓦然回首,狠狠剜了叶君生一眼。

        屋子里头一下子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眉脸上的愕然之情犹未消逝,嗫嚅了几下,那话终是没有问出口。她无法理解哥哥为何要撕毁婚书,要知道,如果真能娶江静儿,顷刻间便能拥有一份富贵前程,不知可以省去多少辛苦。

        况且,江静儿才貌出众,无可挑剔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样的嫂子都不要,哥哥到底想咋地?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知道妹妹心中所想,无奈许多话不好明说,也难以解释,酝酿许久,只能感叹一声:“对不起,哥哥辜负了爹娘的期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下反要叶君眉宽慰了:“哥哥,我知道你这样做,一定有原因的,爹娘在天之灵,也会体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淡然一笑,道:“不说这个了,屋顶还有些地方没有补好,继续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?叶家小子自己把婚书撕毁了?好,太好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江家,听闻消息后,江母喜形于色。

        江静儿却懒洋洋的提不起精神,道:“母亲,没什么事我就回后院练功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江母脸色一板:“你就知道练功,我说静儿,你现在年纪不小了。一个女儿家,自当在闺房里头作女红,读些诗词。整天挥拳劈腿,舞刀弄枪的,像什么话?我可听说,明天青山便要启程回冀州了,他毕竟有官事在身,不能请太久的假期,明天你务必要去送人家。哼,既然与那书呆子的婚约已解除,就无需顾忌什么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江静儿心不在焉地嘴角一翘,敷衍道:“知道啦。”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江家后院,专门建立了一个演武场,虽然不大,但足够应付两、三人同时在上面练武。而场边上有兵器架,摆着刀枪剑戟等好几般武器。

        江静儿换上一身劲装,把玲珑有致的傲人身材显露无遗,头发编成一根利索的大辫子,咬在嘴中,伸手在兵器架上捻起一杆红缨枪,摆开架势,吆喝一声,呼呼的开始演练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套枪法,有个名堂,叫做《穿云十八枪》,属于家传武学。十分了得,在武林中亦是声名赫赫。

        江静儿苦练多年,但至今只掌握到一半,仅能使出九式枪法。纵然如此,也是她最为拿手得意的功夫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天华朝,对于女子的束缚不算严厉,固然不可能做到“男女平等”,但女子练武习文,也是很正常的事。

        在爷爷的影响,以及悉心教导之下,江静儿自幼练武,不爱刀剑,独爱长枪。一个娇滴滴的女儿家,一杆长枪在手,挑、刺、扫、缠、拨,架势十足,可绝不是虚有其表的花架子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见场上,枪杆影子叠叠,枪头寒芒迸射,其中一团红缨撒开,宛如一朵怒放的大红花,能起到干扰敌人注意力的效果作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着!”

        使到兴起时,江静儿回头望月,一记“回马枪”,长枪呼啸脱手,“噗”的击中演武场边上的一棵柳树,枪头深入树干中,近乎数寸。

        似乎将满腔恼意发泄了出来,她一屁股坐在地上,樱口张开,喘气嘘嘘。

        身后有拍掌声起,随即传来爷爷的赞赏:“静儿,你这招回马枪终于练成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江静儿站起来,恭敬地问好。

        江知年瞥了她一眼,忽道:“静儿,如今婚约解除了,但你似乎并不如想象中那么开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江静儿没好气地道:“爷爷,瞧那呆子的恶劣态度,叫人怎么开心得起来?”

        江知年点点头:“对呀,爷爷也没有想到这小子居然来这一手,还真让我刮目相看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江静儿很不服气:“我看他是自知考不到功名,就酸溜溜演戏,摆架子,好表示自己很有骨气,哼哼,简直幼稚得不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闻言江知年呵呵一笑,随即想起了什么,悠然一叹:“说起来,我对不起叶明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叶明山,便是叶君生的爷爷名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爷爷,这可是他自愿解除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也罢,事已至此,多说无益。不过静儿,日后你不会后悔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江静儿登时像被踩到了尾巴的猫,蹦跳起来:“爷爷,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?我怎么可能会后悔,我高兴还来不及呢!这么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书生,本小姐会看得上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了好了,我就是这么一说,瞧把你急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说也不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江大小姐气鼓鼓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啧啧,叶书痴呀叶书痴,算你知趣识相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彭家,彭青山看完手中书信,英俊的脸上笑意涟涟——这封书信,却是江母派人送来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在他身前,吴管家毕恭毕敬地站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吴,你说那叶员外说亲失败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禀告少爷,正是如此。嗯,少爷,要不小人去请苏媒婆出马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彭青山一摆手:“不必了,此事就此作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吴管家一愣,不明所以,但不敢多问,只是小心翼翼说:“如果大少爷那边问起?”

        彭青山随口道:“直接说女方不允即可,嗯,你也可以再去物色物色,看别的人家有没有合适的女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的,小人一定会办得妥妥当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吴,明天我就要回冀州了,以后你跟在大少爷身边,要精神机灵点,知道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