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凡小说 - 武侠修真 - 人神在线阅读 - 第一章:书痴

第一章:书痴

        (新书上传,如饥似渴求点击推荐打赏!)

        “摔成这样真是可怜,那些人也下得狠手,他只是个文弱书生,怎么受得住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罗大婶,这样的人有什么值得可怜的,早死早超生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不是,痴痴傻傻,十九岁了都不能自立,还要个妹妹养着,一点用都没有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嘿嘿,现在好了,一屋子书全部被人搬去抵债了,看他还怎么当书痴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哥哥,哥哥你快醒醒……”有凄柔的哭声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声音噪杂,飘飘摇摇,若远若近,听在耳朵里不大真切。随即如针芒的痛楚袭来,顿时忍不住呻吟出声。

        然后,他缓缓睁开了眼睛,就发现自己躺在地上,而身前围聚着一些人,正朝着他指指点点,议论纷纷。

        发生了什么事?

        头很疼,有一种爆裂的感觉,仿佛脑海里崩裂成许许多多的碎片。慢慢喘了几口气,繁琐的碎片终于开始组合起来,形成一体——

        轰!

        一股庞大的记忆念头骤然冲击而至,如同激流,他忍受不住,惨叫一声,再度晕倒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二次醒来的时候,叶君生已躺在一张床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床很旧,盖在身上的被单多处补丁,勉强抬头四下望了望,差不多就是一副家徒四壁的模样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闭住双眼,好让自己平静下来,消化所发生的一切——他本是现代社会的一个平凡青年,生性豁达乐观,不料天降横祸,急病上身。本以为必死,没想到魂穿时空,居然来到了另一个世界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世界,叫做“天华朝”,不是所熟悉的任何一个古代历史朝代。奇怪的是,该位面的此前历史却有夏商周,有春秋秦汉,有三国隋唐——。

        时光洪流在动乱不堪的五代十国之后猛地一个拐弯,来到了天华朝,再不见宋元明清。

        莫非这就是所谓的“蝴蝶效应”?又或者,传说中的平行时空?

        从那些繁琐的记忆中,叶君生稍稍整理出了些头绪,弄清来龙去脉,不禁眼前一黑,又觉得哭笑不得:

        迂腐!

        简直迂腐得不可救药。

        这身体的前主人,叶姓,名“丰”,字“君生”,一介书生,有定亲,未成婚,眼下与妹妹相依为命。

        作为书生,理应以攻读诗书为主,无可厚非。问题是此子也太那个了,自幼深信三句格言:“书中自有颜如玉;书中自有千钟粟;书中自有黄金屋。”反正就认定书中什么都有,一书在手,别无所求。打记事起,除了吃喝拉撒,其他时间基本全部奉献给书本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家祖上也曾阔过,算书香门第,不过到了叶丰爷爷那一辈便破落了,到后来只遗传下一屋子的书,以及一篇《劝学篇》的祖训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屋子书便成为叶丰的至爱,没日没夜地读着,乐在其中,足不出户,简直就是这一时代的“宅男”典范。

        一般人用功读书,不外乎考取功名,他倒好,完全为了读而读,一副“富贵于我如浮云”的洒脱样子,连秀才都不去考,更不事营生。

        叶丰对于书本的痴迷,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。这让父母头疼不已,反复劝说无效,只得请亲戚朋友过来帮忙,做思想工作。可叶丰根本不理会,有客人来了,他虽然露面,但手里依然捧着书卷,旁若无人地大声朗读,别人说别人的,他读他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此,谁都拿他没办法,只能暗骂一句“朽木不可雕也”,悻悻然离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久而久之,“书痴”之名传遍彭城县,等父母早逝,就更没人管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叶丰沉浸在书的世界内不可自拔,不需要朋友,不需要老婆,但人总得吃喝衣穿,而叶家败落,又没了收入来源,能变卖的东西差不多都卖光了。可怜叶丰妹妹年纪稚嫩便要到处找活计做,藉此养活己身,以及哥哥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这终归不是办法,人不但要解决温饱,还会出意外,生病受伤什么的,耗费不小。入不敷出之下,没钱了就只能去赊、去借。日积月累,债台高筑,又无力偿还分毫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下债主们不干了,终于在今天蜂拥而至。他们也算有良心,并不为难小女儿家,都把目光放在那一屋子书上。

        书籍能卖钱,尤其一些古本,珍本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说叶家还有什么有价值的,就只有这些书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没有钱还债,就必须以书偿债。

        债主们破门而入,倒把里面“两耳不闻窗外事”的书呆子吓了一跳,等弄明白对方是来搬书的,简直像要他命一样,打了鸡血般奋力反抗抢夺。只不过他一介文弱书生,能奈人何?正所谓拳脚无眼,争抢间三几下就被人放倒在地上。怒火攻心,魂魄悠悠。再醒来时,已变成了另一个“叶君生”。

        弄明白了其中状况,穿越者好气又好笑,真不敢想象世间会有这等痴儿。

        头又开始痛,隐隐的,一如暗潮汹涌。接受融合他人的记忆不是儿戏,幸好对方丧失了自主意志,少了诸多阻力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稍稍挪了挪,把背靠上床头,举手间忽然发现自己手中还紧紧地抓着一幅卷轴——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很快他就想起,这是书呆子冲出门去拼命抢回,并成功捍卫住的唯一一件东西,应该是一幅画。为了它,其被狠狠地推倒,摔得手臂都开了一条大口子,鲜血直流。

        咦,不对!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记得,先前自己手臂鲜血淋漓,可把这卷轴都侵染到了,血迹斑斑的。可现在看来,卷轴干干净净,丝毫血迹都没有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觉得有些奇怪,便把卷轴打开来观看:

        这是一幅奇特的写意景物画,远山飘约,林木郁郁,近处一片茵茵草坡,坡上横一方青色大岩石。石头上坐着一只皮毛雪白无瑕的小狐狸,活灵活现,双耳尖尖的竖起,睁着大大的眼睛,正聚精会神地捧一卷书在看。

        白狐读书,一如学童;别开生面,空灵成画。

        《灵狐图》!

        画的右上侧空白处,注明有画名,还有两句诗:红尘似染青山在,人心如鬼灵狐观!

        无印章,无题记,不知为何人墨宝。

        整幅画作景物传神,非常的赏心悦目。看着,能让人感到安定,平和,十分舒服,绝对是出自大家之手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君生本身不大懂画,但他继承了书呆子的记忆。这呆子活了十九年,与书为伴,虽然一事无成,但无可否认,他是很有天赋的。一屋子的书,洋洋洒洒数百本,天文地理,历史经典,琴棋书画,诗词歌赋,无所不有,几乎都被他背得滚瓜烂熟,熟记于心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大华朝,这算得上是一份不可多得的才华。只不过书呆子性格木讷,为人迂腐,不通人情世故,因此没有想过用满腹诗书去做事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不想,可叶君生想,也必须要想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,他就从鉴赏的角度,研究这幅《灵狐图》价值几何。

        此画浑然天成,意境空灵,可惜没有印鉴留下,若真是名家真迹,肯定能卖个好价钱。

        不错,叶君生就想着要卖画了,皆因家里环境已到了一个山穷水尽的地步,晚饭都没有着落呢。

        画作固然精美,但也不能当饭吃。他可不再是以前的书呆子,守着一屋子的书饿肚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那一屋子的书,按行情卖的话,所得的钱财数目绝对超过债务有余,然而情形混乱,被债主们一抢而空,却无从计较。

        欠债还钱,天公地义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屋子的书没了,只剩下这么一幅画,实在没有办法,只能也将它卖掉,卖出些生活费来。至于画卷上沾血又离奇消弭之事,此际却不再纠结。也许,是自己先前头昏眼花,导致记错了,根本就没有血玷污到画上。

        突然之间,叶君生猛地看到画作中那狐狸的视线发生了转移,离开书本,而朝自己眨了眨眼睛。他大吃一惊,下意识地手一抖,把画轴扔掉到地上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    画中的白狐居然会动,像一个可爱的女孩子一样,做出一个极为活泼的眨眼睛动作来!

        不可能,怎么可能呢?

        不说这是一幅画,就算真有一只狐狸出现在自己面前,它也不会向自己抛媚眼呀,还真当是狐狸精了?

        幻觉,一定是幻觉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片刻工夫,叶君生反应过来,解嘲地一笑。他俯身下去,重新把画拿在手上,仔细端详。果不其然,山水如昔,草木依然,雪白的小狐狸安静地坐在石头上读书,虽然情态传神,但画就是画,就是凝固了的笔墨,不会成为活物。

        看了一会,没有发现异样,他就把画卷起,放好。此时阵阵的虚弱感涌上心头,书呆子这副身体真是差劲得要命,摔了一跤,流了些血就撑不住了。其实伤口早就被妹妹包扎好,而他这个可怜的妹妹,眼下估计出门去给人干活计,赚取晚饭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想到这一点,一股浓烈的自责感情不自禁地涌上心头:窝囊,实在窝囊至极。堂堂男子汉,多年以来,居然一直靠年稚的妹妹养活着,吃自家妹妹的“软饭”,想着都感到脸红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不过如今两眼一睁黑,他也没有什么解决办法,精神疲劳不堪,干脆先睡一觉,养好精神,才有精力想出路,撑起这个家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叶君生从睡梦中醒来,倏尔闻到了一阵诱人的香味,有些纳闷,爬下床去,走到外面。

        外面是个厅堂,空荡荡的没有多余的家具,只得一张旧木饭桌,两个凳子。而此时,饭桌上居然摆着两碟菜肴,一大碗白米饭。香喷喷的味儿,便是从还冒着热气的菜肴上传出来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好香!

        迷糊间他食指大动,只觉得肚子咕噜咕噜在“抗议”,真是饥肠辘辘。当即坐过去,举筷端碗,大快朵颐,风卷残云的就将两碟菜肴,一大碗白米饭吃个精光。

        待放下碗筷,摸摸肚子,打个饱嗝,叶君生这才觉得有点不对头:话说,这顿美味可口的饭菜是谁做的?