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小说 - 武侠修真 - 人神在线阅读 - 第十四章:说亲(求推荐)

第十四章:说亲(求推荐)

        (感谢书友“zhngb”、“丧之衰虎”、“枫萧隐”、“柏/小白”的慷慨打赏,好多8呀,看得眼都花了,幸甚至极!)

        天气放晴,人心开朗,叶君生身怀一百一十五文钱,两袖摆动,悠然下渡云峰。

        截止到昨晚,所有经书都抄写完毕;工作完成,酬劳结清,自然便要下山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一百一十五文钱,是他穿越而来所赚到的第一桶金,虽然不多,但足以自傲,有一种自力更生的满足感。

        心情好,步伐轻快,中午时分便入了县城,迈步回家。

        院门是打开着的,刚进去,就听到里面传来妹妹倔强的声音:“我说了,我不嫁!”

        随即一个恼怒的声音响起:“什么时候轮到你不嫁?你爹娘早逝,我身为伯父,自然该替你做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脑海里顿时闪现出大伯那张貌似正直的嘴脸来——叶家也有亲戚,只是家境败落后,亲戚慢慢就变得陌生疏远,少有来往了。哪怕亲如伯父,都避之不及,多年以来,对于孤苦伶仃的叶氏兄妹不闻不问,不曾接济过一两米饭。

        眼下,他怎么主动上门了?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眉头一皱,进入屋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哥哥,你回来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眉惊喜交集,好像找到了最可靠的避风港一样,小鸟依人地冲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见她脸上泪水涟涟,心中更恼,连忙用袖子帮其擦泪,道:“妹妹别怕,有哥哥在,谁也不能欺负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目光一扫,落在那身穿员外袍的伯父脸上,冷淡地道:“伯父今天怎么有兴致来看望我们兄妹?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家伯父单名“适”,年约五旬,一张圆脸,留三缕短须。他目光一闪,甚不满意叶君生的语调,道:“丰儿,伯父今天来,是有一桩好亲事要介绍给君眉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闻言,叶君眉顿时紧张地揪住哥哥的衣角,乞怜的目光让人心疼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摆摆手,示意无妨,问伯父:“哦,是什么亲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叶适笑吟吟:“当然是好亲事,男方乃是县城首富彭家,那彭大少爷要纳妾冲喜,伯父我立刻想到了君眉。如此好事,怎么能让别家抢了去?呵呵,君眉如果能嫁到彭家去,从此以后,锦衣玉食,可就当少奶奶啦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哈!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忽地放声大笑,笑得如此忘形,形同癫狂。

        叶适一怔,随即想到:莫非自家侄子闻讯欣喜过度,乃至于失常了……对于叶君生,他可是非常了解的,一痴儿而已。

        笑声骤然停歇,叶君生目光凛然,盯着伯父,一字字道:“伯父,据小侄所知,堂妹也是待字闺中吧,如此好亲事,为何不让她去?”

        莫名的,叶适被他看得有些心慌:“我这不是见你们生活困顿,要帮拉一把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哼,推侄女入火坑,这就是帮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怒眉张目,踏前一步。

        情不自禁地,叶适竟后撤了一小步,心里直觉得发虚:嫁给彭青成为妾,表面说起来堂皇,吃香喝辣的。但彭城县谁不知道,彭大少爷已有妾侍一十八房?而且妾侍地位低微,几乎和奴婢差不多,被打骂乃是家常便饭。彭青成的正妻是出了名的妒妇,甚至有传出将妾侍活活打死的消息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虽是传闻,但十有八九是真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此,但凡好人家的女儿,若非逼不得已,谁愿意嫁过去?

        叶适当然心知肚明,不过他收了人家好处,又以为侄子痴傻,侄女年稚不懂,便登门来说亲。本觉能拿捏得十拿九稳了,不料眼下被侄子三言两语质问得哑口无言。

        话说,今天自家侄子的表现头脑沉稳清晰,有条有理,殊不同以前了……嘴里强辩道:“君眉迟早都要嫁人的,有富贵人家看得上,是她的福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懒得再多说,道:“伯父,你是自己走出去呢,还是让侄子赶你出去?”

        叶适顿时蹦起来:“你这孩子好生无礼!看来我真要替你爹娘管教管教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举起巴掌,就要扇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敢!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口绽春雷,好像凭空打一个霹雳,气势摄人。哪里像什么痴傻的文弱书生,简直如同下山猛虎!

        叶适始料不及,耳朵“嗡”的一响,心坎儿不由自主颤了颤,巴掌停在半空,端是不敢真打,讪讪道:“你这孩子不识好歹,我不与你计较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气哼哼的出门而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送!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转过头,认真对叶君眉道:“君眉,你记住了:小人似鬼,专欺良善。而聪明正直者为神,既聪明且正直,气势自在,就无需怕他人欺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眉一吐舌头:“可他是长辈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冷哼一声:“长辈又如何?倚老卖老,心术不正,其心可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眉定定地望着他,好像第一次认识哥哥一样,有莫名的陌生感。但她却很喜欢这样的陌生,因为这才是自己心目中的理想哥哥:稳如山,定如石,又懂得审时度势,不迂腐古板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赶走了大伯,可叶君生并未因此而放松,他隐隐感觉,此事不会那么简单。大伯突如其来地上门说亲,必然有鬼。如果猜测得不错的话,这“鬼”很可能来自彭家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彭青成重伤未愈,彭青山回家主持大局。那不用说,定然与这位当官的二公子脱不开关系;再联想到江静儿身上,其中因果关系便呼之欲出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欺人太甚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小兔崽子欺人太甚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叶适嘴里骂咧咧的,心中恼怒不已,过得一会,渐渐平静下来,心中大感纳闷:叶君生怎么感觉像换了个人似的,以前他只顾着看书,性子痴痴傻傻,说话都不敢看人眼,哪里有这等口舌词锋?又何曾知晓这许多人事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对了,前些日子,侄子家的书都被债主们搬空。当时听说还起了争执,叶君生被推倒在地,受伤晕迷过去。醒转后的行为举止就有些不同了,还到处去找营生。有人说,他因祸得福,就此开了迷窍,许多街坊都传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对此叶适本来不信,现在看来,却是真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真的话,那就有点难办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心里嘀咕着。

        爹娘早逝,长兄为父,又已成年,于情于理,当伯父的也不好插手干涉:“哼,早知如此,那时就应该听夫人的话,一早下手,把他们赶出去,这宅子便是自家的了。就算受些闲言碎语又如何?到手的好处才是实在的。悔不当初呀,那时候他们一个痴呆,一个年稚,根本不懂自主,下手对付,易如反掌,更不担心打官司。唉,我也是良善,顾念亲情,可怜他们无处栖身,狠不下心。不曾预料现在却反受了脸色,真是气死人了……不行,这事要告诉吴管家去,让他做主!”

        打定心思,匆匆向城南走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