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小说 - 武侠修真 - 人神在线阅读 - 第八章:不见

第八章:不见

        (新书榜十五名,距离首页只差三步了,能不能杀上去,能不能冲上去?加更悬赏!)

        出到江府外,叶君生长长吐一口气。这番前来,虽然对于江家悔亲之事早有心理准备,但被江母一番鄙视,心情到底感到憋屈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可是记得清清楚楚,在前一世,因为家境普通的缘故,相亲屡屡受到奚落,没少受人脸色。没料到穿越重生了,仍要受这份窝囊气。可见世界大同,人性永恒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哼,现在咱家有狐仙,哥又身怀高明剑法,还怕娶不到老婆?”

        一口气吐出,胸间块垒渐渐消除,不用多久,叶君生便恢复回豁达心态,迈步离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只不过,妹妹那边不好交差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他一边信步而行,一边盘算着对策,乃至于忘我。

        这般入神的痴呆状态,很快就引来一群顽童,他们嘻嘻哈哈的跟在屁股后面,拍手嬉笑,还唱起歌谣:

        “彭城有书痴,十九不自知;老婆娶不着,小妹辛苦矣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其中甚者,还捡拾起地上的泥巴乱扔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眉头大皱:书呆子的名声在本县算彻底臭了,想要翻身,除了考中秀才外,别无良策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天华朝规定,童子试一年一考,在每年的开春二月开考,又分为三个阶段,分别为县试、府试、院试,全部过关才能够取得生员功名,也就是秀才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成为秀才,便拥有了功名,哪怕是最低级的,也可以享受诸多权利。比如说免除差徭、见到知县不用下跪、地方不能随意用刑等。

        一言以蔽之,翻身做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童子试不是什么人都有资格参加的,必须要找到足额的街坊邻居,以及一名秀才保举,这才能报名考试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融合了书呆子的记忆,可以说是腹有诗书,能写得一手好文章,对于童子试信心满满。眼下的困难在于:担保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请人担保,说白了,便是要花钱。而在没有人情因素的情况之下,花销绝不会小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需要钱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君子爱财,取之以道,却不会没底线地到处图谋。目前状况,还是要找一份好营生。

        转过两条街道,旁边一处偏僻的巷子里突然冲出两名大汉,个个都是膀大腰圆的主,一人一边,把住叶君生的左右胳膊,架起他冲入了巷子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惊怒交集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名大汉狞笑道:“打劫!小子,休得聒噪,免受皮肉之苦。”一双大手就要往叶君生身上摸索。

        打劫?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心头疑云大起:己身衣装朴素,虽然说因为来江家拜访的缘故,穿上了最好的衣服,但衣摆下一块布丁,但凡眼神明亮的人都能看到……居然有人打劫到他头上,难道劫匪都是瞎子,看不出其一介寒酸,身无分文?

        这时候对方已扯下他的腰间褡裢,粗暴地撕开,翻出里面寥寥几件东西,一下子就捻住一页文书,正是和江静儿指腹为婚的契约。

        汉子拿着婚书,面露喜色,把其他零碎扔到地上,一概不理。

        见状,叶君生福至心灵,顿时明白对方就是奔这份契约而来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江夫人的主使?

        居然卑劣至斯!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心中有火气爆发,转头四下找棍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朗朗乾坤,光天化日之下,竟然有贼子拦路抢劫。啧啧,真是目无王法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标准而狗血的腔调,但声音清脆悦耳,很是吸引目光。

        无论叶君生,还是两名汉子都不禁举首相望,看着那名手摇折扇,施施然行来的少年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少年,面如冠玉,眉清目秀,身穿儒衫,头戴文士巾,再加上手里的那把洒金扇,真是风度翩翩,宛若贵公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当下不动声色:既然有人帮忙,可以先按捺住,观察观察再说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两名汉子对视一眼,不约而同道:“走!”却是不愿久留,只想拿着文书回去领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还想走?”

        貌似文弱的少年乍然把手中折扇一收,身形如苍鹰搏兔,双足凌空飞起,非常潇洒地一记连环脚踢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两汉子猝不及防,根本反应不及,砰砰,胸口中脚,摔出丈余外,挣扎不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啧啧,这般三脚猫功夫,也敢学人打劫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少年很傲气地摆个金鸡独立的架势,顺手还用手指弹了弹鞋面的灰尘,这才走过去,从倒地不起的汉子手里拿回婚书,送到叶君生面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喏,物归原主,下次可得小心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接过,道:“谢谢少侠了,未请教?”

        少年嘴角一弯:“举手之劳,不足挂齿,何必留姓名?告辞。”微微一抱拳,手摇折扇,又闲庭信步地离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也不管那两名躺在地上哼哼叫唤的汉子,收拾了自家东西,奔出巷子,外面街道有行人来往,但那少年早不知所踪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嘿,有点意思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晒然。

        刚才那少年施展出来的武功,确实不凡,迅猛有力;更重要的是,通过一些细节观察,比如说穿有耳洞的晶莹耳垂,纤长柔软的手指,以及间或自然流露出来的妩意,叶君生敢打包票:对方其实是一名少女!

        一名武功高强的少女,碰巧地现身出来,打倒两名抢劫的汉子——事情真会这么简单?

        反正叶君生是有所怀疑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怀疑归怀疑,眼下却不好多想,还是早些赶回家向妹妹交差吧,免得她挂忧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举足匆匆离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离开后,片刻,那少女便又现身出来,目送叶君生的背影,手中折扇打开,轻轻摇着,嘴里嗫嚅道:“百无一用是书生,果然如此……这次母亲的做法虽然过分了,但也印证了心中的念想,我所要托付终身的男子,怎能如此懦弱无能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声音细细,悄不可闻。

        须臾,折扇一收,人朝着另一个方向行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公子,公子你刚才去哪里了?一转眼就不见人影,可把我吓坏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名同样女扮男装的青衣小厮急步赶来,跟在少女身后,口中却称“公子”,显然得了嘱咐。

        少女微笑道:“我只是要去见个必须要见的人罢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曾见着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少女很是好看的双眸眯了眯,淡然道:“见着了,但见与不见,都是一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小厮嘻嘻笑道:“公子说话好深奥,阿格理解不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少女举扇子轻敲她头:“还贫嘴,走吧,回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%%%%%%%

        感谢:午夜轩辕琴、琴的心灵之梦、幻神风云、风沙嚎、小木人、

        吃喝道君、小猪的苹果等书友的慷慨打赏,不知不觉,首页粉丝已有九位学徒了,南朝幸甚至极,期待第十位出现!拜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