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小说 - 武侠修真 - 人神在线阅读 - 第十五章:怨毒

第十五章:怨毒

        (感谢书友“我是一条熊猫鱼”、“风沙嚎”的慷慨打赏,新书起步,狂求推荐票!!)

        来到城南的海天楼,让下人禀告一声,很快,叶适就见到了吴管家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吴管家当然是彭家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彭城县,彭家富甲一方,乃首屈一指的家族。家大业大,奴婢仆从成群,光管家便有八名。

        吴管家即为其中之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叶员外,那事办得如何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叶适面露苦笑,讪讪道:“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见他言语支吾,吴管家立刻猜到了几分,问:“没办成?”

        叶适点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吴管家顿时不悦地道:“叶员外,这就是你不是了。在此之前,你可是拍着胸口说毫无问题的。况且,那五十两银子你也拿了。如此的话,叫我如何向二少爷交代?”

        叶适苦着脸道:“我也不想呀,只是不知为何,我那不成器的侄子突然开了窍,坚决不同意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把事情经过源源本本道出。

        吴管家眉头一皱,冷言道:“我不管,反正你答应了的事,岂容随便反悔?如果二少爷发火起来,哼哼,后果你担当得起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闻言叶适心一凛,叫苦不迭,几乎用哀求的语气了:“吴管家,你可得体谅一二。要不,那五十两我马上还给你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虽然为员外,家境殷实,但在彭家面前就不够看了,就算吴管家只是彭家的下人,无奈人家背后的主人太过于势大,万万得罪不起。

        吴管家神色深沉:“叶员外,你以为我们彭家的银子是那么好拿的吗?一句话,十天时间,务必要你侄女过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叶适额头上一下子就冒了冷汗:他本以为自家子侄一个痴呆一个年稚,随便糊弄几下就能把亲事说成。这样一来,既可以得到银两好处;又能和彭家结下善缘;还能为日后谋夺子侄家产铺好路子。

        要知道嫁到彭家去,做彭大少爷的妾侍,几乎等于跳火坑。以自家侄女的状况,过门后只怕不用两三个月便会被折磨死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一死,只会埋头读书的叶君生无人供养,温饱不济,还不是死路一条?

        一石三鸟之计,算盘满满,不料事到临头完全变了样子,却有些“聪明反被聪明误”的苗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吴管家,吴管家你听我说,我那侄子不同意,我可是束手无策,麻烦你与二公子说一声,让他想另外的法子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吴管家阴测测道:“这事不好说,不好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叶适一咬牙,道:“吴管家如肯美言一二,我愿奉上纹银百两酬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吴管家忽然伸出一巴掌,五根手指在他面前晃了晃:“这个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叶适即刻脸色发白:“吴管家,你这可太狠了点吧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五百两银子,对于他而言,也不是个小数目。

        吴管家嘴一撇,懒得多说:“答不答应,一句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约莫一盏茶时间后,脚步沉重的叶适离开了海天楼,脸色仍是白的,心里却悔青了肠子:好个彭家,吃人不吐骨头……念头又一转,不禁咬牙彻齿:该死的叶君生,竟害我不见了五百两银子,天下间,有你这样当子侄的吗?可恨,委实可恨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越想越气,渐有怨毒之意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彭家,占地数亩,屋宇连绵,亭台楼台林立,好一座大宅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后院,今天才从渡云寺回来的彭青成躺在卧榻上,脸色有了两分红润,虽然还无法行动自如,但身体状况明显比去找了空大师治疗前好上许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二弟,听说你要给我娶妾冲喜?”

        彭青山便坐在卧榻前,回答道:“不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彭青成精神一振:“不知对方为何家女子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城东叶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彭青成一皱眉,却没有什么印象。

        彭青山微笑道:“女子叫‘叶君眉’,有个哥哥叫‘叶君生’,是咱们县城内有名的书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到这,彭青成似乎想到了什么。对于“书痴”之名,他还是有所耳闻的,只不过不曾正面接触过,然而现在也没心思去管,直接问:“那此女如何?”

        彭青山悠然道:“年方十五,容貌清秀脱俗。大哥,你就放心吧,必然会是你喜欢的类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听到“年方十五”这四个字,彭青成早已眉开眼笑,他平生最喜欢玩弄的便是这一类未经人事的年稚少女,含苞待放,青涩蕴羞,做起来的时候必然会哭啼叫唤,最为带劲,不禁文绉绉赞一句:“知我者,二弟也!”

        彭青山哑然失笑,摇了摇头,换个话题:“对了大哥,那天在茶肆遇袭,你可曾见到对方面目?”

        彭青成满脸肥肉马上抖动起来,小眼睛放出既怨恨又畏惧的目光:“当时茶肆乱成一锅粥,我根本没有察觉就中招了。二弟,你一定要为大哥报仇,捉了这偷袭的贼子,千刀万剐,方泄我心头之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彭青山面容一正,忽道:“大哥,有些话我必须要嘱咐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了空大师说了,袭击你的人来头非同一般,不好相与。所以,这件事到此为止,我们都不要再追究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彭青成愕然:“二弟,咱们彭家要钱有钱,要势有势,要人有人,岂会怕了别人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哥!”

        一声断喝,彭青山的态度前所未有的严肃:“了空大师乃是武道高手,见识非凡,他这么说必然有道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二弟你是官,姨父又是县太爷,一声令下,官兵开动,就算对方是江湖高手,又能翻起什么风浪来?”

        彭青成犹自不甘心。

        彭青山叹息一声:“大哥,当今时局,远非你所能想象。眼下虽然江山一统,四海升平,但依然有暗流汹涌。对于一些人,我们彭家还是不要得罪的好。”有些话,却不好明言,就算说了,自家大哥未必明白。

        彭青成嘴里嘟囔几句,最后垂头道:“那好吧,二弟,大哥听你的……不过我们不去招惹他,可对方还要来杀我,又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    彭青山道:“这个你大可放心,如果这人成心要下杀手,你早死了。反正近期你收敛点,注意点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后面这句其实多余,以大哥现在的身体情形,出门都要人扶,在短期内是不可能上街的,等这阵风头过去,对方很可能早离开彭城县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又说了些闲话,彭青山出房,略一踌躇,还是放心不下:嗯,且去找姨父商议,多派遣捕快衙役作为眼线,四下巡逻,以防万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